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欧洲学员:从无望沉沦中被救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在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之际,我要分享自己对于两个重要的人生话题的体会,以及法轮大法对我的影响。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叫玛丽,离过婚,是一位单亲妈妈,有一个十九岁的儿子和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儿。我是在一九九八年末结识法轮大法的。

小时候我十分笃信上帝,对一切事物都充满同情心。看到有人生病或有烦心事,或承受痛苦,我的心都会被牵动。我总是尽我所能帮助别人。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挂在我小床上方的守护天使让我带着善念和安全感進入梦乡。礼拜日做弥撒,是我童年生活固定的组成部份。我常常与上帝和天使对话,对我来说作忏悔是很神圣的事,当我忏悔后,真的感到自己得到了净化和鼓舞,觉得自己被当作上帝的孩子一样对待。因此我充满信念地继续按着神的告诫指引我的生活。

信神与现代思潮的矛盾

烦恼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产生。我常常感到心中很矛盾,在基督教信仰中所形成的是非观与社会中所经历的冷酷现实之间纠结。特别严重的是,学校中既有宗教课,同时又把达尔文的進化论作为“進步的”科学的理论来教授:说人是由猴子進化而来。这和圣经传说中创世的故事——我信仰的依据——南辕北辙。根据圣经中的传说,我们是上帝的子民,由天上的高层生命所造就,人生的意义就是虔诚地(按照上帝指引的那样)生活,最终在人生结束的时候灵魂升上天堂。犯下过错就会沦落到另外空间中的炼狱或地狱中接受惩罚,得到锤炼,达到也能進入天堂。这给人指明了人生的意义,让人知晓超越此生之外的因果关系。

而在现代科学、达尔文進化论的影响下,对上帝的信仰渐渐的总是和幻想、和神话传说相提并论。原本令我感到神圣、心生敬畏的宗教节日,已降格成为亲朋好友聚会的节庆。精华不再,只注重外在的“现实”。如今还有谁在信仰上帝、遵从戒律?这样的人被认为十分保守,还被当作“老古董”来取笑。教堂已渐渐成了慈善机构。我不禁自问,人们日常生活中,对上帝的信仰还剩下什么了?

在现代自由和道德沦丧的漩涡中随波逐流

特别是对一个成熟女性来说,世道更为艰难和充满冲突。女人都希望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为伴,然而当我看到我曾经的伴侣和后来的丈夫在和别的女人调情时,内心感到非常痛苦。我本不必这么心胸狭隘,只是我太缺乏自信。男人的尊严体现在哪儿?女人的又在哪儿呢?

可以说,我在男女关系问题上是最失败的。我内心被割裂开来,外界和主流社会中所流行的,跟我内心所经历的,完全不符。我那时想,一定是我哪里不对劲了。因为我不想被孤立,所以就这样说服自己:这没什么了不起的,人们就是这样做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潜意识中,我对自己这种想法也是持怀疑态度的。

最后的结局是,我自食其果,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我迷失了自己,因为出轨而最终解除了婚约。我良心十分不安,将自己的过错和盘托出,破坏了自己的婚姻,在谩骂与羞辱中生活,在我生活的小镇中和我的家族中,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不受欢迎的人。愤怒和复仇这些卑劣的动机,不足以拿来为我的出轨行为辩解。用我父亲的话说,“你不用告诉我他(你的丈夫)做了什么,是你做错了,就看你自己就够了。”

我那时曾觉得这些话很无情,为什么整个世界都对我谩骂和羞辱,那些和我犯了同样错误的人,堂而皇之还在这个世界上行走。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个世界。我当然记得《圣经》里关于不伦行为的说法,那是一种罪恶。但是为什么发生这种事才又想起宗教信仰来了呢?而平日里在其它事情上还是按照所谓的现代自由的生活方式行事。

一九八九年,我的这一切都越来越恶化,我的“旧”人生彻底破碎。和柏林墙倒塌一样,这一年是个转折之年。

在所有人都想远离我的艰难的时候,是怎样的一个奇迹,让我重拾信仰。我感到自己一直被在我之上的一种力量所保护。这时我又开始研读基督教经典,也接触了其它精神信仰方法。但我仍然在追寻,一定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一九九二年起我开始学习心理学专业。现代科学虽然也很有意思,也给日常生活提供了很多方便。但科学到了心理学这儿就不管用了,对我来讲,那是精神层面的东西,用所谓的心理学的方式是无法理解的。

认识法轮大法 - 重新走在神的路上

一九九八年末,我结识了法轮功(亦作“法轮大法”)。得到《转法轮》这本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后,我便开始阅读,并且爱不释手。我的整个人生历历在目。我忽然明白了我人生中许多事情的前因后果,并可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这深深的感动了我,耗用了好几包纸巾(擦拭眼泪)。同时,我心中有种深深的感恩,我又找回了自己。

简而言之,李老师甚至结合着科学,系统的、连贯的、全面的阐述法轮大法,阐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对神的信仰又从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内修心、纯净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轨,我从现代社会世俗观念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神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久远年代的传说或童话,是理性的、符合逻辑的,是真正的现实。

找回女人的尊严 重返社会

学大法帮我从新找回女人的尊严。那段以情色来填补空虚寂寞、几乎完全迷失自我的日子已成为过去。那种行为并不属于真正纯净、高贵的我的生命,那是和宇宙特性正相反的。一对男女结为夫妻是很庄严的事情,是为了繁衍后代,维持人类社会。男女之间应该相互尊重、关怀,而不是为了满足色欲,更不可与配偶之外的其他人发生关系。就算是无意的也是在给自己和他人的人生制造魔难。人在无知中犯罪,可是无知并不等于无罪,欠了债就要偿还。我认为,性解放和所谓自由社会就是在制造痛苦。遗憾的是,人无法将“结果”和“原因”联系起来,所以也就找不到出路。无论人类社会如何发展,宇宙法理是永恒不变的。

在此期间我的亲人和其他朋友又来找我,他们问我哪里来的力量度过难关,还说我是个好母亲,很多其它事情也都做得很好。我的姑妈这样形容,“你曾经堕落到不能再堕落,而现在你已完全从塑自我,我们都很吃惊,也很佩服你。”这种时候我就会带着谦卑之心说,这多亏修炼法轮大法,感谢慈悲的李老师,将我从堕落的泥沼中救起。

我有个很乐观的经验:一切坏事都能变成好事,只要我们同化大法,向内找、改善自己,不要只停留在表面。以大法给我的智慧,我现在终于理解父亲的那句话“你不用跟我讲他(你的丈夫)做了什么,是你做错了,就看你自己就够了。”是的,我做到了。

这就是法轮大法和尊敬的李洪志师父的神奇之处,他为我们阐述大法法理,从不疲倦。作为日常生活的指导,“真善忍”的法理帮助我判断是非,让我知道什么对自己和别人是有益的,什么是无益的,指引我走向幸福的未来,达到真正心灵的宁静。

我要感谢法轮功给我的生活所带来的一切奇迹。由衷感谢尊敬的李洪志师父将法轮大法传给我们。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