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小女儿顽固的牛皮癣彻底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我的小女儿七岁的时候就患上了牛皮癣和中耳炎。这两种病把孩子折磨的整天吃不好、睡不好,身体矮小、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到上初中的时候,体重才四十多斤。有一次上学去晚了,门卫以为她是校外的小孩子挡着不让她進去,班上的老师和同学都叫她“小不点儿”,自己觉得很没面子,整天小脸儿阴沉沉的没好气,脾气变的越来越暴躁,时不时就哭闹、撒蛮。本来就疾病缠身的我,每天还得耐着性子、忍着病痛伺候她,哄着她。弄得全家人都没有好心情,气氛紧张。

为了给女儿治病,我们曾去市里看过许多家皮肤专科、专家门诊,也寻找了许多民间治癣的偏方。中草药、西药,内服、外敷、擦洗等各种医治方法都用遍了。那草药,一吃就是五十副,剂量还特别大,用最大的药吊子都装不下,得用盆儿熬。一次要喝半大碗,一天喝两顿,也不怎么吃饭,光喝药就喝饱了。晚上还得用小偏方熬水洗、擦药。擦的皮康王、尿素软膏等,一次就得用一管儿。因为从头到脚到处都是,连眼皮上、耳轮上、鼻梁等处都是。一块块厚厚的硬痂凸起,布满了全身。特别是前胸和后背都连成了一片,一点缝隙都没有了。头上最严重的部位,头发一绺一绺的往下掉。清洗、擦药可费事了。每天都要把全身厚厚的硬痂一点一点的清理干净,然后再擦药。把药抹上后,再用手指肚轻轻按摩患处,直至药被吸收为止。足足忙活一大晚上,累得我浑身是汗,精疲力竭。可孩子却冻得直哆嗦,浑身起鸡皮疙瘩。擦完药,盖上被子,这时才感觉舒服点儿,才能入睡。可是到第二天晚上还是照旧重复昨天晚上的那一套。

用偏方熬水洗的时候,挠破的地方一沾水,痛的孩子嗷嗷惨叫。天冷的时候不能洗了,痒的睡不着觉,就得不停的给她挠,挠得都冒血了还让挠,一直挠到她睡着为止。内衣和床单上到处都粘上了血迹。每天早上起来,身底下都有那么一层挠掉的癣痂。在学校,同学都不愿和她同桌,也不跟她一起玩儿,都躲着她。大夏天的,女同学们都穿着漂亮的裙子、短袖衫、短裤等应季衣服,可她再热的天儿都得捂着长袖衫和牛仔裤,很自卑,上学都很犯怵。

经过四年的医治,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医药费花了几千元也没什么效果,用一段时间药就好些,把药一停,很快就复发,总是反反复复的。孩子看不到希望也没信心了,说什么也不再吃药了,一让她吃药,就哭着、喊着往外跑,怎么说好话都不管用,弄得我们是一筹莫展,求救无门。

到了九八年五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功,炼了大约四个月左右,我身上的九种大小不同的顽疾都好了。我丈夫看到大法这么神奇,心想女儿也有希望了,有救了,于是,几次站在师父法像面前求师父救救女儿,哪怕把病搁在他身上都行。当时并没有想到让孩子也炼功,后来才悟到,让孩子也跟妈妈一起炼岂不更好吗?跟孩子一商量,没想到孩子不但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还非常愿意和我一起炼,高兴的拍着手蹦起来了,好久没有见到她这么开心了。虽然过去十几年了,可女儿那一瞬间的表情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

炼功不到一周,女儿就有了明显的变化,身上感觉舒展、舒服多了,不那么皱巴巴的难受了,皮肤那种干燥的象要裂开似的难受感觉没有了,也不那么痒了。与此同时,那一块块的硬痂渐渐的从四周开始自动的往起翘、向中间收缩。大约半个月后,剩下最后中间的那点痂就彻底的脱落下来了,刚长上来的一块块新鲜的皮肤,是那样的白净、细嫩、光滑,跟过去医药治疗,硬痂脱掉后疤痕的颜色完全不同。过去是紫红色,而炼功后那个疤痕的颜色特别白,比自己原来的皮肤还白的多。

那经常流脓、疼痛难忍的“中耳炎”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从那时起,我女儿真的从病痛的磨难中彻底的解脱出来了。又从新回到了先前那个幸福、快乐的精神乐园。从此她食欲大增,身高和体重猛长。到高三的时候,身高长到了一米六,体重一百来斤。直到今天也没吃过一粒药,没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可身体却依然是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女儿的经历告诉我们,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他是超常的、是超越于人类科学的真正的科学。“牛皮癣”也是一种不死的癌症,任你有多高的医疗水平,任你花多少钱、吃多少药,也不可能彻底的根治。而修炼法轮大法,只要你能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的道德境界不断的升华,再加上不间断的炼功,就会出现奇迹,出现人类现代科学、医学永远都达不到的效果,也是实证科学永远也解释不了的。

我真诚的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了解一下法轮功,都能得到法轮大法的恩泽与佑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