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身心崩溃边缘得法 一切大变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闻知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通知后,我心情很激动,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想写,但拿起笔来却泪流满面,止不住的哭。我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和家庭。

曾经家庭、工作、身体都走到崩溃边缘

一九九三年,我们一家三口从外地来到丈夫家的城市,因自己没有房子,就住在公婆家,加上小叔子一家,共八口人一起生活。丈夫脾气暴躁爱骂人,张口说话带脏字,我跟他谈了多次,他说他这不叫骂人,这是口头语,他习惯这样说话。但他对自己的父母及家人从不说脏话,唯独对我这样,我心里很生气,认为他是成心的。只对我这样,这不是欺负人吗?心里愤愤不平,有时也想骂他几句出出气,实在骂不出口。我不会骂人,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他,只能忍着。

丈夫在家是长子,也是个大孝子,干活在先,有好事就让。我一直认为公公婆婆偏向小叔子,他会来事,会哄人,家里的好事都是他的。例如:婆婆给小叔子看孩子,不管我们;公公单位优惠售房,两居室才八千元钱,我想买,婆婆不给,让小叔子买。而小叔子自己有一套房子,他不买,说格局不好,太小,我说我不嫌小我买,婆婆也不让买;等等还有一些事情,我对公婆有怨言,心里不平衡,认为对我们不公平,家里的好事一样都没有我们的。但丈夫从不让我说,我一说他家如何,他就骂我,摔东西,我心里充满了委屈、怨恨,恨自己嫁错了人。

多年以来,丈夫还有一个恶习:好赌。他经常在外面玩,有时整夜不归,我经常和他打、和他吵都无济于事,他就是不改。一九九五年十月的一天,他又在单位赌博不回家,我告诉了婆婆,希望婆婆能管管他。他回来后嫌我多嘴,又骂我,我实在忍不住就骂了他一句。小叔子叫我领孩子滚蛋,我们吵了起来,小叔子上来打我,我跑到厨房,他追到厨房打;打得我半个月手抬不起来。公公婆婆听到小叔子打我,插上门躲在里屋不出来。丈夫回来后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还说:“该,这回你服了吧!”我当时听了手脚冰凉,浑身哆嗦,心里凉透了。此时我对他彻底绝望了,我不想再忍下去了,我觉得我活的太委屈了,在他们家除了受气还要挨打,我决定跟丈夫离婚,彻底跟他断,一天都不想见到他。

我的父母、哥哥、妹妹知道我被小叔子打了,都很气愤,要为我出气。两个哥哥天天拿着棍子去小叔子家堵他,要揍他,小叔子躲在单位不敢回家。

我去法院起诉离婚,但必须拿结婚证,我们的结婚证找不到了。我去单位开证明,单位领导说什么也不给开。就这样一直拖着,我感到很累很烦。后来有一天,丈夫让我的好朋友给我打电话去她家,我一進门丈夫给我跪下,抱着我的腿哭,哀求我给他一次机会,等孩子长到十八岁再离婚,现在孩子小,太可怜了。一提到孩子,我的心也软了下来,但我向丈夫提出了一个要求:从今以后我永远不登你家的门,我的心已被你们家打死了,对你的父母生不养,死不葬,这是一个原则,但你回去我不干涉。丈夫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们出来租房单过。

虽然出来自己过了,但我和丈夫之间很冷漠,同床异梦,只是为了孩子维持着,我内心深处不想跟他过了,就盼着孩子快点长到十八岁,我就可以离婚了。

与此同时,单位主管领导开始看我不顺眼,在单位拉帮结伙,处处刁难我。我想调走换一个单位,他死活不放,并公开说:我整死你、我捏死你,我就是不放你。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对我指桑骂槐,侮辱我的人格,别人也不敢接近我,甚至连话都不敢和我多说,怕别人看见出去报告。

我在单位很抬不起头来,精神压力太大了,心里充满了气恨和委屈,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大哭一场,哭完了才好受点。渐渐的,我的脸上失去了笑容,长了一脸黑斑,有人说我那脸像苦瓜一样,太难看了。偏偏这时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最主要的是神经衰弱,整夜睡不着觉,吃安眠药都不好使,心律失常,快时二百多下,慢时五十下;头皮里长满了牛皮癣,还有乳腺增生,双手掌裂口子(医生叫鹅掌风),洗衣服、涮碗必须戴手套。多次去医院,吃药也不好使。尤其是神经衰弱,每天只能在下半夜三、四点后睡一小会儿,就又被憋醒了,胸闷气短,心慌上不来气,出一身汗。

就这样,我的身体和精神每天都处于极其痛苦之中,我恨那个领导、恨公公婆婆、恨小叔子、恨丈夫,是他们给我制造了这一切痛苦。那时我觉得这个社会是黑暗的,是冷漠的,没有人能理解我,没有人关心我,我觉得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是个多余的人,每天像个行尸走肉,心已经死了,我撑不下去了,我要崩溃了。这种日子太苦了、太累了,我不想活了,不如死了好,我决定去死。

我对丈夫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回来了,你别等我,你领着孩子好好过吧!”丈夫说:“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不就想死吗?死也不能白死了,和那个王八蛋领导同归于尽,炸死他,只自己去死才傻呢!”当时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我找不到炸弹。我想好一个自杀计划:带着安眠药,去登长城,然后走到大山里吃药,死在外面,不带证件。于是我开始去买安眠药,医院只给开几天的药量,多了不给。当时我想:活也活不好,死又死不了,真是走投无路了。

修炼十多天,身上疾病全部消失了

这时我的一个好朋友很担心我,她来告诉我:“咱们小区好几个人炼法轮功,病都好了,有的病比你还厉害,全好了,听说炼这个功还不会生气呢,你去试试吧。”当时我很好奇,炼功怎么还不会生气呢?就这样,一九九八年六月,我走進了法轮功,当时有两个目地:一是想试试看能否身体好了,二是想了解为什么炼功不生气。

炼功十多天后,我身上疾病全部消失了,身体非常舒服,晚上八点多就犯困,躺下一觉就到天亮,下雨打雷都听不到,心脏也正常了,洗衣服涮碗再也不用戴胶皮手套了。

一天邻居问我:“你最近用什么化妆品了?”我说什么都没用。她说:“不可能,你的脸一天一个样,一天比一天白,斑也少多了,脸上还有亮光了,以前你的脸是青灰色的,你没发现你的变化吗?”我说:“我已经很久不照镜子了,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我确实是什么化妆品都没用,就是每天早晨去炼法轮功。”她说:“你真是白多了,也漂亮了,明天早上你叫我,我也去炼功。”第二天,我家邻居也去炼功了。

炼功后,我开始看《转法轮》,书上讲了炼法轮功后不能杀生,杀生后造的业太大了,自杀与杀人一样,同样有罪,我再也不想自杀了。我还知道了法轮功是佛家功,是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的。我抱着书就哭,哭了一个月后才能控制自己,这是幸福的哭,是喜悦的哭,我知道自己有救了,是师父救我来了。从我的心灵深处发出了一个声音:我要修炼!我要返本归真!我要无条件同化“真、善、忍”,我要跟师父回家!

炼功后,我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老想乐,那个高兴真是无以言表。有人问我:“你有什么喜事啊?这么高兴。”也有人说:“你是不是天天拣金子了?”我回答比捡金子都高兴。我告诉他们因为最近我读了一本书,这本书让我高兴。他们都很好奇,想了解,我一下买了十本《转法轮》送给单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虽然他们没有炼功,但他们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我就是想告诉全世界的人:法轮大法好!学了“真、善、忍”真是幸福啊!我亲身体验到了,为什么炼法轮功就不会生气了。

法轮大法化解婆媳冤怨

师父教会了我们“向内找”,与别人发生矛盾找自己的错。我第一次知道向内找了,不再去看别人的错误,只想别人的好处、优点,不想别人的坏处。师父还告诉了我们说话做事要考虑别人,不能伤害别人。我每天看书,思想每天都发生着变化,心胸容量不断扩大,回过头来想想自己那些怨恨、委屈、痛苦什么都不是,自己太可笑了。我发现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了,我的心整个都溶于“真、善、忍”里了。

我想起这三年多,丈夫几次跟我说:“我妈要来看你,给你赔礼道歉,想接你回去过年。”都被我拒绝了,当时我想:你们家打了我,对我伤害那么大,一句道歉就完事了,也太便宜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我恨他们一辈子。但现在我炼法轮功了,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我问自己是好人吗?心里怨恨公公婆婆这不是善,还有嫉妒小叔子得到利益多,这也不是善,我应该原谅他们,炼功人应该高姿态。

炼功一个月后,我决定主动回去看望公公婆婆。周日休息我买上老人爱吃的东西,带上一本《转法轮》和丈夫一起回家了。一進门,公公婆婆看到我乐的合不拢嘴,高兴的说:“你早就应该回来了。”我对两位老人说:“我学法轮功了,是李老师让我回来看你们的。”公公问:“哪个李老师?”我打开书给他看照片,公公说:“放家里吧,我也看看。”那天老人还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三年了,我们全家第一次吃一顿团圆饭,是法轮大法化解了我们的恩怨,使我们这个大家庭恢复了往日的欢笑。

第二个周日我们再次回家,公公说:“那本书不错,我两天就看完了,我找了炼功点,往那一站,感觉身体很舒服,能量场很强,和别的气功完全不一样(公公因为身体有病,练过好几种气功)。从此以后,公公也炼上了法轮功。

公公以前常年吃药住院,是个药罐子,有脑供血不足、胃切除、低血压、肝里有虫子,瘦的皮包骨,一点七十八米的个子,体重才一百多斤,炼功后体重达到一百六十多斤,腰围二点八尺,红光满面,一身轻松,什么病都没有,自然也就不用吃药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出于嫉妒迫害法轮功,公公迫于压力不敢炼功了;二零零七年得了血癌,血癌有好几种,公公是最严重的一种,医生说一般人是一至三个月的生命,而公公未做化疗等治疗手段,只是住院维持生命,活了七个多月,医生说这是个奇迹,这种病人从未见过能活这么长时间。公公受益于曾经炼过法轮功,基本没受什么罪,走的时候很安详。公公虽然去世七年了,每当想起老人,我心里还隐隐作痛,如果不是这场迫害,公公继续炼功,他根本就不会死的。

我在单位是一名中层干部,工作很忙,经常加班。我炼功后就更忙了,但是只要有时间,我就回去帮公公婆婆干家务活。婆婆身体不好,有高血压、心脏病,她爱干净,干不动她心里就着急,所以厨房、厕所的卫生我都包了,经常回去帮他们擦洗,不让老人着急。过年过节也都是我一个人搞卫生、买菜、做饭,没半点怨言。

公公婆婆满心高兴,但他们不善言辞,当我面从不说好听的话,但他们经常对亲戚朋友们说。婆婆经常告诉小叔子:你嫂子又给我干什么什么了。丈夫的表妹从唐山来看婆婆,一见面就拉着我的手说:“法轮功我们一点都不了解,是好是坏我们不知道,但是通过你我就知道了这个法轮功一定是好的。我三姨(指婆婆)经常给我们打电话,说你对他们太好了。”我有时去市场买菜,碰到婆婆的好朋友,见到我就说:“你婆婆他们满口夸你,说你样样都好。我那个儿媳妇要像你就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有几次被非法关押,小叔子是警察,他利用工作之便,营救了我好几次。还有几次我被非法劳教,丈夫在压力和痛苦中,一度承受不住,想离婚,婆婆不许,说:“她一点毛病都没有,没有半点错,你不能和她离婚。”

写到此处,我再次落泪,修法轮大法真是从本质上改变人心啊!不修炼我是绝对做不到这样的。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我做的都是一些生活中平凡小事。只是现在人类的道德标准大滑坡,我做的比别人稍好一些,如果用“真善忍”标准来衡量,我差的太多太多了。

领导、同事都知道法轮功好

炼功后,我不但身体轻松了,心里也轻松了。我真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让更多的人受益。我想起整我的那个领导,他脾气大,爱骂人,很伤身体。其实他活得很累,他也很苦。他整人会失去很多的德,对他不好。于是我给他送去了《转法轮》,他说:“这本书我看过,挺不错,你好好炼吧!”几个月后,他突发心脏病住進了医院,我和丈夫买了东西去看望他,他也很高兴,和我们说了许多话。法轮大法化解了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迫害失去了工作,这个领导后来返聘我回单位在他手下工作,给我许多的关心和帮助。

我是一名中层干部,一天我们部门员工对我说:“你能不能动员小区的人都炼法轮功啊!”我问为什么?她们说:“咱们小区交费好的、支持咱们工作的都是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人特别好。要是咱们小区的人都炼法轮功,我们工作就好干了。”

炼功前我经常看病吃药,有时也给家里人开药,反正都是国家的钱;大家都这样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炼功后的一天,丈夫说婆婆的药吃完了,你去医院开点吧!开完药,我拿药费单找经理签完字,去财务室领钱,出纳说:“你明天来吧,今天没钱了。”晚上我回家看书,书里说:“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修真养性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转法轮法解 》〈在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我突然想起今天自己做错了,没有说真话,做真人,我很后悔。第二天一上班我赶快找到出纳要回了报销单,悄悄给撕了。后来出纳问我为什么不报了,我说:“这是给婆婆开的药,不应该拿来报销。”她说:“是不是跟你炼那个功有关系?”我说:“是的,炼法轮功不能欺骗,不能占国家便宜,我做错了,我以后要做真正的好人。”她沉默不语。大法被迫害后,我给她讲真相,她说:“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就从你不报药费那件事我就知道了。”

丈夫的变化

我炼功后经常念大法书给丈夫听,有时也放师父讲法录像,和他一起看。丈夫很认可大法,他说:要是咱们公司的人都学法轮功就好了,单位就不会那么乱了。我说:那你也炼吧!他说:“真善忍”好是好,但是太难了,我脾气不好,这个“忍”我做不到。他还说:你别管我了,我不炼动作,我心里炼“真善忍”。有几次,他很晚下班回家,回来后说:我修“善”去啦,帮人家维修去了。还有一次他去修路了。丈夫在单位也是中层干部,一般不干这活儿。

一次,丈夫从干洗店取回毛料西服,到家后仔细一看,这套衣服颜色、样式与他衣服都一样,但衣服的料子比他那套好多了,穿在身上也很合体,估计这套西服价值约在二千至八千元。丈夫问我怎么办?我说咱们是学“真善忍”做好人的,师父告诉了我们做事要为别人着想。那个干洗店拿错了衣服,她怎么向人家交代,她们会有麻烦的,再说我们也不能占人家便宜。丈夫听了,马上骑车给送了回去。干洗店老板感动的说:“大哥,你这人太好了,当今社会还有这么好的人?已经快绝版了。”老板给了丈夫一些干洗票,说以后来洗衣服免费。丈夫回来高兴的把事情经过讲给我听,一脸自豪的样子,我也为他的举动而高兴。我说:你前边都做对了,但最后不应该要人家的干洗票。丈夫说:是他给的,不是我要的。后来,那个干洗票丈夫也没用。

以上仅讲了丈夫的一些点滴小事,其实丈夫的变化是很大的。以前他脾气大,爱骂人,这些年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骂人,脾气也变好了,不那么暴躁了,也不赌博了。以前逢年过节给我父母买东西,他就不高兴,只能给他父母买,我们经常为此打架也改变不了他。现在他主动向我道歉说:“我这个人毛病挺多,有时也挺混蛋的。今后你看我心,我对我父母什么样,对你父母就什么样,我一定好好孝敬他们。今后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绝不拦着。”丈夫还说:“要是真有来世,我还找你做夫妻,我和你没过够呢。”

写到此,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再次流下,在大法的慈悲感化下,他竟然全变了,变得那么好,那么善解人意。“真善忍”在他心里已经扎下了根。

修炼十三年了,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多太多了,不能一一讲述。在风风雨雨中,在摔摔打打中,我摔过跟头,走过弯路,误入过其它宗教。但法轮大法是正法,唯有法轮大法才能够真正度人。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下,我又重新回到了大法中修炼。今后我要更加勇猛精進,修好自己,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