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我的美容奇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嘟!嘟……”我拿起电话话筒说:“喂!哪里呀?你要找谁?”从那边传来一个青年男士的声音:“小姐,我是××保健中心,请问你们家有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吗?”我回答:“我就是呀!”“哎呀,对不起,您的声音还那么年轻…”对方笑起来了,连忙道歉。

近年来,我越来越发现:无论是在公共汽车的车厢里,或是在购物的商场中、甚至是在半路上,每当我微笑着告诉对方:“我已经有七十八岁了”、“七十九岁了”,到今年,要说“八十一岁了。”每当这种时候,百分之百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会睁大惊奇的眼睛说:“哎呀,一点儿都不象呀!只象个五十来岁的;最多不超过六十岁!这么漂亮,这么精神,简直就是个美女!”人们的赞叹,用词各异,但基本上都是这个意思。有的甚至会说:“您在和我开玩笑”。这时候,我都会真诚地告诉他们:你们想一想,我是个离休干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大学生,“朝鲜战争”时还扛过枪的女兵,有着这样的经历,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年龄吗?!“哎呀,您的美容秘诀能告诉我吗?”不少年轻女士都喜欢这样探询。“我告诉你实话,我就是炼法轮功炼的!”于是,我就会简要的告诉他们我怎么开始炼的法轮功……

再说件有趣的事:

今年二月下旬,我参加了我们单位的职代会。“这太一般了,没什么好说的。” 你也许会这样说。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不一般就在于:我这个离休干部出席单位职代会的政治荣誉被整整剥夺了十二年之久。自从一九九九年江××迫害法轮功后,因为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那些领导就私定条款、取消了我出席职代会的资格。为此,我曾去找到领导,我说:“我们法轮功的李老师教导我们,在个人的荣誉、个人利益面前,不争不斗;但是你们的这种做法,已经是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了。迫害佛法,对你们的未来是不好的。”那领导态度强硬的说:“你只要今天说一声你不炼法轮功了,我明天就恢复你参加职代会的资格!”我说:“那种话我是永远都不会说的!”那么,直到今年,太值得为他们庆幸了。我单位的领导们现在深明大义,他们勇敢的、远见卓识的摆正了自己生命的位置,纠正了延续十二年之久的错误。

当我出现在职代会会场,坐在被安排好的席位上时,单位的同事们高兴的和我热情握手。他们曾目睹了我们因坚持法轮佛法宇宙真理而走过的艰难历程。由于退休后居住分散,和这些在职干部们已经久违了!今天久别重逢。“哎呀!十多年了,你怎么一点儿都不变样儿?!怎么还是这么有风度、有气质?还在漂亮着呢!”过后,有一位同事有趣的告诉我:一位朋友说:“你们还不会看,你们要看她的耳垂,和她坐在一排的那些个老领导的耳垂,个个都是萎缩的;而她的,是饱满的。”

与同龄人相比,我确比他们利索;腰不弯,背不驼,行动敏捷灵活。记得有一次,一个中学时的女同学抓起我的手说:“哎呀!你的指甲完全是年轻人的,漂亮的粉红色,还有那个牙芽形的边。不象我们老年人的,是干瘪的!……”

我越来越多的听到人们对我说:“你的气色真好!白里透红!”“你的皮肤怎么这么细嫩?”“你的皮肤很白,好配衣服。这么好的皮肤,怎么保养的?”有一次,在车站上等车,一位约五十岁的女士看着我说:“你的头发虽然白一点儿,但白得好看!怎么你脸上没有斑点儿?没有老年斑?……”。

上述这些对我外表的赞叹,对于年轻的朋友们来说,简直太平常了,是吧?但是如果这些赞美之词,却是使用在一个已经步入八十高龄的人身上,是不是很稀罕呀?

其实,我以前一直是体弱多病的。到了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时,六十六岁的我,经历过一次又一次恐怖的政治运动的惊吓,遭遇过人生历程中种种浪礁的撞击,已经是白发苍苍,容颜枯萎了。全身是病,如胃溃疡、高血压、关节炎、中耳炎、眼底病变等等,加上焦虑、失眠,使心律快到每分钟140以上。更为苦恼的是三天两头的感冒,没完没了。冬天怕冷,只差披上被子。夏日三伏天,还穿着毛裤。走在街上,环顾四周,发现就是我穿的衣服最多、最厚。和同龄的同学、同事合影,我最显老相。在单位里报销医药费,数我的最多,是第一名。听说当时的领导曾经责令医生查一查我的发票,是不是把亲属的医药费也混進去按离休干部的实报实销了!我也曾起早贪黑的练过多种气功,试过各种治疗,都无效。幸运的是,一九九七年六月,遇到了法轮功。此后,就天天和大家集体炼功,集体拜读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越读越爱读,字字是真言,句句是天机。突然明白:自己一生中,越求索,越茫然;越奋斗,越痛苦;原来是因为迷失了,认错了人生的目地。从此,豁然开朗,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大约半年的光景,全身大小病症不翼而飞,精力日益充沛。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大法时,我完全明白那是中共历来搞的政治运动的故伎重演。我不会动摇,也不会屈服,我对我师父李洪志先生的敬仰之心永不改变,法轮大法的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

就这样。一转眼,走过了十二个艰难的岁月。在这十二个年头中那些充满血雨腥风的日日夜夜,在分分秒秒都能感受到中共用警车、监狱、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刀光剑影中,我和全中国、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一样,走在了坚贞不屈的、用血和泪浇灌的、反迫害的修炼路上。学法、炼功、修心性、救众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争分夺秒,毫不懈怠。宇宙真理为我引路,我的生命溶于法中。在不知不觉里,发现自己一天比一天胸怀坦荡,善良平和,好象再没有什么利益不能放弃,也再没有什么困难能够吓倒自己,真正的信天知命,脱颖而出了。再去参加那些同学同事的聚会,以及观察世人时,明明白白的看到:作为一个人,一个常人,真的无一不是在验证着“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的古人的感叹,生老病死的人生進程,时时刻刻都在无情的推進着。而我呢,却真的象大家开玩笑时说的“越活越年轻”了。耳不聋,眼不花,一觉到大天亮,吃什么都香。思维敏捷,记忆力好。似乎感觉不到岁月的流逝给我的身体带来了什么损耗。干家务活,参加社会活动,里里外外,比年轻时还来劲儿。因为那时还有病痛的折磨。现在好了,无病无痛。身材依旧,四十岁时的衣服,照样能穿。四肢灵活,走路生风。

说到走路快,我还有两件奇事想告诉你: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下午两点左右,我在圆通大桥旁的桥香园门口,说话间,从台阶上一脚踏空,往下摔了一大跤,使左腿髋关节粉碎性骨折,惊动了我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但是我只用了二十多天的时间,学法炼功,就按照预约,在敬老节时出现在单位组织的到野生动物园郊游的队伍中,令人人惊叹法轮功的神奇。

再一件就是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下午三点左右,在麻园公交车站,我为了赶上正在進站的55路公交车,想不起自己是七十八岁的高龄,跨下站台就跑步去追赶,又一跤摔倒,扑趴在站台边与正在驶進站台的公交车的大车轮之间约五十公分宽的狭窄路面上。把那辆车的驾驶员(约四十岁)吓的面色灰白,跳下车就朝我喊:“你把我吓死了。”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深感抱歉的对他和正从车窗伸出头来观望的乘客大声说:“哎呀,对不起了,看来我们炼法轮功的确确实实的是有神在保佑的呀,小师傅,因为你的善良,我们没出事,今天看到这件事的,大家都有福了。”还记得,那天回到家后,好半天我都还在后怕。我要是不炼法轮功,这次就没命了。是我师父再一次救了我。

我又联想起四年前摔断腿那件事。当时的左腿,根本不能动,不能碰。还伴随有虚脱和发烧。整个左边髋关节部位大约直径为四十公分的区域,全是一片吓人的紫茄子色。但我却很快就康复了,而且没留下任何后遗症。可是,和我同住一幢楼有俩位女同事,就在我之前两三个月,也摔坏了腿,住進医院很长时间,上了钢板螺丝钉。如今,几年过去了。却必须拄着拐杖,成了三条腿,走不了远路,依靠子女照顾。她们还小我几岁呢。想想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如果我不修炼,不也是和她们一样的命运吗?哪里还谈得上什么体态端庄呀……。

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是我的师父用他的无量慈悲、巨大的承受、以及无边的法力,赐给了我第二个生命的春天。人间的语言,根本表达不了我对我师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我所经历的活生生的事实,和我身体上实实在在的表现,证实了《转法轮》中讲到的关于大法修炼弟子不用做美容,却能达到美容的伟大佛理。可见,如果能用生命去证悟佛法,这个生命就将展现人间奇迹。

朋友,听了我的故事,你觉得有趣吗?其实,象我这样的人,在我们大法中比比皆是;而更多的弟子比我更好、更棒。常言道:“眼见为实”。已有不少朋友,来向我取经。但我发现,很多朋友,甚至亲眼目睹了我的身体由坏变好的全过程,“眼见为实”这一常理好象也不能使他动心。我为这些朋友的良知和理性思维已被中共绑架而痛苦、而伤心。

我多么希望朋友们能分享我的快乐。保健、美容,世人乐此不疲,个个关心,人人追求。而今天,当真正能够达到这一目地的至宝摆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却反而认识不到了。是因为我们对中共的淫威存有恐惧,怕心使我们看不清中共乃是一个善于伪装,实际是要坑害我们的妖魔;再加上它多年来灌输的无神论,以及它所散布的关于法轮功的种种恶毒谎言,就把我们的思维、判断力,完全搞乱了,分不清好坏了。法轮功真相光彩夺目,能够使你良知觉醒!我希望你能鼓起你的道德勇气,真正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珍惜自己的生命,不妨你也试一试我向你推荐的美容奇方,让佛法的威力留住你青春的美丽吧!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