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的疼痛不翼而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今天能再次走入大法修炼,真是我的荣幸。是师父洪大的慈悲,再次将我从苦海中托起。这是我一生中最珍贵时刻。

全身的疼痛不翼而飞

我的童年是在邪党大集体的生产队时代度过的,从小就跟着大人干体力活。过度的劳累,我的身体垮了。肩周炎、双腿关节炎,腰有两种病:,一种是骨质增生,还有一种叫不上来的名字。这些病痛加在一起,痛的真是生不如死。白天是阵阵的痛,再痛也得干活,不干活没饭吃。最可怕的是晚上,整晚上一直不停的疼,无法入睡,第二天早晨起床脑袋是又沉又木,吃药打针都不管用。这种长期的痛苦的煎熬,不知何年何月是个头啊!

九八年春天,一天,本村的一位同修告诉我:“你的病炼气功就能炼好,现在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好多人炼了这种功法,病奇迹般的好了。你去试试看好不好?”其实,以前听说过气功能治病,我还真想学,可是在当地找不到,听说外地有,每月要交几十元学费(那个年代的几十元,在农村可是大半年的工资。)再加上路途遥远,经济条件不允许,也没去成。现在可好了,我问交多少学费,同修说不收费,法轮功义务教功,师父一分钱都不收,你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你就什么都明白了。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在同修的安排下,我有幸看到了师父慈悲的尊容,第一次知道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真相。

随着学法炼功,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晚上能安安稳稳的睡觉了,全身的疼痛,不翼而飞。我体验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和心灵。白天干活,早晚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一天到晚沐浴在大法中,快快乐乐的,别提有多开心。

乌云压顶沉深渊 师尊再托迷中人

九九年七.二零的乌云压来。从表面上,邪恶势力没动我,但邪恶势力利用我的怕心从另一个角度对我迫害。使我再也拿不起法,家中烦事不断,以经济迫害,来消耗我的精力,将我拖入常人。一直无力返回,甚至邪恶想置我于死地。是慈悲的师父为我撑起一片天,用同修来点化我,给我送护身符,送我宝书,又让我看到希望。

二零一零年,我从大棚上掉下来,把脚骨摔骨折,我已负债累累,根本无能力再负担昂贵的医药费。我凭着对大法的信念,把心一横,我就学法炼功。真是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的正念一起师父就在帮我,因我无法动,天天在家就是学法、学法,腿疼的盘不上,我忍着疼痛,把腿搬上。我的身体一天一个变化,就这样,我的脚在没吃任何药的情况下,完全康复。大法的这种超常在我身上再次现神迹,我叩谢师尊的洪恩!用语言无法表达!唯有精進,赶快弥补这几年所落下的進程。以不同的方式去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