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这是一份真正的礼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学员,今年六十八岁。幼年时战争年代的经历使我有很深的恐惧感,害怕失去,内心有很大的不安全感。我的父亲不再相信上帝,他最小的弟弟十八岁的时候就在战争中被枪杀。我的母亲信奉天主教。

我曾受福音教的教育,这种教育和我家里很大的宗教信仰矛盾使我确信有神的存在,但是很多其它的东西对我来说仍是迷惑不解的,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我在离婚后就退出了教会。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德国在某些方面对当时的很多年轻人来说就是大滑坡的开端。道德观念急速下滑,所谓的性开放给伴侣关系和婚姻带来了很多问题,导致很多离婚,很多孩子们也因此受到伤害。

内心里我对这种所谓的自由伴侣关系感到很迷惑,但是却不能完全避开。我也想摆脱寂寞,想相互拥有,想被人注意,想作为女人被人喜欢。我丈夫喜欢上了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和我离婚,抛弃了我和三个孩子。

当我晚上喝葡萄酒或香槟时,才能较好地承受这一切。

在内心深处我知道,应该有更多的东西存在。我在寻找,但是寻找什么呢?我对生命的意义很感兴趣,热衷于解梦、星象、上研究班。

在九十年代初我受训成为一名催眠师,能把一些人带入到他们的前生,其中有一个是现在的学员。她本不想来到这个世上,因为她觉得这里太可怕了。但是这没用,她有她在这里的任务。她说要救人。她说的这个词是救度。当时我们两个人都没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我还想:“她在说大话呢。”

很久以后我才悟到,那是对我们以后的修炼道路的点化。我们两个都成为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们想脱离纷繁的人世迷乱,去寻找真正的自我。我悟到,生活中要找到真正的自己,回归真正的自我,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返本归真。法轮大法是指引我们的这条路——一条性命双修的修炼之路。美妙的东西应该和大家同享,我们应该将其弘扬,让更多的人去认识。

几年后我在医院里作为社会教育者工作,能帮助别人,为别人做事使我感到安定和满足。我很快就得知,拥有健康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在我们的身边有无穷无尽的痛苦。可能每个人在他的生活中都要偿还些什么,不管用哪种方式。但是为什么,我却不清楚。但我觉得很多事是很不公平的。

一九九七年夏季我接触到了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上文中提到的那位学员给了我一本李洪志先生的《法轮功》。她是从一个中国医生那里得到这本书的。她说:“看看这本书吧。”后来她问: “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这书写得很好,就开始学炼功法。但当我想要打坐时,无论是单盘还是双盘,都不可能,太痛了。我那时炼功的兴趣很是有限。

当我一九九八年读到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时,我很激动。我深信,这就是我一生中一直等待的。真善忍 —— 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了不起的了。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能如此生活的话,那么将会是另外一个世界。这该多好啊!

我确信,这就是我要走的路。我也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这条路能给人们带来哪些益处。

一九九八年在瑞士的一次法会上我第一次见到李洪志先生。在去瑞士的途中,在火车车厢里我晚上一直不能闭上眼睛。我是那么的激动,在床上坐的笔直,根本就静不下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老师解释了很多宇宙中的因缘,提到了人类以及人类与上天和神的联系。当时很多东西我不能理解。当他后来亲自问候每个人时,我们都觉得很荣幸,很感动。那对我们来说是很特别的一个场景。

我勤奋的炼功,后来盘腿也盘得越来越好。通过不断的学习《转法轮》,我对生命、宇宙、神和我的修炼之路有越来越深的体会。我能很快爬多层楼梯,而不气喘吁吁,感觉很轻松,以至我的朋友经常讲:“嗨,你怎么能爬的这么快,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

如果有矛盾了,我一般能做到保持冷静,内心也是保持冷静,或是后退一步,让着别人。在我的修炼过程中也有很严峻的考验,考验我是否真正能够做到,在实际生活中按照法轮大法的原则去生活,而不只是一个空想的画面。特别是当我觉得被别人伤害时,我觉得很难过。那伤害的感觉会持续很长,就更谈不上不动心、宽容和慈悲了。当我终于找到我的缺点并能去掉它们时,感到很自由,也很感激,我能做到这一步。

我不再喝葡萄酒了,相反的,我觉得很奇怪,我以前怎么就喜欢喝葡萄酒呢。

我的生活现在充满希望,充满活力。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和力量,还有我的使命。我告诉很多人法轮大法,它是我的心之路。我感觉它属于我,我属于它。我心中充满感激。

后来的一九九九年七月的迫害开始——当一个中国学员告诉我,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时,我以为我听错了。我确信是她搞错了,或者是个误会,或者是媒体报道错了,马上会被纠正过来的。因为这是不可能的,那些按照高标准生活的人,真正的好人怎么会被迫害呢?

在中国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这群好人手无寸铁,而坏人拥有全部的军队,我不能理解这一切。

这是一场善与恶的较量,一直到二零一二年的今天。我们城市的法轮功学员多年来举办信息日,向人们讲述在中国发生的真相。我还记得,当我们刚开始讲真相时,人们看我们的目光,就象我们是从另一个星球来的。我们不为所动,年复一年,我们毫不放松。慢慢的,人们越来越理解我们。学员在全球举办活动,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世人,投身于结束这场迫害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努力中。我不知疲倦的在纽约、华盛顿、洛杉矶、休士顿、伦敦、巴黎、布鲁塞尔、罗马、布拉格、华沙、赫尔辛基、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还有在慕尼黑,柏林……弘扬法轮大法,更多的人应该得知它。

迫害一定会结束的。

我在我的修炼路上还经历了许多美妙的事情。我深信,每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都知道,这是一份真正的礼物。

我衷心的感谢师父的大恩,感谢我能得到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