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李晓英是自杀还是他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进一步升级的背景下,喉舌媒体报道了一则所谓“李晓英在北京南长街自焚死亡”的事件。“喉舌”们一边称调查还在继续中,一边却统一宣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诋毁用意十分明显。

事实是,石家庄市机械工业学校原教师李晓英,早在二零零零年就被中共警察迫害致精神失常;她在二零零五年失踪前,曾在石家庄监狱被不寻常的抽血检验。

而令人质疑的是:一个完全丧失自理能力的人,如何能成功筹划一起在戒备森严的“北京南长街”上的自焚事件?而且,北京当局竟主动给了李晓英家属五万元补助费,还承诺等她儿子大学毕业后给他找工作?对于李晓英的亲友来说,这些当局无法解答的疑问背后,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罪恶。

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健康

石家庄市机械工业学校的李晓英老师,如果在世的话,现年应该五十七岁了。她家住在石家庄市柏林南区“石家庄机械工业学校”宿舍北楼,父母早已离休。她曾经是该校有名的模范女教师,一些校领导都曾经是她的学生。

早年的李晓英,身体虚弱肾衰严重,说话几乎没有一点气力;再加上丈夫下岗,工作难找,下海风险又大,李晓英经常失眠,渐渐神经衰弱。后来她住进医院,勉强出院后,浑身疼痛,不能自理。单位为她长期安排学生刘女士照顾她。家人到处为她求医问药,也不见好。

在李晓英及家人的痛苦与无奈中,有朋友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一九九六年,家属用三轮车每天把她送到集体炼功点,开始她只能炼静功,动功坚持不了多久就站不住了;教学之余她学习法轮功书籍,要求自己尽量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经过一段时间学法炼功,她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所有病痛不治自好;而且李晓英明白了真善忍好,脾气也变好了,一家人生活的和睦幸福,其乐融融。

上访遇险恶 昼夜穿梭庄稼地

然而中共主张“假、恶、斗”,不容“真、善、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最初,许多法轮功学员曾经天真的认为:是政府不了解法轮功对个人、社会、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才犯下如此违背民意的大错。所以许多人纷纷上访,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李晓英也多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挂条幅,共计十四次进京上访并被遣返迫害。

为阻止学员上访,当时通往北京的所有交通要道都有防暴警察把守。李晓英在去北京路上,为躲避防暴警察的拦截,曾经只身在庄稼地里爬行了大约一周时间,最终昏倒在地里。后被当地农民发现,才将其救醒,几天后李晓英单位派人将她接回。当时她身无分文,光着脚,脚后跟流着血,精神状态也明显受到了刺激。从此她的思维经常停留在“上访”上,生活都要有人安抚和照看。在那些天中,她到底遭受了怎样的精神刺激和魔难,详细情况一直难以调查。

李晓英多次上访屡遭迫害

后来李晓英又去了北京,被抓后遭酷刑折磨,坐“老虎凳”,被铐在“铁椅子”上几天几夜,后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她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了她更严重的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约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她又去北京,被当地抓回,二零零一年五月遭判刑三年,被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监狱。因坚持信仰,李晓英经常被恶警及邪恶的监控犯人毒打,推搡谩骂更是家常便饭,关禁闭、囚禁会议室、罚站,曾被关禁闭一百多天,不许她见任何人。邪恶狱医王俊兰及坐班头目冯志云受四监区指导员李红珍指使,凶狠的抽打李晓英耳光,打的李晓英眼睛青紫红肿,口鼻流血;甚至,邪恶还逼她向大便池里掏屎掏尿,甚至逼迫她抓屎喝尿,在这种长期没有人性的迫害下,李晓英被摧残的更加痴呆失常、精神错乱。

后来,因精神失常,李晓英终于获准保外就医。回家后经医生和家人的共同调理,李晓英的情况略有好转,但不爱跟人说话,生活需要亲人照顾,并有怪异的举动。例如:她曾在她家凉台上铺满玉米秸等杂物,然后光着脚在上面走,走得鲜血沾满了玉米秸。

过去,河北女子监狱由保定太行监狱、承德监狱、石家庄监狱等各女子监区合并而成,共分九个监区,每个监区都关着至少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三、四月份,石家庄监狱曾强行给全体服刑人员,包括全体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抽血者全是狱外医务人员,每人抽血满满一试管,约10毫升左右,检查项目有六、七个,写在试管标签上,每人必抽,抽完后带走,不知什么名目,也没有反馈化验结果,不知是否与后来曝光的活摘器官的罪恶有关。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报道,李晓英在刑满后警察仍不放过她,将她绑架到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强行洗脑,而且被勒索上万元。反复出走、被抓、被非法关押的经历,使得原本生活优越的李晓英经受了不可想象的魔难和屈辱,最后导致她的精神越来越失常。

屡受刺激, 病情加剧

备受刺激精神失常后的李晓英,因思维停留在“上访”上,所以经常往北京跑,每次又都被抓回。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单位无理开除;警察不顾她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总是把她送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或监狱。每次又因精神失常被家属保外就医接回。这样残酷的过程反复了十四次,致使她的精神失常越来越严重,后来又被送到精神病院。可是不仅没治好,反而却治的更加严重了。最后一次被从精神病院接回来是二零零五年秋天。此后一直由她母亲看着她,不让她出去,也不让别人接触。但据偶尔见过她的人讲,可怜的她已经变得表情呆滞,两眼发直。

李晓英遭不明之难,案情疑点重重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李晓英在她的一位亲戚家举办葬礼时,又一次出走了。四天后的十一月三日,石岗大街派出所找到李晓英原单位,单位又找到她娘家,说是十一月二日,李晓英在北京市南长街自焚而死。家人才知道李晓英已不幸遇难。北京当局竟主动给了李晓英家属五万元补助费,承诺等她儿子大学毕业后给他找工作。但据片警说当时北京是给了当地十七万。

十一月十日,很多警察突然入住到李晓英的家里,要实行非法监控,说是怕法轮功学员来采访调查,怕海外曝光。直到其女儿忍无可忍,到处反映情况控告公安警察侵犯人权、干扰老人昼夜不得安宁,一帮土匪警察才被迫撤出。

但是为了封锁真实消息,石家庄机械工业学校、与当地公安和家委会一起将学校宿舍的法轮功学员统统严密监视起来,声称“现在形势很紧,你们(指法轮功学员)不能随便走动”。此事当时的直管警察粱延贞最清楚。

直到二零零六年,当局才让家人领了一个不知是谁的骨灰盒。

李晓英究竟是自焚还是他杀?从庄稼地里回来后,李晓英的思想一直停留在上访上,她十四次去北京都是为了上访;法轮功教人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邪党电台说“自焚者”是李晓英,那么我们不妨要问,李晓英十月三十一日去北京上访后经历了什么,她是因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后洗脑迫害的喜欢自焚呢?还是因屡次上访激怒了邪党而遭迫害后被恶人们拖去焚烧呢?甚或是在高压迫害中被摘取了器官后,再放一把火焚尸灭迹,然后为宣传所用呢?在全国,已知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在临死前器官被野蛮挖空,警方因心虚而强行禁止家属质疑和照相。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如果不是北京警察心虚,为什么这一次会主动给李晓英家属至少五万块钱?并主动向家属说好话呢?五万元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十几年来,几百万个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被虐杀,为什么中共媒体从来没有一点点的报道;为什么在全世界都如实报道法轮大法好的大环境下,唯独中共独裁的媒体报道的却是自焚、自杀之类呢?

其实,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们都清楚,中共媒体从没在对法轮功的报道中有过真实和客观,这次也一样。李晓英被非法关押于石家庄二监狱遭受的非人迫害它们不报道,被勒索上万元它们不报道,被非法监禁期满后监狱仍不放人不报道,被非法送河北省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强行洗脑它们不报道,为什么却偏偏报道说自焚的是李晓英呢?相信有头脑的人不难得出结论。

官方作恶,封锁真相

二零零一年前后,在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最不得人心、难以为继的时候,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人算不如天算,慢镜头播放中央电视台的自焚录像,清清楚楚揭示出自焚骗局中的刘春玲是被公安在现场用重物击打致死。不管江和中共在事后播出多少所谓的专访来圆谎,对刘春玲被打致死这个铁的事实,却从来没有敢辩护过。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湖北省麻城白果镇就发生过一起类似的惨案。王华君,女,36岁,湖北省麻城市冯家山人,于早晨在麻城市区讲真相时不幸被抓,恶警将她毒打至深夜11时左右。当王华君奄奄一息时,她被拖到市政府门前,淋上汽油活活烧死。公安对群众说这是“自焚”。王华君的遗体耳朵缺一只,头后部、后背、下半身未烧,喉管处有两处刀伤造成的深洞。连当时送王华君火化的同村群众看了遗体后,都十分肯定的判断绝非自焚而死。拙劣的谎言漏洞百出,事发当时还有一女清洁工目击此事。地方当局不准调查此案,还严密封锁消息。

后来的李晓英案件,是不是当年的王华君事件的翻版?中共说要继续调查,如果他们自己就是作案者,如何能调查出公正的结果呢?只有结束迫害,一切调查才有公正可言。

江泽民下台后,曾、罗为了坚持邪恶,也为了让政治对手背黑锅,继续坚持迫害法轮功。新任领导为了在政治斗争中获利,也对这场迫害采取了根本不加制止的态度。

二零零五年,中国大陆又搞起了新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迫害致死的案件持续发生,而且还出现了许多极其恶劣的案件。正是在这种在迫害升级的背景下,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中共媒体报道了一则所谓“李晓英在北京南长街自焚死亡”的事件,一边称调查工作在继续中,一边却在统一报导中马上宣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用意十分明显。

善恶到头终有报

对于李晓英去世的时间、地点、原因、过程,还在调查之中。但无论如何,请大家记住一个无可改变的事实:李晓英曾经是一个善良的人民教师,向往做一个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就因为履行公民的义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受到警方条条大路上的拦截和威胁,被逼在庄稼地里忍饥挨饿爬行一周时间,并被邪党多次迫害,精神和肉体上承受了巨大的刺激和折磨,导致精神越来越失常,最后不明不白的去世。这是中共江泽民、罗干一伙的迫害政策,以及为升官捞钱而追随江罗的石家庄各级“六一零”组织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的又一笔血泪债。我们相信,随着迫害的结束,事实真相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所有对这场迫害负有责任的凶手,必将受到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