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崇州市田碧英遭受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四川崇州市居民田碧英曾是一个全身是病、精神分裂症者。二零零一年田碧英遇到法轮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田碧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为此遭到邪党人员三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遭非人折磨。二零零七年五月,被折磨致生命垂危的田碧英才被放出劳教所。

田碧英,今年四十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市中区东禅镇金马三大队九队,曾患多年胃炎、鼻炎、胸膜炎、妇科病和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右手背上还长了一个鸡蛋大的瘤子,每当病重时,四处乱跑,衣裤都不知道穿,屎尿都抓起就吃。家人为她想尽办法,贷款、借钱四处求医也不见好,家人都非常苦恼,她也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都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二零零一年,田碧英住在崇州二姐家,她二姐也是多年患各种疾病无法医治,但修炼大法后全好了。田碧英通过二姐得法,修炼十多天后身上多年的疾病都全消失了,手上的肿瘤也不见了,头脑清醒了,一身都轻松了,几个月后,她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比以前年轻了很多,还能在路边补鞋挣钱了。

讲真相两次被绑架、遭酷刑折磨

田碧英想到还有很多人被中共的谎言蒙骗、不知大法真相,她就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让更多的人得救。可有些人受恶党毒害太深,三次举报她。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四年,她两次被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资料和书籍,对她拳打脚踢,关到看守所里两个多月。

在崇州市看守所,恶警多次指使十多名在押犯、死刑犯一起暴打她,使她全身无一处好肉、头脑发木、听觉失灵,并遭恶警强行灌食、灌水、泼冷水折磨,她还被转到遂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一个月。

第三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二月,田碧英正在给顾客补鞋,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刘增杰、王翔等五、六个恶警说有人举报她散发《九评》,不由分说将她打昏、拖上警车,将她带回住处,非法抄走她所有大法书籍、资料、师父法像、录音机、磁带和现金两百元,抢走她的自行车、补鞋用具,就连她身上仅有的二十三元钱也抢走了,把她非法关到崇州市看守所。看守所恶警颜滔等人打她耳光,挥拳头打她,用冷水泼她,指使刘娟、龙素芳等七、八个在押犯人多次同时对她拳打脚踢、泼她冷水。

二零零六年十月底,崇州市检察院两男一女恶警强行将田碧英拖上检察院的车,把她转到郫县看守所。崇州市看守所恶警狠踢狠打她,将她的被子和衣服扔上车,并吞扣她帐上的一百四十九元钱。

在郫县看守所,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毒打折磨、辱骂田碧英。一次恶人边打边拖她,拖烂了她的衣裤、鞋袜,田碧英右脚面的肉皮被拖翻一寸多长,鲜血直流。

二零零六十一月二十二日,郫县看守所两男一女恶警强行将田碧英转到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恶警强迫她长期面壁站立,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还天天打骂她,因不能上厕所,她每天只吃很少的饭,不敢喝水。寒冬腊月里,她只有一床能照见亮的薄被和一件毛衣。田碧英又冷又饿,骨瘦如柴,四肢无力。

恶人还时时逼她写所谓的“三书”,田碧英坚决不从,还告诉他们大法好。恶人更加疯狂的毒打折磨她,把她打昏后,将她的十个指头按在它们写好的“三书”上按手印。田碧英醒来后失去记忆,头脑发木,恍恍惚惚的,恶人就强迫她跟着它们念诬蔑师父和辱骂大法的话。当她清醒过来后,告诉他们:那不是她发自内心的,大法师父好,大法好,善恶有报,不要迫害大法。

恶人变本加厉的折磨她,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常常打的她全身浮肿无一处好肉,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左肩和颈脖肿很大,后来因打伤淤血,长了鹅蛋大的一个疮,化脓穿了很深一个洞,被送医院,花了一千多元钱,病症却更加严重。恶警怕她死在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底通知遂宁派出所把她送回家。

田碧英出狱了,家人和村里人看着都吓着了,凑钱让她去医院治,田碧英告诉他们是劳教所恶警毒打她造成的,只要她学法炼功,很快就会好的。田碧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几天后瘦弱的身体就还原了,疮肿全好,肉也长满了,只留有很小的一条疤痕,她的家人和乡亲都见到大法的神奇,都称赞大法好。


资中女子劳教所七中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单
七中队队长:任凤鸣 段媛媛 吴××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李详 林群英 邓英 高燕 袁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