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州市黄英在四川简阳女监遭四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按:四川省崇州市法轮功学员黄英与丈夫因修炼法轮大法多年来被邪党人员迫害。二零零八年黄英再被非法判刑四年,关入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受迫害。以下是她本人自述此期间的经历。

我是四川省崇州市大法弟子黄英,从二零零零年五月至今曾十二次被中共当局非法抓、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两次被关进崇州市元通精神病院;非法关押在新津县洗脑班一年零四个月,遭受各种灭绝人性的迫害,具体情况曾在明慧网上登过。

二零零八年五月,崇州市城东派出所又将我抓捕,当时我丈夫还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家里只剩下一个面临高考的女儿。女儿在爷爷奶奶的照料下完成了高考,被高校录取后无钱上学,女儿的姑妈向她伸出了援手,在供她自己女儿上大学的同时尽力相助才使我女儿得以上学。

我丈夫原是崇州市养路段职工,他修炼大法后身体、工作、生活中的很大变化都是周围人有目共睹的,单位领导、同事和所有与他相处的人都说他很好,刚被抓的时候,单位照常给他发工资,崇州市公安机关知道后不准单位给他发工资,后来他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中共邪党的政策是哪个单位有人被判刑就要影响单位的经济利益,单位为了不受影响被迫把他开除。他被非法判刑后被送进四川省德阳监狱,受尽各种邪恶的迫害。非法关押期满回家后,身体非常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回家后女儿还在读书,为了支付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用,维持自己的生活,到外地打工想多挣点钱,刚去几天就被崇州市六一零绑回家,画地为牢,不准他去外地,在当地给他找到一个工作,时间很长,工资却很少,后来他自己找到一份工作,那些邪党人员经常骚扰。

我被抓后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在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四监区。在那里强迫我所谓的认罪,我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的迫害,恶警多次把我拖进办公室用电棍打,拳脚、耳光、下流恶言并用,我的两只手指全被打肿、打黑,有一次有一个叫彭瑜川的恶警把我一只手从腋下反背过去往上,另一只手从肩上往下反背铐在一起即“苏秦背剑”,还提着铐子把我拖进另外一间屋子,铐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还强迫我按罪犯的要求打报告才让我上厕所。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后来他们强制我按他们的要求写所谓的“改造计划”被我拒绝后,他们指使监控我的犯人不准我睡觉,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打的一个多月起床、睡觉、翻身、穿、脱衣服时都很困难。

二零一零年七月,监区长张庆强迫我晚上抄所谓监规,不准我睡觉。我坚定正念拒绝抄监规一夜未睡,被吊铐三天,从此每天下半夜四点睡觉,早上五点四十起床,白天去车间干活,他们严密监视我,不准我闭眼。一个多月后改为下半夜两点睡觉,早上五点四十起床。一年多后才改成十一点睡觉。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是中国传统的过年节前夕,因我给同修背一句师父的经文,他们把我关进禁闭室一星期,当时是那里最寒冷的时候,只给我一床很单薄的垫絮和盖絮,睡在水泥板上,每天不能正常洗漱,只能简单的洗一下脸。二零一一年四月底,因我给监狱长写一封信讲真相,并把强加给我戴的标志牌一同放进监狱长信箱,又被关禁闭一星期。管禁闭室的民警无理的要我按他的要求做被我拒绝后还给我戴上手铐。

二零一一年九月,监区长张庆叫监控我的人每天每顿只给我一点点饭菜吃,强制我在车间照常干活,后来我饿的头昏无力,站立不稳,我就当众揭露邪恶讲真相,张庆叫那些犯人强行给我套上束身衣把我吊在监室床架的上铺架上。

监狱伙食从计划安排上看是隔一天一次肉,营养搭配合理,可是经过几道工序打到碗里时很多时候象我们这类没有人员关系的人只有一点点菜,很多时候连一点油都见不到,监狱不准那些不向邪恶妥协的大法弟子卖吃的,只能请别人代买洗漱用品和卫生纸。

那些专门监控不向邪恶妥协的大法弟子的犯人都是吸毒、卖淫女,整天张口就是肮脏下流至极的污秽之词,对大法弟子的生活起居、洗漱都要严密监控,管制限时间,不合她们的意就用肮脏下流的恶言辱骂,拳打脚踢。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非法关押期满放我回家后,崇州市六一零指使崇州市观胜镇政府、治安室人员和五桥村村组长限制我,强迫我出门去哪里要向它们报告。五月十八日,我去崇州市办事一夜没回家,观胜镇政府、治安室、五桥村村组长等人到处找我,恐吓我家人,挑拨我的家人给我施加压力,我家人怕我刚出来又被抓走,只得听它们指使画地为牢,不准我走出观胜镇的面积,还每天派人在我家门前转悠,监视我。

这些年被迫害我家里一无所有,回家后想出去打工挣钱生活都不能。今天中国大陆淫、赌、毒遍地,偷、抢、骗、贪腐、制假、造假各种恶行遍布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和角落,教人向善的法轮功被迫害、诽谤,修炼“真善忍”,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好人却被非法判刑、关押、被随时监控,那些监控、管制好人的人所思、所言、所行都是没有人性的。这就是中共邪党所谓的伟大、光荣正确所在。

现在,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揭下了中共邪党的画皮,唤醒了中国社会有良知的人群,中共高层在正义与良知的呼声中已开始分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江氏流氓集团成员罪恶极大,希望崇州市政法委、六一零等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里的每一个成员不要再做江氏流氓集团作恶的工具,天灭中共,清算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罪恶的时刻很快会到,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