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狱警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零四年底我在派真相光碟时被邪恶第三次绑架。面对“六一零”和警察,我除了讲真相,一切都不配合。去看守所路上我想到师尊的话,来了就是证实法……看守所警察拍桌子瞪眼睛吼道:“到了这里的人没有敢不报姓名的。”我毫无惧色回答道:“我的名字叫大法弟子,是全世界最好的生命!”警察的气焰马上灭了。

我所在监仓管仓的狱警是全女监最凶的,她动辄掴人嘴巴、踢人,给女犯剃平头,当时我背着师父这段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我想我有师在有法在,就不信救不了这个生命。

开始狱警非常凶,逼我报姓名背监规等,说“不信治不了你”。我不听从这一切,每次都跟她讲大法的美好,讲修大法怎样使人道德升华,身心健康,并告诉她这个监狱曾迫害死过大法弟子,责任人都不同程度遭到报应,希望她在这个职位选择正义、善良,不助纣为虐,让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

我常背《洪吟》和师父的法给犯人听,教她们唱大法弟子的歌,告诉她们如何按真、善、忍做人。许多犯人说:“早认识你就不会犯罪了,出去我也要学大法。”我天天在仓里背法、炼功、发正念。多少次狱警的呵斥声、铁镣的叮当声、男警冲进仓里的恐吓声,全仓二十多人大气不敢出的盯着我,我有过心慌、有过胆颤,可是仍然挺直了身体,打坐的姿势不变。我知道师尊在看着我,我是师尊的弟子!

一次在“五一”,省、市司法界所谓大人物到监狱视察,我被预先告知千万不能炼功,但我想这正是证实法的好时候,尽管心中有些胆胆突突,打坐的身子却一动不动,那群人见到后大发雷霆, 对我叫嚣:“共产党的监狱你还敢炼法轮功!”我稳住心,同样大声回答:“什么监狱也休想限制我的信仰!”

我戴着手铐、脚镣,仍盘腿炼功,结果被“穿针”定镣,其他犯人看着流泪,求狱警解钉镣,狱警说:“只要她答应不炼功,立刻松。”在痛苦的十几天里,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急躁心、争强心。松镣后,我开始不会走路,但却能非常轻松盘腿炼功。

每个月规定写的思想汇报,我都认真利用来写证实法的文章,本来以为通不过,结果每次都被贴到最醒目的地方给大家看。

原来仓里的打架、粗言秽语、仓头仓霸、同性欲乱等等败象慢慢销声匿迹。监仓里的人说:“我最佩服法轮功了。”那个最凶的狱警在全仓人面前说我是最好的,叫大家向我学。每当有新犯人入仓,她跟人谈话都会说:“你不想学坏,就跟某某某学。”

送我走时,她对我说:“谁有你的思想境界这么高啊。”在看守所近一年里,其他的女狱警变的很尊重我,还有些年轻女警把我叫出来聊天,让我教她们怎样相夫教子。我自知我还有很多漏,修的非常不成熟,却感叹大法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