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自己 唤醒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时我患严重的类风湿已二十年。在那二十年里,我全身关节肿大、变形,严重时翻身、穿衣、起床都不能自理,眼泪流了得有两缸,每天度日如年,父母、丈夫到处为我求医问药,但还是控制不住病情的发展。家人承受着巨大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

九八年三月有幸得法修炼,我身心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不到半年我就能双盘炼静功了,家里有了笑声。从此不但我和医院断绝了关系,而且丈夫和两个孩子都认同大法好,他们的身体都很好,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在这十年多的正法修炼中,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有教训、也有明法理后去掉执着心的轻松和坦荡,更有在魔难中真正感受到了师父的呵护和洪大慈悲,愈加坚信师父、坚信法。

协调成立学法小组,唤醒昔日同修

我居住在一个农村小镇,我走入修炼时周围几个乡镇已有几百位同修。邪恶迫害后,有一些人因怕心不炼了,也有一些人在家学法炼功,不敢出来,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学习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师父说:“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从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当年传大法的时候,为什么旧的势力把第一次得法的人数死死的限制在一亿?这一亿人哪还是我一定要的。”我们几个同修切磋认识到,我们是助师世间行,就是圆容师父所要的。我们要唤醒昔日同修。

于是,我们分片找“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同修,把师父的讲法送给他们,并和他们一起学习,把师父的正法形势和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呵护讲给他们。同修含着眼泪激动的说:“师父真慈悲,还管我,我一定好好修。”一些昔日同修又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成了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有一村庄离我们三十多里路,“七·二零”前有十几人修炼,邪恶迫害后,这村的学法小组散了,老辅导员出现病态,过起了常人的日子,出现了病态,吃药、打针、住院。我们知道后去和他们切磋,学习师父讲法,没有指责,而是鼓励他们解除怕心,增强信师信法的信心。当时那位老辅导员激动的说:“师父还管我,师父慈悲,是师父让你们来的,我要坚定修炼了。今晚就在我家成立学法、炼功小组。”从此这位同修的病态消失了,同修们有了学法、炼功、切磋、互相提高的环境。他们协调配合散发资料、讲真相,救度着那一方众生。

在一老年同修的配合下,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几个乡镇都成立了学法小组,每个同修都能参与到整体中来。在和同修切磋中,老年同修说:“我们全县得有多少昔日同修还未走回来啊!”于是,我们到县城找到了以前的站长和辅导员,说出了我们的想法和做法,得到他们的支持。他们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全县各个乡镇走了一遍,决定召开一次全县各乡镇协调人法会。这是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第一次,同修们很激动,好象回到了“七·二零”以前似的。在这次法会上,同修们总结了这几年正法修炼中的成功和不足,规划了全县讲真相、揭露邪恶、营救同修等证实法的多个项目。

当然,我们做的还很不够,至今还有些同修没有走回来。

整体协调配合救度众生

师父发表新经文《放下人心救度世人》后,看到师父说:“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为了更有利的救度众生,同修们成立了讲真相小组,二至三人一组,每组安排一个讲真相讲的比较好的学员,到周围集市讲真相。这样,不敢讲的同修经过一段时间也有了正念,成了讲真相的能手。

为了更多的救度众生,同修们都能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我们经常协调同修到同一个集市上讲真相,集市周围几十里路内的同修都去参与。我们带上资料,分成几个组,分头讲。整个集市到处都有讲真相、发资料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正的场制约一切,邪恶被抑制住了,民众纷纷要真相资料,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有的集市派出所的头目在集市上走也被抑制住,好象看不见、听不到大法弟子讲真相。在精進同修的带动下,一些不愿出来的、不敢讲的同修有了正念和信心。用这种方式我们走遍了周围离我们几十里的集市。

向内找是法宝

我地有一个同修的丈夫“七·二零”前得法了,邪恶迫害后不炼了。为了寻找精神寄托,又开始喝酒,并骂人、打人,同修和孩子经常在夜间被他打出家门,跑到炼功的大姑姐家躲避。她丈夫状况严重时还得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几个月。回来好几个月又开始喝酒、打骂人。同修只好带着小女儿住到娘家自己出去打工。同修的父亲修炼大法,对这个蛮横的失去理性的女婿一直宽容、忍让着,对其发正念。一天同修的丈夫竟开着车,拿着打人的凶器堵在同修父亲家大门口,同修的父亲一气之下让俩个儿子把他打了,并要到派出所告发他,让女儿与他离婚,或把他再送入精神病医院。同修的父亲说,不这样同修和孩子生命安全没有保障。

我们听说后,立即找到同修、同修的父亲和大姑姐共同交流、切磋。大家认识到应该在法上看问题,不能用人的方法解决矛盾。同修的丈夫周围都是修炼人(妻子、岳父、几个姐姐),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一定是有原因的。师父说:“修炼中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在我们这里出现的不正确的状态和不好的人的行为的时候,那就是针对人心来的。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没做好就会被钻空子,也许在这方面需要这样去针对,才出现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按照师父的教诲同修们都各自向内找,这位同修找到了对丈夫的怨恨心、怕心、恐惧心、指责心。姐姐找到了对弟弟的怨恨心和对弟弟形成的不好的观念等,同修的父亲认识到修炼人不能用常人惩罚的手段解决问题,得用慈悲。同时我们认识到同修的丈夫也是“七·二零”以前得过法的人,是师父一定要的人。于是我们发正念解体各自对同修的丈夫形成的不好的观念,解体阻碍他修炼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发完正念后,我们就到同修家找她丈夫交谈,整个谈话过程我们都在启发他的良知、正念。最后他说:“我不喝酒了,我把这个酒魔清了,在我家成立学法组,我支持,我也修炼。”就这样同修回到了家中。夫妻和睦了。晚上我们就在他家成立了学法小组。

坏事变成了好事。

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我处有一个外地同修。有一天这个同修摔了一跤,腰摔的动不了了。我连着三天去看她,并发正念清除迫害她的一切邪恶因素,可是第三天还没发完正念同修就躺下了。后来这位同修跟其他同修说:我和同修给她发正念,她疼的反倒更厉害。

听到这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我好心帮你,你却这样想,怪不得有同修说你这人做事怪怪的。”我知道同修这样说不是无缘无故的,我得向内找。同修这样说我,对我有这种负面思维是因为我对她形成的不好的观念的缘故。查找自己确实有这个问题。例如,在和同修们配合做事时总是想:“某某是什么脾气,他(她)不行”等等。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不能用自己的观念看待人或事,要尊重每一个同修和他们各自的性格特征,同修有这种想法,那我就不去了,我就正念加持她,她会在法上认识的。过了一段时间,这位同修真的改变了。

在管教孩子方面我也存在负面思维。现在中国的学校太乱了,怕孩子受影响,担心孩子学坏,不好好学习,结果造成孩子逆反心理,学习成绩下降,和同学发生矛盾,有时对老师不满。师父说:“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转法轮》)我给孩子发出的都是这些不好意念、不好的物质,对孩子会产生多少不好的影响?并不是孩子怎么样、做的如何,而是我的私心和情造成了孩子的这种状态,我应该改变自己,归正自己,每当冒出这种念头时就清除它。孩子都得法了,她会用法衡量自己所做的,她会做好的。

我变了,孩子也变了。

有一次孩子放假回家含着眼泪对我说;“妈妈,现在的学校太乱,有些同学的品质太差了,和他们相处真难摆平关系。”孩子的困惑我理解,我安慰她,引导她学法。我们学习了师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和《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师父说:“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学法后孩子笑了,说:“师父真伟大,我知道怎么做了,我要用好的心态对待我周围的人或事,用善念、正念改变我周围的环境,使我周围的众生都能得救度。”

三周后,孩子放假回家对我说:“我按照师父说的做,我的心态变了,同学们也变了,他们说我‘你怎么这么善良,与世无争呢?’妈妈,我真想多学法。”我听了真为她能按照大法去实践而高兴。

学习了师父在《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讲法》,更加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责任神圣而艰巨,我们要用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有问题向内找,用实际行动兑现史前的誓约——助师世间行,圆容师父所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