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被动为主动 加大力度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我于一九九九年元旦得法,修炼仅仅十来天,一身的病痛全好了。虽是一路的坎坷,有幸福,有辛酸,有魔难,都由师父的慈悲呵护走过来了。下面谈一下我起诉邪恶之徒、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希望能对利用法律起诉邪恶的同修起到帮助的作用,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共同精進。

一、利用法律反迫害

从黑窝闯出来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找邪党部门讨个说法,但一直有一个不易查找的人心在干扰,还有来自家庭、亲朋好友的不理解,也有来自同修不正确的帮助,使当时的我身心非常的疲惫。这样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家静下心来学法和思考。

通过学法,我惊醒了,悟到了就去做,一年多的宝贵时间被人心拖去,太可惜了,与同修说出我准备利用法律反迫害讲真相救度众生,第一步去公安局国保讨个说法,同修说给我发正念。当天晚上邪恶就疯狂的对我的肉身迫害,利用儿子的对象与儿子生气把难往我这压,当时头晕的看不清物体,心里清楚邪恶不愿被解体,做垂死挣扎。我发正念半小时后渐渐缓解,感觉周围一切都静下来了,睁眼看清了周围的物体了,发过晚上十二点正念,身体也轻松了,头也不晕了。这次邪恶的图谋破产了。第二天我该干啥就干啥,照常起来炼功,还有点站不稳,但也坚持下来了,白天休息了一天。

第三天坐公交车去公安局,只走一站地车坏了,我与乘客站在马路边,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把这事办成,一会儿司机调来车,我与乘客坐上了这辆车,这个司机牢骚满腹,到站不给停车,走过一站才给停下,我不为所动坚定的走向了公安局。此时感觉心境坦然了,压力没有了,空间场清亮了,我悟到师父为我清理了空间场,我走進大厅,问要找的人,人们很高兴的为我指了路,我见到此人,他很是震惊,装作不认识我,我说明来意,他很有礼貌让我坐下,拿了水让我喝,我平和的向他讲了真相,为我们的真相资料作了辩护,告诉他我利用了一年的时间查了中国的所有法律证实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他们才是犯法的。

二、起诉

在公安局讨说法时,他们告诉我,是“执行命令”,不服去劳教委告他们。我知道是师尊的点悟,我开始有了目标,因我地同修对法律一点也不懂,我也不知怎么做,我这个人平时语言又少,做这件事很吃力。当我决定起诉时,在一天炼第五套功法时定下来了,看到乌云滚滚的上空有一个大洞,从洞口露出的天是明亮明亮的,特别的清亮,后来我悟到是师父给我拨开了乌云,鼓励我,起诉过程也是很微妙的,一位没见过面的同修急着指名要见我,见面后主动配合我做这件事,为我打印资料,此同修精通电脑,正念足,很聪明,我悟到是师父安排的,我写好了起诉书交给我接到后很受鼓舞,第一时间把这几份分别送到市法院、市检察院、司法局、公安局、市政协、市委、市人大。

在送的过程也有心性的考验,市委、市人大两份被保安劫持到610,当时保安见有“法轮功”的字样就想扣压,被我识破,我要他们名字和警号,他不但不给还要打电话叫公安把我弄走。我不惊不怕,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对要打电话的保安说:“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也记住你的警号了,我一定要追究你的责任。”他把电话放下了,另一个保安打电话给610,叫那个保安带我去她们那,我告诉他们610是非法机构,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我查《立法》没有这个机构,他们改变了态度。610的人见到我对我也很客气。当我说明了来意,并把起诉书委托她给递交,她们当时脸上露出恐惧。我告诉她们我看了所有的法律才做出的决定,手里拿着同修给我准备好的《宪法》、《刑法》、《修正法案》。那个保安在门口也听到了,在送我下楼时说: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送到门口连说几遍:“大姐你再来啊!”

三、起诉过程不等不靠

抓紧时间学法,高密度的发正念,自行参考有关法律方面的小册子,特别是《运用法律,制止迫害,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很全面,也很具体,反复看几遍就会知道怎么去做。主要是以讲真相救度众生为本,起诉是形式。有一天社区来人了,说有困难可以给我办低保,被婉言拒绝,并给她一份起诉书,她们高兴的拿走再也没来。

在受理过程几个部门互相推,市检察院说不归他们管,就叫我去盟检察院,到盟检察院申控科都锁门没有人,我一个人就楼上楼下的有人的房间推门就進,手里拿着起诉书给他们看并问该给谁,有一个人看后明白真相,告诉我去找谁谁,他会告诉我怎么办,我知道他是往出推,我说我去过了没有人,他说给打电话叫他等我。去了那个房间果然有人了,这个人又说:找盟公安局,由他们来管,说自己很忙,并说他给打电话不会推托的。

到盟公安局,窗口值班警说:起诉书?我可以看看吗?我说:当然可以了。他看了后说:“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原来是这样,你这个事很难解决呀!你雇律师帮你打吧!”然后很热情帮我联系要找的人,这位看了起诉书很同情的说:“你已经起诉了,还是找法院,叫他们给你受理走法律程序,不会迫害你的。”到法院立案,值班人告诉我这是民事立案庭,行政的不归他们管。另一位说:“是法轮功的吧?这还有一封法轮功的起诉书,是信封邮来的,也是你的吧?”后来在楼道见到她,她主动热情的跟我打招呼。

行政庭的人都不在,我又去盟法院。盟法院告诉我必须有市法院的条文,盟法院才能接受。并告诉我想办法叫他们受理。我悟到是师父点悟,需要大量的在市法院讲真相了,一上午走了五个邪党部门,当时的感觉就象走商店似的,可是往回走时肚子饿了,人心来了,脑子闪出一念,一人走这五个部门,如果被绑架咋办?此时看到邪党部门的楼房非常高大,显得我很矮小,我马上想不对,我是大法弟子,并叫着我的名字,难道我一个人就不修了吗?正念出来了,我又高大了,邪党的楼房不那么高大了。

与同修切磋,同修很有本事,给准备了大量真相信,结合起诉书向有关部门和人员邮寄。市法院开始受理了,進展很顺利,很快给下了传票,定于某月某日开庭,因我要求的就是公开受理,从法院拿到传票一出来,有人问我来干什么,我给他讲真相,他说他们怎么能给你开庭呢,我给他看手里的传票,他说真是不可思议。

四、提高心性 拓宽容量

我拿到传票直接到同修家,与同修切磋,可同修有意避开,说自己有怕心、忙等等,我心情很压抑。回家的路上心情沉重,唯一一位有能力的同修不想帮我了,关键时刻我怎么办?一夜没睡反复想这件事,针对我什么心来的呢?在这之前,同修流露出想退出的意思,我们一起从法理切磋,她说:这件事本应我起诉,可你先起诉了。我说:你做我做都一样,同样有威德。并在一起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共同认识对法的责任,对同修的责任,对自己的责任。对众生的责任,一定要做好,不能有任何的漏,可这又怎么呢?经过一夜的思考,向内找,还是准备再一次找同修深入切磋,早晨下了很长时间的瓢泼大雨,马路上水很深,不管这些,坐车赶往同修家,同修不在家,所有的联系全切断……考验来的太猛了,需要好多材料都得从网上调,我对这些又不懂。有同修认为太难了,放弃,因邪恶放出风要有行动、上头来人等等,有同修说:“不能这样,坚持下去,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不能放弃。”

师父见我心性到位,派了同修来见我说:“在家坐不住,总想来你这,原来是这回事呀。”她给我想出了办法圆满的把问题解决了,提醒我这不是干扰,是好事,是需要提高层次了,扩大容量了。我原本想不请律师,自己直接面对,此时的我本来就是笨嘴拙舌的,这会儿正念又不那么足,必须得请律师,可当地的律师不愿介入,出庭怕麻烦,只是暗中指点。几天的时间,一同修陪我向律师界讲真相,法院又下了裁决书,以起诉期已过,驳回起诉。接到裁决书与一位协调发正念的同修切磋,同修迫于压力也退出了。此时我想: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要上诉。上诉书怎么写?自己知道我写的力度不够,想不到从没见面的同修给写了上诉状,法院不想为我上诉,找茬,总有律师给我出主意,法院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也受理了,此事在上诉期,只能写这里了。

在做的过程中,同修的整体配合是很重要的,由于长期高密度的发正念,写真相信,讲真相都到位,很大成度上起到震慑邪恶,清除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作用。注意多学法,一思一念,都不要偏离法,随时有常人心的出现,及时识别,抓住抑制清除,把念定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上,识别旧势力的邪恶伎俩。只要在法中悟到就去做,没有做不到的。同时感觉起诉邪恶、救众生是这般的简单,轻松,微妙。

希望被迫害的同修跟我一样放下人心,用师尊的法理指导,借用常人的法律揭露邪恶反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在这里谢谢默默支持帮助我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