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名、公章声援回头浪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震撼中共高层的“300手印”声援法轮功修炼者王晓东的事件,已经引起了社会上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日前王晓东案,法院以“证据不足”退回公安局重新审核。

在湖北咸宁市,也有一起村民联署、村委会出证明声援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当事人刘社红去年被武汉法院诬判了四年,如今正身陷囹圄。

刘社红是一名回头浪子,他曾经因吸毒、斗殴多次入狱,是社会上有名的问题青年。一本《转法轮》使他从身心崩溃的边缘获得新生,变成了一个平和善良的好人。然而,他却因为不放弃信仰两次被关押,身陷牢狱多年。二零零八年,咸宁市咸安区大桥村村民纷纷签名,证明刘社红由坏人变好人的经历,村委会也出了证明,并且盖上公章,希望公安能把刘社红放了。

'刘社红'
刘社红

曾经因吸毒、斗殴劳改四年

今年四十五岁的刘社红,曾是武汉市木材公司武昌木材场的工人。九三年因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而染上吸毒恶习,曾花十几万元强制戒毒,都没成功。于是斗殴、吸毒、戒毒成了家常便饭,多次刑拘入狱。最后一次是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劳改四年。刘社红跨出牢门后,原单位将他开除了。几个月后,毒瘾重犯,一发不可收。由于长期毒品伤害,身体状况一落千丈。没有生活来源,还要维持毒瘾,只得在武昌区巧取滥借,人见人躲。

最后被迫无奈,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打回”老家咸宁市咸安区大桥村。到家时已是两脚浮肿,全身发黑,走路困难……家乡人都认为他难度年关。殊不知,他在家乡也是东借西要,然后伺机借口外出寻找毒品,急得其老母几次要拉其一起跳河……。

看《转法轮》四个月毒瘾全无 震动一方

二零零七年元月,刘社红获得了一本《转法轮》,如获至宝的学了起来。村民们在后来的证明信中写道;“奇事终于发生,他居然在家坚持看了一个多月的书,期间一直待在家里,一次也没找借口出村找毒品。在这整个过程中不但不吸毒,后来连烟也不抽了。

新年一过,就又来到武昌,听说一直在坚持看书修炼,当年清明节回家祭祖时,身体、脸色完全变了样,看上去比一般人还健康。

从这开始,不但逢年过节他必回家,并且每隔个把两个月都要回家探视其母及哥嫂。每次回家,看上去他身体越来越棒,至今一直未见其复毒的任何迹象。今年清明节在家还多呆了几天才去武昌的(过去吸毒时期,经常一两年都回不了一次)。从二零零七年新年刚过,到现在从他回家的接触交谈和感觉中,不但彻底丢弃了原来的那一整套,而且他的习惯、性情、言谈、涵养、对人的态度,帮家人做事,吃苦耐怨等等,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好人。”

认识他的人莫不感到惊奇,刘社红说:是法轮功改变了我,法轮功教给我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没有法轮功,我的生活永远是个悲剧。

因做好人被劳教 村民纷纷联署声援

关于刘社红基本情况和近期情况的乡亲证实(扫描文件)


咸宁市咸安区大桥村村委会证明

二零零八年五月,刘社红喷写“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时遭派出所绑架。听说刘社红被抓,咸安区大桥村的乡亲们纷纷写信签名,村委会也出具证明并加盖了公章,证明刘社红由坏人变好人的经历,希望公安能把刘社红放了。乡亲们在证明信的结尾说道:“我们恳请相关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仔细了解情况,珍惜一个人由很坏变为很好的来之不易的现状予以善待,能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

遗憾的是,武汉市“六一零”漠视民意,将刘社红非法抛進了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劳教所里有以前认识刘社红的人,见到他都感到不可思议,感叹道:“以前刘仔(刘社红混名)是满眼凶光,现在是慈眉善目,法轮功真神奇,想不到。”

被诬判四年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刘社红再次因喷写真相标语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绑架,武汉市“六一零”操控洪山区法院枉法裁判刘社红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刘社红一审被诬判四年。“六一零”又操控武汉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前后历时八个多月。

在非法庭审中,四位法轮功学员都提到被警察刑讯逼供、被长时间剥夺睡眠。刘社红的辩护律师说:首先,刑讯逼供,供词不能成立;再者,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当局的做法本身违反宪法,更谈不上用刑法第三百条量刑。

悲剧和喜剧

俗话说“戒毒十年,一口还原”,只要染上毒瘾,基本上可以说这个人就无可救药了。所以中共多年的判刑惩罚、强行戒毒基本都属于瞎折腾。然而一本《转法轮》短短四个月就做到了让刘社红起死回生。村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谁好谁坏一目了然。

回头的浪子被关进监牢,民众觉的不可理喻到极点。认识刘社红的人都说,刘社红的人生原本意味着从悲剧走向喜剧,现在又从新上演着悲剧。刘社红的经历和遭遇,让父老乡亲,让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深切的感受到一点:法轮功给民众带来福分,而中共却给民众带来悲剧。

民众群体声援法轮功事件时有发生

九九年中共江氏邪恶集团开始对法轮功毫无人性的迫害,然而尽管乌云压顶,尽管头几年对突破网络封锁的技术要求很高,能够投书海外的人凤毛麟角,民众对法轮功声援的记载仍然可以追溯到迫害之初。明慧网上的记载显示,十几年来民众的声援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时有发生。下面列举部分: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八日,江苏武進农民廖琴英因修炼大法被警察从家中带走。一小时以后惨死于警车中。十号,武進和周围的五百多村民自发去乡政府为她伸冤。

二零零七年,辽宁省康平县康平镇刀兰村村民联名写信,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荆永安。

二零零九年,辽宁省清源县英额门镇五个村的三百七十六位村民,联名为该村被非法判刑八年,被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徐大为申诉,惊动中共当局,成为备受关注的“联名信事件”。

二零零九年,被村民亲切称为“周一针”的黑龙江省肇东市东发乡医生周文生被绑架,村领导、村民七百多人联名签字画押,要求政府放人。

二零零九年,原辽宁省昌图县十八家子乡副乡长赵守金在遭精神病院迫害后又被判刑三年,几个村的村民联合签名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赵守金夫妇。

二零零九年,六十三名师生、家长联名上书替原黑龙江三江前進农场中学骨干教师蒋欣波鸣冤,呼吁放人。

二零一零年,山东济南兴隆村村民三百多人联名签名,力保法轮功学员刘玉晶“是个好人”。

二零一零年,黑龙江省富锦市上街基乡中胜村村民袁玉龙、儿子袁守江和儿媳龚金芬被当地警察绑架,中胜村的村民们联名上书,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住户签字画押,力保袁家三口都是好人,要求公安局立即放人。

二零一零年,辽宁省大连庄河市光明山八十余户乡亲为营救法轮功学员郑德才签写联名信。

二零一一年,辽宁朝阳地区村民纷纷签名要求释放同村的法轮功学员张国祥,希望派出所能放人并将搜走的六千元钱返还。

二零一一年,辽宁省抚顺清原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郑洪英开庭,欲将她定罪关押,村民们得知后联名上书,呼吁无罪释放:“好人不应该关在监狱里,我们老百姓呼唤正义良知,让我们的老乡郑洪英回家。”

二零一一年,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的家乡秦皇岛昌黎县两千三百位善良民众联名支持其申诉,在当局把周向阳的妻子李珊珊抓走后,又有五百多民众联名救助她。
同年,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万庾镇苍台村村民联名要求警察释放法轮功学员谢朝炎,有村民在签名时忍不住写下:“谢朝炎是大好人”。

二零一二年二月,河北唐海县十场场部小家电店老板郑祥星遭警察绑架,并被抢走两大车财物。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之际,五百六十二名老百姓联名写信并按红手指印要求保释他。

而七年前就有民众为营救法轮功学员,联署投书到国际社会。二零零五年九月和二零零六年三月,湖南株洲市一千零六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联名上书国际人权组织,呼吁关注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二零零九年八月,五十六人联名在海外发表了《黑龙江学员家属集体控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控告书》,同时还呈交给了联合国相关人权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中国人大、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法院、黑龙江省委等相关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