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大法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我一出娘胎就是先天残疾,给家人带来了莫大的痛苦。不但先天残疾,还患骨髓炎等,使我半死不活的在人间度过了二十六个春秋。在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时幸遇法轮大法,我的生命有了新的开端。

医生说:给孩子做点好吃的吧!

我一生下来,接生员发现我后背臀部上端有一个小包,两只小脚畸形外翻,脚脖子是软的。仔细检查,发现不成型状的左脚跟处有七个小洞洞,右侧臀部上还有个小口。本不富裕的家庭因为我的到来使父母整日愁眉不展。我七天时,父亲抱着我看医生,医生说等到我一岁再看吧。等到我一岁时,医生说我太大了,不能做手术了。以后,父母带着我看遍了医生,治疗无效时,医生又几乎重复着一句话:“给孩子做点好吃的吧!”

医生说我患的是骨髓炎,比较严重。第一个医生说我活不到一岁。第二个医生说我活不大,以后所有的医生都估计我不能长大成人。六岁时,我勉强能站立,那是小腿顶着肉皮站起来的。也试着能走,两只脚因脚脖子连着,走一下拉一下,也没有知觉。后来,在一次病重时,左脚跟跟骨外露,后脱落掉。从脚上排出的乌黑发臭的粘水流在地上,苍蝇爬上去即被粘上飞不起来。屁股上的小口也往外排污黑黏液,从开口处经常能摸到骨头,或骨头外露,大小便没有知觉,整年穿着开裆裤子,背部的包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在增大。就这样,因消耗大,营养被排掉,家中好吃的都照顾我了。即使这样,人还是面黄肌瘦,妈妈说我那时没个人样。你说就这样一个人,傻点吧,不多想,也好点。可偏偏家人说我很聪明,学什么一点就会,也很会说话,亲戚邻居没有不喜欢我的。我爷爷说:这孩子如果养不活,长不大,走在我前面,我会受不了的,这妮太精了。我好着的时候不多,基本上整天无力,严重时吃了睡,睡了吃,还感觉累。有时候抬抬头,从床上坐起来都吃力。就这样我整天生活在无望的痛苦中,再加上嫂子的抱怨,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我平静的躺在床上,麻木着,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我躺在床上等死。朦胧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喊了我一声。四周也没有人,这声音很亲切,不知道来自哪里。但这一声却把我喊醒了。我想起了自己从记事起一直有一个感觉,感觉自己曾经是天上的神仙,是迷失在这里的,我艰难地坐起来,我不能白活一世,我要坚强,我不能死,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盼望着奇迹的出现。

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家亲戚有学法轮功的。我26岁那年,也就是九六年四月的一天,亲戚说:让小妮也学大法吧,说不定会出现奇迹呢!并给了我一本书叫我学。我没上过学,一个字不认识。我见人就问,亲戚读书时我便用手指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记。有时家里没人,我就顺着念,心想等有人时问问我念的对不对,谁知都念对了,家人称神奇,我的精神也随着好起来了。

很快有人来我们这里教功了,我便穿件大衣遮住下身,搬个特制的凳子(凳子上面挖了一个孔,下面可接便盆,凳子四周用布围着,以便随时坐下大小便),坐在离人群较远的地方学功。就这样带学不学的,两个月就不尿裤了,我终于可以穿上盼望已久的封裆裤了。

以前,我终年不断药,家里负担很重,可病情不见好转。学大法后一片药没吃,身体却一天天好转起来了,大法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心。我也可以为家人分忧解难了,我帮妈妈做饭、洗衣服;帮嫂子看孩子,料理家务。我不再拖累家人了,成了一个有用的人。从开始学大法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十六年内,我没有服过一片药。其中有两次大的病业关,我也在信师信法的正念下闯了过来。

修炼后,我明白了,一个人有病是因为有业力,一个不修炼的人,有病吃药是把业力往身体里压(当然还有其它原因),等年龄大了,病又返出来了。修大法的人有师父管,师父替弟子消一部份病业,还有一部份是要弟子承受的,一点不承受也不行。所以修炼了有消业症状,也就是有病业关要过。

我第一次过病业关,是在一九九六年秋天。表现为头晕、发高烧、昏迷不醒、起不来床,有一周时间吃不了饭,光喝凉水,浑身出汗。不停的喝水,还是口渴,大量排尿,一天一夜排三桶尿,少说也有四十斤。一入睡就梦见自己在河里游泳,浑身轻飘飘的,可舒服了。脚下的小孔中不断往出排黑水、烂肉。整个脚不敢碰,一碰就象钢针扎似的疼。因我有话在先,告诉家人:我把自己交给师父了,即使我过不去这关也不后悔,谁让我前世造下大业呢(因我不时梦到有好多生命向我讨债)。

因我身体的变化,家人也坚信大法,就这样和我一起坚持了一周。一周后,我开始清醒,又过几天,我的体力开始恢复正常。这次消业后,我感到身体非常轻松。以后,在炼功时,不断有烂肉从脚上的孔中排出,有一次排的猛,烂肉竟被哧出两米远。两年后,没有东西排了,脚上的口子长上了,彻底好了。臀部上的口子也和脚上的口子一样,排出好多脏东西、烂肉样的,大概也是两年多时间长平了,但不彻底,好象还有花生米大的硬结堵在口上,不时有疼痛感。

第二次大的消业是在前不久。表现为心慌、头晕、浑身无力、咳嗽、咳血丝,胃中有向上翻的感觉,紧接着呕吐出象米粒大的烂肉和粘液,呈间歇性,持续两三天停了。开始呕吐时奇臭无比,有一种象臭死耗子气味。其间还能少量进食。我坚持炼功,听师父讲法。在一次半睡半醒时,听到头里边咔咔作响,象打雷似的,我想反正是好事,也不动心。在一次打坐中,明显感到一只大手从我左侧胸内及上腹部掏出象心脏形状和胃形状的两块黑黑相应部位的块状物,丢弃到垃圾桶内,我本人只是感到在那两个部位连续揪了两下。又一次打坐中感到小腹发胀,胀的厉害,接着从下身一桶一桶的污水样物质呈泼水样从另外空间向外排。一进入打坐炼功状态即出现此现象,持续四、五天后停止了。在一次半睡半醒时还感到有一只大手从右侧臀部小口处(这次消业时,原来的小口又开了)往外抽出一块块烂肉状物质抽了很长时间,大约三、四个小时,最后用半盆清水给我清洗伤口。这次,那个花生米大的硬结不见了,软软的现已长平。这次消业后,我头脑清醒,食欲大增不再挑食,生冷都可以吃了。

再说我背上的“肉包袱”。它长在腰以下,臀部以上。我长大,它也跟着长大,说句不好听的,就象妇女怀孕,孩子却都长到后面去了一样,形象真是难看极了。在一次打坐中,我开始感到头部发胀,接着腰以下发胀,同时象有重物向下压似的,慢慢的从头上向下压下来,随之从头部开始向下整个一人形从我身上脱开去了,那个人形是黑色的。从此,那个总有一个冰凉的人紧挨着我的感觉消失了,背上的包袱下去了,我基本上可以站直了。

什么叫脱胎换骨?我就是真正的脱胎换骨!人说报师恩,我说师恩难报!有多少次,我长跪在师尊的法像前,或泪流满面,或失声痛哭,师尊啊!是您给了我新的生命,给我开智开慧,给我消业,替我承受,替我还债,让我明了做人的目的,知道了人永远的归宿。父母给了我人身,师尊给了我生命的永远。我何以为报?自从大法被无理打压,师尊被谣言攻击,我的心都碎了。我要为师尊讨回公道,为大法鸣不平!我要把我的故事写出来,让世人知道大法有多么的好,师父是多么的慈悲,师父是来救人的。中共一言堂的宣传都是造谣,是诬陷,是在愚弄世人,做的是最坏的事,大家千万不要相信它!

我出去讲真相的次数不多,但我的朋友多,我在家里是见人就讲大法的美好,师尊是被冤枉的,以我的亲身经历破除谎言,让世人明白真相。我在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带领几位老年同修一起学法。我生活尽量简朴,每月节省下来一百元钱转给资料点,救度众生。

在最艰难的时期,我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闯了过来。由于我的变化,我的亲朋好友及了解我的人,都相信大法。不管形势多么严峻,家人从未干扰我修炼。是伟大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管以后的路还有多远,我都坚定的跟着师父修炼到底!

我也学会了查字典、写字。大法书籍,我也都会读,但不会写文章。这次投稿是我口述,同修代笔替我整理的。

跪拜师尊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