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用词的一点提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今年“五.一三” ,在写给师父的贺诗中,我发现多个同修都把“法轮”写成“金轮”,个人感觉不妥,“金轮”一词有点标新立异,重要的是“金轮”永远代替不了“法轮” ,法轮是至高无上和法力无边的,而金轮却没有这层内涵,也许同修是想说“金色的法轮” ,这样说没关系,但一旦缩写就改变了意思。就象有细心同修在明慧网曾纠正过的一个词“洪慈”一样 ,说师父“洪大的慈悲”可以,但不能说师父“洪慈” ,看起来是无意中压缩了一下,其实意思却完全改变了。

师父不用的,弟子就不能用,否则和乱法何异?笔者查遍师父的《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都没有发现“金轮”一词,师父写诗讲法都是用“法轮” ,只在《洪吟三》<谁识>这首特殊的诗中用的是“天轮”(“号令天轮转”)。

一点个人认识,不足在所难免,其实早在二零零三年冬,就有负责审稿的同修给我指出我曾用“金轮”不妥,现在发现许多同修都用,就感到事情很严重,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我们不能随便拿出一个词就用,那多少年以后,后人真的把“金轮”和“法轮”搞混时,我们是不是要为这乱法行为负责呢!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一段师父答疑的法共勉:

“弟子:台湾所有学员都把集体学法称为“读书会”,是否合适?

师父:不太合适。你们要严肃的对待大法修炼,不要起那些个标新立异的名词。我不说出来的词你们都不要去随意用在法上,特别是旧有宗教和其它常人的一些个东西,或其它修炼形式也不要随意拿来就往大法修炼上套用。有些东西还是有信息的、容易被不好的东西钻空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