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当年的炼功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提起99年7月20日以前的炼功点,我的心中总是涌起万般的留恋。那真是一片净土,人心向善,慈悲祥和,早上炼动功,晚上炼静功和学法。比学比修中谈论的话题都是修大法如何做好人,如:今天我遇到什么事了,按“真、善、忍”要求做,我没说谎;我在被欺侮时忍了;我主动与婆婆和好了;我改邪归正不贪女色了;我买菜忘记付钱,到家后想起来马上给送回去了,等等,等等,举不胜举。我们的心灵在大法的荡涤下愈加纯净,道德在不断回升。

修炼中神奇的事也经常出现。一天,一位刚学功两周的女学员,手里拿着医院的彩超报告单高兴的告诉大家,本来需要住院做手术的囊肿不见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开了,我们这个开始只有十余人的炼功点,呼啦一下子增加到四十余人。

六十几岁的赵女士,常年有病。一次刚出院,傍晚时女儿用车推着她散步,看到炼功点就不走了,晚上回家告诉家人她也要炼功。家人说你连站都站不住还能炼功?她执意要去,女儿只好每日用车推她去炼功点,按时间接送。几日后身体竟奇迹般康复!看大家炼完功还一起学法,她很着急。因为她一字不识,自己的姓名三个字都不认识,家里的电话号码都记不住。最后她决定也要请一本《转法轮》回家学。一天,女儿噗哧一声笑了,她不解的愣着,女儿说:“妈啊!你书拿倒了。”她多次要求女儿教她识字,说:“妈把你培养大了,想请你帮忙可就难了。”女儿为难的说:“妈,我怎么教你啊?从哪教啊?”是啊,连自己姓名都不认识,三百多页的书怎么教啊。可她太想读这本书了,急的哭过几次,就只好爱不释手的天天翻啊看啊,困了就眯一会,醒了再看。不知不觉的她发现自己能认识字了,会读了。她女儿告诉我们,“我妈学字奇怪,每页只问三、五个字就都会了,这本书都能读了。”

这样的例子不止一个。八十多岁只识几个字的老人,通过学法也能通读这本书了,还有经常随妈妈来的四、五岁大法小弟子也认识书上的字了,也手捧一本《转法轮》和大家你一段我一段的读。

起初我们学法时有个空屋子,几个人有钥匙,谁有时间就可以去,室内有学员从书店请来的大法书、录音带,旁边放着一个空盒装钱,谁需要书自己取,自动付款。从没有缺少分文的现象。后来学法换到学员家中,房主就会多配几把钥匙分给大家。房主学员最了解这群人,所以非常放心,哪个学员来了都一样对待。试想,如果社会都象这群人一样,那真就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了。我们点学员先后捡到三块手表,其中一块是南韩的好表,都分别送到派出所、居民委去了。

在企业工作的一些年轻人,由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把单位精神文明也带动起来了:吃饭自觉排队;脏活累活抢着干;农村户口(即大陆的“二等公民”)转城市户口的名额主动让给同事;公司将加班费多计算了,主动退还,并把修炼前多报的加班时间主动扣除;以前是工资少给了找领导,现在是多给了找领导。98年南方大水灾,这群人率先捐款,工会主席也只是捐了几件不穿的衣服,而这群修炼人捐现金最少几十元,最多五百元。工作中保质保量不掺假,就是遭迫害时被解除了合同,也是心平气和认真的做好移交工作。他们时时处处为公司、为他人负责,得到领导及同事的好评,有的同事说:真愿意和你们(大法学员)共事,轻松加愉快。真是“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句话是99年前,前人大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全国性调查后,向中共政治局汇报材料中的一句话)。

法轮大法深得民心,大法学员深受欢迎,了解这群人的老板就是喜欢招收这样的员工。在迫害发生前,我知道的,如饼中王饭店就专招收大法学员作自己的职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