【征稿选登】家有“丑”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丈夫长得很丑,且年长我五岁,思维简单,脾气也有点倔犟,但人却老实稳重,非常正直善良,极富责任心。

俗话说:“夫妻是缘”,这一辈子谁跟谁真是命运的安排。

记得那是过年的时候,爸爸串门回来说:“有人要给你介绍对象,我说你年龄小先不找。”我说:“行”,也没往心里去,就出去玩去了。可是过完年后,媒人又提起此事,既然又提了,那就打听打听了解了解此人吧。经打听说人挺老实,别看家里姊妹多,本人还会做饭。这样我俩见了面。

第一次见面只觉得他人长得不好看,其它的也没太多的想法。媒人说:俩人都没什么想法就先处着吧。以后我俩互相就有了来往。记得有一次到朋友家去玩,朋友的妈妈对我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为此回家后我还哭了一场。现在想想觉得挺好笑的,丈夫正好属牛,花长在牛粪上那不越长越旺盛吗!不管外人怎么说怎么看,也许是因缘关系,最终我俩还是成为了一家人。

成家后,丈夫象大哥哥一样对我体贴入微,照顾的细致周到,时不时的还买些小吃给我。刚成家我还不太会做饭,几乎都是他做,特别是早饭我从来没起来给他做过,都是他自己匆匆忙忙做点饭吃然后去上班。那时我也比较任性,甚至无理也争三分,每次我俩发生矛盾时,不管丈夫对错,都是他向我道歉,直到把我哄好为止。丈夫勤劳也能吃苦,只要我不想干的活,例如做饭或其它家务活,他都说:我来。甚至怕我累着不让我干,从不强加于我什么或让我干什么。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有了什么麻烦或不顺心的事,只要跟丈夫说,每次他都安慰和开导我,使我很快就忘记了烦恼,心情变得愉快。丈夫也很孝顺,年终单位搞福利分的东西,他首先拿给婆婆、公公,如婆婆说不要或者让他拿回家,他才拿回来。我父亲得了癌症,最后病重的时候,我把父亲接到了家里,我俩伺候他一直到去世。

那时我的家境比较困难,无论从财力、物力、还是人力我俩都付出了很多,可他从无怨言。在单位丈夫也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与人为善,很少和人发生矛盾。但丈夫不善言辞,性格又直,在领导面前不会“来事儿”,不会顺情说好话,也不会虚情假意,更不用说请客送礼了。这样的好人在道德下滑的世人眼里就觉得不符合现今的“潮流”了。随着道德下滑走下来的人是感觉不到人类道德败坏的,思想的变异,善恶不分,追逐名利,衡量好坏人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我也同样随着社会的大染缸往下滑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的开始瞧不起丈夫了,人不但长的丑,老实“窝囊”又不会“来事儿”,性格倔犟,社会上的“那一套”他都不会,觉得他没本事,也挣不了大钱……家庭矛盾开始加剧,我多次提出离婚,平静的生活掀起了波浪,完整的家庭开始出现了裂痕。

幸运的是一九九七年的冬天,我们夫妻双双同一日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即法轮大法。第一次到炼功点炼的是静功,晚上回家后我惊奇的发现我后背成弧形凸出的几块脊骨平复了。我真是太激动太高兴了,丈夫也非常的高兴。要知道每天晚上睡觉前丈夫都要给我按摩和往下压,不然无法睡觉,非常的难受。大法真是太好了,太神奇了!我们只是第一天炼功,且只炼了一套静功,还没开始看书呢,师父就管我们了,师父真是太慈悲太伟大了!

随着不断学法炼功,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俩身上展现出来,丈夫心脏偷停的毛病好了,还有肾病等都好了。尤其是我,胃病、咽炎、肩周炎、鼻炎等病都不翼而飞。最严重的是心脏病,得法前老中医给我号脉说我三十几岁的心脏就象六、七十岁老人的心脏,浑身无力,两个胳膊酸溜溜的,什么活儿也干不了。现在全好了,什么活儿都能干,而且非常有劲。

更重要的是,大法使我们明白了做人的道理,遇事先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做到无私无我。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好,什么是真正的善,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尤其是我开始从新认识人生和这个世界。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震撼我的心灵,回首往事发现原来丈夫真是难得的好人,虽然人长得丑,但他真诚、善良,没有社会上那些不良的习气,而且社会上那些污七八糟败坏的东西似乎根本“污染”不了他,使他保持着先天的那份纯真,承传着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作为女人,我知道了应该温柔贤惠,作为妻子,应体贴和关心自己的丈夫,应尽做妻子的义务和责任;我知道了这世我俩注定是夫妻的缘份,应珍惜这分缘份。以后我每天早晨开始起来给丈夫做饭,家务活也尽量多干,多关心他,遇到矛盾找自己,从此家庭变得和睦而温馨。

我们每天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早晨我俩一起到外面去参加集体炼功,晚上一起到学法小组学法,每天过的充实而愉快,生活的幸福而快乐!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来源于大法,是师父不但给了我们健康的身体还给了我们一个完整幸福的家。感恩的心情无法言表,唯有努力修好自己,按大法的标准去做,才对得起师尊的慈悲救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对信仰“真善忍”好人的迫害打破了我们祥和而平静的生活,我因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被无理开除,失去了让人羡慕的工作,年底被非法劳教一年。丈夫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承受着来自家里亲人和社会上方方面面的压力,特别是公公经常把丈夫叫到跟前训斥和大骂一通,还有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家里骚扰。在我第二次被绑架的时候,婆婆公公让丈夫跟我离婚,丈夫说:“不离。”婆婆公公说:“十年八年你也等?”丈夫说:“等。”这些年的迫害使我们离多聚少,几乎就是丈夫一个人自己生活,每天上班自己洗衣做饭干家务,这些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最让他难过的是冬天。我们住过的房子都非常的冷,尤其是去年新租的房子真是滴水成冰,什么都冻的叮当的,饭、菜、水,连豆油都冻。早晨起来炼功穿着羽绒服还冷,冻的丈夫戴着帽子戴上棉手套。确实冷,伸一会儿手就冻得受不了,赶紧攥上缓一缓,哇!真冷啊。我真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后来我们又换了房子,虽然也很冷,但东西不冻了,丈夫已经非常满足了。我知道他一个人很不容易,也吃了不少苦,但我每次回家丈夫从不向我“诉苦”,也从不抱怨。

外人都觉得丈夫一个人挺可怜的,但丈夫每天却乐呵呵的,你看不到他有什么烦恼。有次我跟他开玩笑说:“你一个人过的也挺潇洒嘛,每天这么忙也没把你累瘦反而还胖了。”外人觉得我们苦,但我们心里却是甜的,因为我们心中有大法,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是有师父管的人,是走在返本归真路上的人,有着美好未来的人。而真正可怜的却是世人,如果不明白大法的真相,就不能被救度,就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

丈夫生活的非常节俭,自己不舍得花钱,却省下钱帮助和支持我。初期丈夫的姊妹不让他给我钱,丈夫说:“她是我妻子,我不管她谁管她。”有丈夫这样一个坚实的后盾,使我无论在哪儿,内心都非常的安静和踏实,没有烦恼和牵挂。当然这都来源我们最强大的靠山那就是师父和大法,使我们在困难面前无所畏惧,冲破一切阻力,坚定的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这些年我俩相互鼓励,走过了许多艰难困苦的日子,当然这里还有许多同修无私的付出和帮助。虽然我们吃了很多的苦,也经历了很多的魔难,但我们内心却是无比的幸福和无限的感恩,因为我们是最幸运的人,因为我们得到了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因为我们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到世上,人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未来无比辉煌!因为我们将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