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官屯请愿事件”始末看中共执法犯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王小东(王晓东),四十二岁,大学毕业,教师。家住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小东及其家人饱受魔难与摧残。

一九九九年至今王小东数次遭泊头市公安局绑架和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四月份,交河公安分局刑警四大队警察到交河镇郭庄小学骚扰王小东,王小东告诉警察学炼大法的好处后,警察便让校长张洪忠看着王小东,不准出校门。第二天星期六,王小东带女朋友回家买家具。派出所恶警刘俭和一姓赵的镇长带着二十多个人赶到王小东家,把王小东一家暴力绑架,王小东的鼻梁被打破,左耳耳膜破裂,右耳失聪。

二零零二年中秋节左右,中共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抓捕。富镇派出所、镇政府到各大法弟子家骚扰。恶人把王小东的母亲张秀荣堵在家中,富镇村村主任吴彪在家中翻出大法书籍。张秀荣突发心脏病,躺在炕上不能动。恶警刘俭执意要把张秀荣带走未遂。

从二零零一年春至二零零二年春,因为中共恶人的迫害,王小东一家四散分离,不能回家,远投亲朋,居无定所。二零零一年因雨水较大,王小东家中北房冲塌一大块,是邻居找来他的亲朋帮助修好。后来回到村里,也不敢在家住,只能到家看看,住在村里好心人家,这家几天,那家几天。为了收秋,王小东近七十岁的父母,只好风餐露宿在庄稼地,从地中央向外收拾庄稼,晚上九点多回家,好心的村里人给捎点凉水和干粮,帮着收秋和打场。

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王小东和哥哥先后被恶人绑架,一次次非法抓捕、骚扰、和对儿孙的思念,王小东的父亲王宝珍终于一病不起,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含冤离世。一个月后,当王小东从劳教回到家中,六十九岁的慈父已化成一堆黄土。

此后,曾是优秀教师的王小东只能靠种地、干电焊工、养花、卖化肥等谋生。二零一一年过年期间,王小东妻子不堪迫害,与他离婚,带走了女儿,把七岁的儿子留给了小东。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王小东无故遭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抄家,因抄出有装光盘的盒子,王小东被公安从家带走之后实行了逮捕,留下一个七岁的孩子和七十多岁的老母。

令人气愤的是,泊头市公安局在绑架、非法抄家过程中未出示任何相关手续,明抢明夺式将王小东家洗劫一空。抢劫走王小东家的东西有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摄像机一台、打孔机一个、切纸刀对联纸、打印纸、盘盒、大法书籍及卖化肥的现金二万余元,还有日常工作用品钳子、扳子、手电筒、暖水瓶等等。

后来王小东的家人在王小东家发现一张空白的“查抄物品清单”上面只有村支书周印忠的签名,据周印忠讲:“二月二十五日当天早上是公安局的人找到他让他去抄家现场的,并且让周印忠在查抄物品清单”上签字,说“物品太多,我们回局里再清点填写吧”,周印忠就在空白“查抄物品清单”上签了字,只留了一张放在屋中家具上,可见周印忠并不懂在“查抄物品清单”上签字的责任,是被欺骗愚弄的。在拘留所见到王晓东时,王晓东讲,当他见到警察抄走了他卖化肥的现金二万余元时,质问警察:“你们为什么抄走我的钱?”警察说:“钱没有你的,都是我们的。

这不是公开的抢劫、诈骗是什么?不是执法犯法是什么?“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此言果真。其实法律就是邪党它们操控的打人的棒子、杀人的凶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之肆无忌惮,对普通百姓之草菅人命(大量发生在看守所、派出所、监狱等地的“躲猫猫死”、“噩梦死”、“呕吐死”等等,就是例证)可以说明这一点。邪党的执法机关沦为犯法机关,致使中华大地冤狱丛生,老百姓苦不堪言。

王小东再次被迫害,引起了全村人的愤怒,全村三百户各派一名代表在呼吁书上签名,要求市检察院释放王小东。这本是村民们的权利和愿望。泊头市公安局本应顺应民意,及时纠正犯下的错误及罪行,但是在晓东家人去公安局递交请愿书时却不予理睬。当此事在网上曝光后,却招来泊头市公安局逼迫晓东家人交出请愿书原件的骚扰。而且采取卑鄙手段威胁恐吓所有参与签名的村民。

四月二十四日,国保大队长王文生伙同周官屯村支部书记周印忠,在周官屯饭店召集了部份在要求释放王晓东的请愿书上签名的十余名周官屯村民,打着“政府要核实村民签名的真实性”的幌子,以质问的口吻问签名人签名的动机,与法轮功有什么牵连,又是单独的每个人依次进屋录音录像故意造成一种紧张甚至恐怖的气氛,最后让每个人在所谓的询问书上签字。

据后来被询问的人员讲,他们讲的话根本就没有全部录音,是断章不全的,和要求他们签字的“询问书”上的内容根本对不上号。但是只要签了字的人,那天中午政府在周官屯饭店请他们都吃了酒席。

自五月十五日起,泊头市富镇政府工作人员分四个组,对在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请愿书上签名的周官屯村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骚扰,对每一个签名村民都不放过。同时还要求签名者在政府印制的“拒绝邪教承诺卡”(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上签字,上面有公然诬蔑法轮功的字样。

在此次政府人员逼迫签名中,有的还吓唬村民“你们掺和这行子干什么”、“你们等着省里还要来人找你们”等话。

政府工作人员对于签名者反复强调:就是因为王晓东的家人将此事上了网,才找你们的。故意造成村民对王晓东姐妹及家人的怨恨和不理解。

在公安不讲法律、抓人抢钱、且不给一个说法,政府官员也在助纣为虐的置之不理的情况下,小东全家走投无路只能求助于家乡父老。乡亲们联名向政府请愿是百姓的基本人权,村民们这样做合情合理合法,却招来邪党不断的骚扰,这不是强奸民意是什么?

王小东被迫害事例只是千千万万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缩影,随着法轮功真相越传越广,人们逐渐明白“法轮功是正法”、“法轮功千古奇冤”,越来越多的人伸出正义之手,希望共同制止着血腥的罪恶。

在此我们也正告参与迫害王小东及善良正义村民的人,要以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为戒,王立军穷凶极恶,费尽心机,爬到副部级高官的位置。为了得到权力,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可是在中共内斗中被他的主子无情抛弃。在生命受到威胁时逃往美领馆,携带了大量机密情报,美国政府对于这样的行恶者,拒绝给予庇护,使其成为中共的囚徒,目前即使暂时保住性命,也将面临终身监禁或干脆被灭口。王立军逃跑,薄熙来被清算,江泽民已经是个植物人。此时,谁要是鬼迷了心窍,还幻想着靠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那是打错了算盘。在迫害法轮功的黑路上走到底,都是在自毁自己生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