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凉山州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罪行综述(3)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三、凉山州数百名被长期残酷蹂躏的老人们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任何一个社会,老人和孩童受到的待遇都是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在一个文明社会,老人都会受到普遍尊重、优待,孩子都是受到重点关爱、保护,每一个人必须做到的道德操守。尊老爱幼作为人类首先要做到的基础道德规范。历史上从来没有对老人大量绑架、判刑的,更不要说酷刑洗脑、投毒、虐杀。即使被中共诅咒为黑暗的北洋军阀政府,都从来没有对老人展开迫害。

而中共这个反人类的邪教,却把所谓“旧社会”打个落花流水,把中国人的社会、家庭和谐关系破坏殆尽。四川省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遭遇大地震时,一万四千所学校严重受损,超过三万中小学生或儿童,死于“豆腐渣”工程;邪党人祸导致的三年大饥荒时,四川省饿死了1250万人,其中大多数是老人和小孩。这就是对外标榜强大、人权最好的中共对老人、小孩的“重点关爱”——进行最残忍的蹂躏、戕害、侮辱、杀戮。

无数的老人正当他们全身病痛、满心沧桑疲惫,油灯将尽,生命之光渐暗渐失之时,他们有幸修炼了法轮佛法,不但疾病尽扫,而且老态也逐渐消失;神奇的真善忍法理使老人们精神轻松、善良平和、胸怀坦荡,生命之光从新开始焕发出耀眼的光芒。他们甚至和年轻法轮功学员一样,主动担起洪扬“真、善、忍”,挽救社会败坏、糜烂风气,讲清真相、救赎人们生命的巨大责任。然而这道黑暗中的光明,这片严冬中的温暖,却被反天、反地、反人类的中共残酷镇压,多少老人含冤而终,多少老人被凶残虐杀,多少老人被冤判、劳教、洗脑、绑架而饱受折磨、酷刑;使无数家庭连坐困顿、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江泽民、周永康之流认为,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好欺负、容易镇压;凉山州政法委就朝着他们认为最善良弱小的人下手,老人就成了他们大量迫害对象。

据局部统计,在标明了年龄的凉山州被迫害法轮功学员中,被判刑、劳教、关监、绑架的老人中,八十岁以上老人有八位;七十多岁以上的三十九位;六十多岁以上的七十七位。有二十五位老人被枉法冤判;有三十九位老人被枉法劳教;有六十多位老人被多次绑架关押洗脑迫害;其中,有十六位老人被残酷迫害致死;而且在枉法冤判、劳教的人员统计中,还有部份没注明年龄;抄家绑架关押人员中,大多数没注明年龄,特别是十三年来绑架到洗脑班的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几乎都没注明年龄。这里统计揭露的只是注明了年龄的。

(一)、16位老人被迫害致死

刘天厚,男,七十四岁,会理县果元乡农民。刘天厚被警察绑架、关押十次、被枉法冤判。二零零八年正月初十,刘天厚于当日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他瘫痪多年的老伴也因悲伤过度,在同年去世。(《凉山州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十三年迫害法轮功罪行综述》)

高光崇,男,近七十岁,会理县果元乡九榜村村民。在过去的十二年里,老人被会理县国保恶警十一次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冤判、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毒药、酷刑折磨、抄家,被勒索近万元。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高光崇含冤离世。(《凉山州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十三年迫害法轮功罪行综述》)

张天玉,女,七十三岁,凉山州食品公司退休职工。被四次非法关押,被勒索钱财五千六百元以上、多次被非法抄家、监视居住,多次关押、被非法起诉迫害而后致死。

徐绍发,七十一岁,会理县,恶警到他家以其子女的工作、前途相威胁逼迫他放弃修大法,电视台记者也登门逼迫他,并要他说诬蔑大法的话,但恶人没有达到目的。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含冤去世。

杨裕成,男,七十多岁,西昌市西郊乡南坛村六组人,被雷波县非法判三年缓二年,后含冤去世。

罗瑞清,女,七十多岁,家住西昌三岔口西路,被雷波县非法判二年缓二年,二零一零年左右含冤离世。

秦素华,女,七十岁左右,会理锌矿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五月被普格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后一直受到骚扰、监视,于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

李忠珍,女,七十多岁,西昌市大兴乡农民。被多次迫害后,二零一零年在凄惨中离世。去世时连床被子都没有,见者无不心寒。

成锡橘,女,七十三岁左右、家住西昌市电影公司。被多次绑架、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底含冤去世。

刘金华,女,七十岁、布拖县退休职工,被骚扰、巨额讹诈后于二零一零年悲愤离世。

冯远芳,女,七十多岁,汉族,家住西昌市涌泉街二十九号。在多次被绑架关押迫害后,在国保、六一零反复挑唆下,丈夫与她离婚,儿女把她送入敬老院,不准与任何炼功人联系,冯远芳无法再坚持修炼,二零零七年,在孤独凄凉中患病去世。

梅碧辉,女,七十岁左右,家住凉山州建筑公司三处。四次被绑架谩骂逼供、抄家罚款、关洗脑班折磨、绝食抗议,在各种迫害中含冤去世。

周欣秀,女,七十四岁,甘洛县委家属。被抄家、流离失所、全家人被迫害中忧愤去世。

王孝芳,女,六十多岁,西昌市长宁办事处退休职工,三次被非法关押,被劳教后致死。

林绍碧,女,六十多岁、西昌市运输公司54队。多次被绑架、洗脑、长期关押,二零零七年含冤去世。

何玉芳,女,六十七岁、家住西昌市四一零。被礼州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西昌市看守所。出狱后受到很大的精神压力,大概二零零八年左右含冤去世。

(二)、八位80多岁的老人被冤判、绑架、关监迫害

陆文海,男,八十多岁、冕宁县人、退休人员;邓天美,女,八十多岁,没文化,两人是夫妻。二零零八年五月,陆文海、邓天美夫妇因发了一张神韵光盘给邻居被恶告给街道办书记徐建华,徐建华又告到县公安局,公安局非法抓捕了陆文海、邓天美夫妇二人,并非法抄了家。陆文海、邓天美夫妇后来被非法判三年缓刑。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冕宁县检察院:何彬,冕宁县法院:何伟、李陆云。

杨秀华、女、八十多岁,住西昌市北街133号,多次被非法抄家,勒索四千元。

刘志彬、女、八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大约二零一一年被非法抄家。

扬国美,八十多岁,住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五组,二零零一年六月绑架到马平坝拘留所非法关押1个月,勒索一千五百元;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四日,被国保大队李玉旭、周欣等人绑架到川兴迫害十五天,勒索五十元;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伙同国保大队刘国祥、周欣、王永荣等人绑架到拓荒迫害二十八天,勒索一百元;二零零三年二月,王玉彬和乡政府朱利来轮换砸门抄家,二零零五年七月去小花山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见面,被绑架到拓荒戒毒所迫害一天。

陆启珍、女、八十多岁,被非法关押二次。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

秦兴荣、女、八十多岁,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

胡成美,女,现年八十多岁,家住西昌北门六组,农民。二零零二年六月份被西昌市610组织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审讯并抄家,抄走收录机、师父法像和炼功带,并罚款贰千元才叫其儿子把胡成美接回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在张绍惠家被绑架关押。

(三)、25位老人被枉法冤判

1、高德玉被西昌政法委、六一零陷害枉法冤判十二年重刑

高德玉,女、七十岁,家住凉山州建筑公司三处,西昌市建筑公司退休职工家属。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患有严重的风湿病、乙型肝炎等,发作时全家人都得围着她忙活;一住进医院,家中就背上一笔沉重的债务……修炼法轮功后,她从一个体弱多病几乎瘫痪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好人,并把有病的老伴照顾得无微不至。质朴善良的高德玉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真心向善,诸恶不做,诸善奉行,是单位邻里称道的好人。

从中共镇压法轮功十三年来,高德玉及家人多次受到西昌政法委迫害,曾先后十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和洗脑班。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高德玉到西昌市大世界电脑城,与正在电脑城上班的何正琼一同被绑架。这是高德玉老人第十次遭绑架。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高德玉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重刑:七十二岁的老人高德玉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为其辩护的北京律师称:全国罕见)。在凉山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九个月后,老人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川西女子监狱,到监狱才两天就病危。监狱说是从西昌送来时就是“四项指标”不合格,血压高达二百二十八毫米汞柱,送到金堂监狱医院才几天,牙齿被撬掉一颗,手、脚、胳膊、腿上被扭、打,伤成青一块、紫一块。家人知道后极度担忧。而高德玉老人被绑架前身体是非常健康的。由于高德玉被非法判重刑,其家中八十一岁的老伴更是一度卧床不起,身体每况愈下。

2、西昌何先珍被西昌政法委、六一零陷害枉法冤判十年重刑

何先珍、女、六十多岁、家住西昌市三零一家属区。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何先珍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重刑:何先珍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被劫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3、张佩云被枉法冤判九年半,被恶警田萍、邹勇军毒打折磨,在监狱被迫害致大出血

张佩云,女,六十余岁,会理果元乡东升村人。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以来,张佩云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言行,思想道德提高,多年的疾病消失,成了一个越来越好的好人。有一次到农行取款,当把所取的二千元钱一数,发现营业员多支出了一千元,她马上将多出的钱还给营业员。营业员开始还说:“不会吧。”可数后才真知是多数了一千元,并十分感谢张佩云:“象你这样的人现在太难找了。”张佩云微笑着说:“炼法轮功的人都会这样做的。”然而,这位善良的老人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十三年来反复遭受政法委邪恶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张佩云到北京上访,被绑架拘留十五天;张佩云第二次上访,被攀枝花市国保绑架。在关押期间张佩云因绝食抗议,她被几个武警按倒在地后,用脚踏在张佩云身上野蛮的灌食,张佩云被折磨得满脸是血,后被攀枝花市“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攀枝花市仁和区法院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张佩云去旁听,当天下午又被恶警绑架,劫持到攀枝花市盐边县看守所一个月。恶警用手铐将张佩云的双手吊铐,脚尖着地,市国保恶警田萍和其他几名恶警毒打她,看她不行了才被放下来。张佩云身上到处是伤痕。家人去问枣子坪派出所所长为什么打人,所长恶狠狠的说:“打了你又能怎么样?”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中午,被迫流离失所的张佩云在攀枝花被市国保支队几个恶警绑架,其中一名恶警说:“看我不整死你。”之后张佩云被绑架到攀枝花市盐边看守所。八月下旬律师会见时,张佩云自述被非法关押在盐边看守所后,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将她提出盐边看守所,绑架到盐边县城金谷酒家进行刑讯逼供。恶警邹勇军等人把张佩云老人吊铐在窗子上吊铐她长达九天九夜,一刻也不准她合眼,一闭眼,恶警田萍就用冷水倒入她的胸前,使她的衣服整天都没干过。恶警对她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迫害,致使手臂两个月后还无法活动。邹勇军和一个不知名的胖警察亲自动手毒打她:有一个女恶警踩在她的肚子上暴打她。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攀枝花市东区法院对张佩云非法开庭。此时的张佩云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三十斤降到八十斤,浑身发抖,出现生命危险状态,法院不敢在预定的地点开庭,把她送回市看守所会议室,非法枉判张佩云九年六个月重刑。

二零零六年三月张佩云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张佩云被强制洗脑转化折磨、野蛮奴役,因坚持信仰,监狱不准她接见任何人,不准亲友给她送衣服。二零一一年大年三十,张佩云被迫害吃不下东西,痔疮大流血昏倒,后送成都金堂二零一医院(监狱医院)。家人要求女监负责人和四监狱长办保外就医,但监狱不放人。

4、魏仪被非法判刑三年

魏仪,男,七十岁、家往西昌市河东街,学炼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病痛,脾气不好,自从学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奇迹般的好了,脾气也改了许多,整个人身心健康。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中午二点,魏仪在自家田地里被州、市六名恶警(其中有市国保队副队长罗毅)绑架,光天化日之下将他家大门撬开,又将他爱人、儿子、包括小孙女(常人)的房门全撬开,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引来众多人围观,最后恶警的小面包车几乎都无法开走。魏仪被非法关押在凉山州看守所,这是魏仪第二次被绑架。

二零零四年九月魏仪被西昌市法院枉法秘密判刑三年。过了起诉期才由国保大队等人口头通知家属。二零零五年年初,魏仪被国保偷偷送到广元监狱,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连判决书是多少号都不知道。老人在广元监狱历经三年的黑狱生活后,身心受到严重迫害。后来还经历了多次绑架关押迫害。

5、李文凤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狱中屡遭暴力洗脑

李文凤,男,六十九岁,会理县南阁乡村民。多次被绑架关押、抄家、骚扰,勒索他家钱财五千六百元,被法院枉判四年半徒刑。更为卑鄙的是,为了迫害他,国安大队、法院、检察院,竟然把他当时的年龄六十一岁改为五十八岁。

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李文凤到了天安门广场,在邪党纪念碑前举起“真、善、忍”的横幅,大声喊了两遍“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李永坤和南阁乡武装部长王正友带回关押在会理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杨绍亮、李永坤对他进行逼供,还被强行拉到贴有真相不干胶的电杆、路口处录像,签字、按手印;然后指挥会理电视台播放诽谤大法、污蔑他、毒害世人的录像和文章。

二零零二年八月中旬李文凤被会理法院院长李启元非法判四年半徒刑。家中被洗劫一空,多次受到骚扰,就连在乡上工作的大儿子也难逃厄运,多次被逼写交待、写认识,险些被逼出人命。公安局勒索他家五千元钱。

李文凤在会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四个月后,被强行送到德阳监狱二监区洗脑班严管队。因不“转化”,李文凤被多次长时间面壁摸墙罚站,在身体和精神的摧残折磨下,原本修炼好了的胃溃疡和其它病又复发了,使他疼痛难忍,度日如年。二零零六年二月,因李文凤在严管队也没被“转化”,被下到六监区,半天奴役劳动半天“学习”。在四年半的监狱生活中,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李文凤终于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德阳监狱闯了出来。

6、陈启荣被非法判刑四年

陈启荣,男,七十岁,四零四地质大队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陈启荣同西昌市七位法轮功学员何先群、毛开明、吕正国等到凉山州边远的雷波县城讲真相、发《九评》,被当地国保绑架。陈启荣被雷波县法院非法判四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陈启荣被绑架到四川乐山沐川五马坪监狱。

7、李玉森被非法判刑三年

李玉森,男,一九三六年出生,七十多岁,农民,越西县人,于二零零九年元月十五日在县城城区被越西县国保林志杨、李耀平、公安等恶警抄家,绑架至越西县看守所。李玉森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被越西县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迫害。

8、李仲芳被非法判刑两年,被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

李仲芳,女,七十六岁,初中文化、凉山州美姑县商业局退休职工、家住乐山市五通桥。李仲芳老人六次被非法关押,五次被非法抄家,被勒索钱财二千一百元。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在五通新生街被恶警绑架,被乐山市五通桥政法委非法判刑两年,判决书上写的是她“预备”犯罪,后被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迫害。

9、刘天厚,男,七十四岁,会理县果元乡农民。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乐山五马坪监狱迫害。后被迫害致死。

10、高光崇,男,近七十岁,会理县果元乡九榜村村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送五马坪监狱继续迫害。后被迫害致死。

11、程冬兰,女,六十多岁,长宁办事处退休职工,两次被抓捕进洗脑班遭受迫害,一次被劳教。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被绑架,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程冬兰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重刑十年,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程冬兰被劫持到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至今。

12、方征平,男,六十多岁、长宁办事处退休职工,程冬兰的丈夫。先后七次被非法抓捕,遭受了一次比一次惨烈的酷刑拷打和残酷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遭到酷烈迫害、毒打,被多次绑架关监、劳教等,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被云南绥江县国保绑架,后方征平被绥江县法院枉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第一监狱遭受迫害。

13、何先群,女,六十多岁,西昌市土产公司退休职工。何先群多次被迫害:二零零一年何先群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何先群同西昌市七位法轮功学员陈启荣、毛开明、吕正国等到凉山州边远的雷波县城讲真相、发《九评》,被当地国保绑架。何先群被雷波县法院非法判三年,被绑架到四川简阳养马河镇女子监狱二监区。

14、何朝芬,女,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出生,中专文化,西昌市长安机械厂子弟校退休教师。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昌县三棵树看守所内,后被德昌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六监区二分队迫害。

15、周联美,女,一九四二年出生,小学文化,德昌县居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德昌县三棵树看守所内,后被德昌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

16、苏德芳,女,六十多岁、德昌县养路段家属、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一年。

17、周联科,男,现年七十四岁、德昌县建筑公司退休职工,高中毕业。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在家被德昌县陈刚、黄少德、张德华等六个恶警绑架、抄家。所抄东西有手推车一车。后被非法判刑一年,被劫持到德昌监狱,二零零九年四月已期满释放。

18、吕正国,男,六十九岁,四川省汽车运输公司十八队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吕正国被雷波县法院非法判三年缓二年。

19、杨裕成,男,七十多岁,西昌市西郊乡南坛村六组人,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到雷波县讲真相被当地国保迫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雷波县法院非法判三年缓二年。后被迫害致死。

20、罗瑞清,女,七十多岁,家住西昌三岔口西路,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在雷波县城讲真相被当地国保迫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雷波县法院非法判二年缓二年。后被迫害致死。

21、孙永德,男,七十多岁,西昌二八一核工业大队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孙永德到雷波县城讲真相、发《九评》,被当地国保绑架,被雷波县法院非法判二年缓三年。回家后仍然被西昌市“六一零”和单位迫害,目前被迫害成脑血栓等严重的病状,生活不能自理。

22、伍淑君,女,六十多岁、西昌市二八一家属。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市检察院检察官江寿、肖慧等荒唐地将胡芸怀、伍淑君两人同时起诉。(见西检刑诉(二零一零)第196号)伍淑君被判三年缓刑。

23、李帮生,女,六十六岁、西昌市马道镇铁路职工家属,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凌晨,在机务段被马道铁路公安处治安大队绑架,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一日,西昌市法院非法庭审了李帮生,后被判缓刑。

24、陆文海,男,八十多岁、冕宁县人、退休人员,被非法判三年缓刑。

25、邓天美,女,八十多岁,没文化,两人是夫妻,被非法判三年缓刑。

(四)、39位老人被枉法劳教

1、袁大群被非法劳教两次

袁大群,宋平秀的丈夫,男、七十多岁,家住西昌市矿山公司。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袁大群一行十几个人到马道一家“农家乐”度假,却遭到市国保李玉旭、罗毅、周欣和马道派出所等十几人的围攻、谩骂,并将他们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还强行向其家人勒索一千元“保证金”,至今未还。

二零零一年三月,市国保把袁大群和他老伴传唤到国保办公室,李玉旭、周欣、罗毅、郑其友、王永荣、胡仲均等七、八个人刑讯逼供,折磨了他俩一天一夜,不让他们睡觉。袁大群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三日,国保大队长李杰借口抄家构陷,非法判宋平秀一年半的劳教、袁大群两年半劳教、送到新华劳教所后因身体不合格,又送回来关在拓荒看守所一个月,经儿子担保后放回。

2、汤琼被多次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

汤琼,女,七十岁、凉山州西昌市食品厂退休职工,多次被非法抄家、三次被非法关押(共计二百一十七天)、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两年半)。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厂保卫科的郭××叫汤琼不要外出,有事找她。汤琼到了保卫科,只见国保王永荣和周欣气势汹汹地对她说,判你一年劳教!没有说任何理由,也未出示所谓的“劳教通知书”。汤琼被捆绑着送到了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汤琼同吴世莲在赖玉文家,被国保刘国强、郭健等绑架,后被西昌“六一零”系统对三人非法劳教一年半。

3、崔德莉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崔德莉,女 ,七十岁,会理老街乡沙坝村五组村民。崔德莉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国保、公安、乡、村委会骚扰,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抄家七次,非法关押三次(四十五天)。勒索现金三千四百元。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崔德莉从幼儿园接孙儿回家,正碰上恶警们在追捕在街上讲真相遭人构陷的马凌仙(此时马已经藏在她家中),恶警们不由分说,将崔德莉枉定劳教十五个月,绑架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4、李泽芬,女 ,七十岁,会理县酿造厂职工。二零零六年,会理县国保恶警以十元人民币作诱饵,引诱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充当“线民”,去李泽芬家索取护身符。国保大队恶警用这种卑鄙无耻的行径,再次绑架了李泽芬,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李泽芬曾遭会理恶警多次骚扰,数次被非法抄家、抢走老人的私人财物、四次被非法关押,被勒索钱财七百元。

5、陈先静,女,七十多岁,原住西昌市。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陈先静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到普格县去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在普格县看守所里她们的扣子被剪光,鞋带、皮带、手表被拿走。有一天开公判大会,三位法轮功学员被挂上用红字写的“法轮功×××”牌子去游街。到了五月十六日三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劳教一年、送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

6、李秀英,女,七十多岁,西昌市川兴镇大兴乡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被绑架,后被绑架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7、苏育福,男,七十三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建兴二组。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苏育福被西昌市国保恶人李玉旭、陈丽和西昌市川兴派出所的王一兵绑架,被绑架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8、温学美,女,七十二岁,家住西昌后营巷一百六十六号。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温学美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到商业街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国保特务绑架、抄家,连房东老板的家也抄了,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拓荒看守所,到期应该放回家时,被勒索保释金一千五百元才准获释。

9、秦素华,女,七十岁左右、会理锌矿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五月被普格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10、张居,女,七十岁,会理县县政府工作人员,被非法劳教一年。

11、赖玉文,女,六十多岁、原住西昌市布拖干休所。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上午,西昌市西城、长安派出所和国保大队刘国强,郭健和三个女警察强行破门而入,将在赖玉文家读经书的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抄家,抄走赖玉文金戒指二只、金项链一条(二十六克)、玉镯一只、手表一块、手机一部、现金六千一百二十元、被子二床、大法书籍多本。赖玉文、汤琼和吴世莲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赖玉文在劳教所被强迫吃不明药物及各种迫害,导致精神经常恍惚。

12、胡泽聪,女 ,六十五岁,会理县南郊村新桥组村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中,胡泽聪曾被六次绑架、四次被非法拘留(共计二百二十九天)、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半,在劳教所直到被迫害生命垂危时,才回到家。

13、罗继平,女 ,六十六岁,会理县人民医院退休职工,遭到医院对她七年零四个月的经济迫害,会理政法委劫持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精神和肉体的迫害,给她和她的家人带来极大伤害。两次被非法关押(共计二个月)、被公安勒索钱财一千元,二零零八年三月被会理国保大队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14、李忠辉,女,六十五岁,家住四川省西昌市海滨村六组。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被绑架,被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15、李中华,男,六十多岁、西昌市木里县林业局西昌干休所职工。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绑架,被西昌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非法关押在西昌马平坝戒毒所。

16、王尚敏,女,六十多岁、西昌市中医院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被绑架,被凉山州“六一零”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单位受到株连迫害,全单位职工奖金被扣。

17、王孝芳,女,六十多岁、西昌市长宁办事处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九日被绑架,被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送进了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18、何先群,女,六十多岁、西昌市土产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19、成锡橘,女,七十多岁、西昌市电影公司职工,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20、冯素清,女,六十二岁、凉山州越西县电力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三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并被非法抄家、勒索二千元。二零零二年九月在攀枝花资料点被非法抓捕,后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被勒索钱财一万五千元左右。

21、龙庭珍,女,六十多岁、凉山州昭觉县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被非法抓捕,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22、郑琼,女,六十二岁,会理一中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会理国保大队长杨绍亮带领六人和学校校长邓十庆、后勤主任程晓蕾到郑琼家非法抄家,绑架到公安局刑讯逼供,关押了一个星期才放她。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上午十点过,国保大队的江丰良、王紫发等七个恶警和学校副校长王建荣对郑琼家又一次抄家、绑架,后被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了一年零三个月。

23、24、盛朝祝、郑子芳:女,六十多岁,会理老街乡村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盛朝祝、郑子芳、沈加凤被鹿厂派出所恶警绑架,被会理国保恶警温晓红、王紫发、江丰良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15个月。

25、徐国芳,女,六十岁,会理农贸市场退休职工。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因恶人构陷被会理国保绑架,被劫持到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零三个月。

26、周联云,女,六十多岁,水泥厂退休职工,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27、伍文秀,女,汉、六十多岁,西昌市川兴镇人,被凉山州“六一零”、西昌市国保、冕宁县公安局、川兴派出所及川兴镇的一些执法人员等迫害:长期骚扰、多次非法抄家、七次被绑架、四次被非法关押(共计一百三十九天)被勒索钱财(二千八百三十一元)、并勒索单位钱财。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伍文秀同严素琼、毛开明到冕宁县去发真相资料被绑架,七月中旬,伍文秀和毛开明共戴一只手铐被送到资中市楠木寺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8、林顺华,女,六十多岁,凉山州会理县永郎蚕种场退休职工,七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拘禁共计九十二天;被前后留置盘问四天;被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被骗去洗脑班非法拘禁二十九天;被单位及警察在单位被软禁一个多月。被多次非法抄家、骚扰、恐吓、跟踪、监视。凉山州“六一零”胁迫其单位张光凡长期扣发她的退休金并一度扣发生活费(扣了六年多,至少四至五万)。

29、吴从美老人被八次非法关押、劳教两次,目前被关押,正绝食抗议,生命垂危。

吴从美,女,六十九岁,会理县农机厂职工家属。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吴从美八次(总计近二百天)被会理县国保恶警等人绑架、抄家、关押、勒索钱财(两个手机,四千元钱(后来要回一千八百元),长期被骚扰。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刘金凤、高丽被会理政法委枉判七年半刑,吴从美到法院旁听庭审。二十八日,恶警普茂华、李永坤,将吴从美骗到公安局,在未通知家人、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当天就强行把她送往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十二日十三日,吴从美被超期关押一个多月。回家后,才知道公安局怕她年龄大了劳教所拒收,于是将她的年龄改小了四岁。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吴从美去鹿厂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邓会学绑架到乡政府,后被鹿厂派出所非法审问并搜身,后被国保大队的恶警杨绍亮、刘剑平等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他们对吴从美说:二零零六年关的不算,重新将吴从美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这时吴从美才知道他们在二零零六年就非法判了她一年零三个月。在拘留所里吴从美被迫害的吃不下,起不了床,看她有性命之忧,家人又找国保大队,国保大队也怕担责任,叫家人写了“保证”。关了五十七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七十岁的吴从美老人,在家照顾孙儿,国保一伙闯进她家,强行抄家,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并扬言要判她的刑。吴从美老人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

30、蒋德媛老人五次被非法关押、二次被非法劳教

蒋德媛,女 ,六十岁,会理县镍矿职工家属。五次被非法关押(总计七十天)、七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会理国保李永坤从901矿部把她拉到凤云乡后,又由国保大队长杨绍亮绑架到会理拘留所。恶警周朝勇用酷刑逼供,用大马鞭毒打她,她腰以下被打得伤痕累累。后来,她被国保大队勒索了一千元钱,又关了七天,才放回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看守所的恶警张德琼说:“为了开奥运会,送她去劳教,表现好几天就回来了。”张德琼说给她劳教一年半。国保大队和看守所都没有通知她的家属,就强行把她拖上囚车。拉到西昌火车站,蒋德媛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张德琼喊:“用粘口胶把她嘴封住。”

七月十八日,她被强拉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所里的一个恶警笑着说:“又送来五千元。”蒋德媛刚被劫持到进劳教所时,被弄去体检,恶徒逼迫她吃些不明药物,并威胁说,从牢房到外面有七道门,人死完了也没人知道。劳教所恶警指使刘燕、黄丽、熊丽等三个吸毒人员来包夹她。只要她手或脚稍动一下,就对她一顿拳打脚踢,有时打耳光,有时扯头发,每天打八、九次,甚至叫来七、八个犯人把她拖到厕所里暴打。除了毒打外,恶徒还不准她睡觉,不准上厕所,逼得她将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

劳教所还逼迫大法弟子超时做苦役,从早上六点起床后开始到晚上十二点左右,在监室里做布玩具、拣猪毛。吸毒犯熊英要蒋德媛给她穿针,她说:“我不是犯人,不参加劳动。”于是吸毒犯用针扎她的腿,用凳子打,凳子都被打烂了。浑身血迹斑斑。

恶警把她迫害至死亡边缘时,劳教所才不得不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放她回家。二零一二年六月,蒋德媛夫妇和与在她家一起学法的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被非法关押至今。目前再次被非法劳教。

31、刘子会老人五次被绑架、并被劳教迫害

刘子会,女,六十六岁,会理县果元乡南郊村村民。法轮功遭迫害后,刘子会五次被绑架、四次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加五十七天),多次被非法抄家、被勒索一百元。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县国保大队长杨绍亮带领三个恶警闯到刘子会家强行抄家,劫持到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进劳教所,狱警和包夹天天逼她看、听诽谤大法的文章或录音,对她进行“转化”,不然就加长教期或转成劳改,还要到她家骚扰。后来刘子会被转到严管队,天天遭受吸毒犯黄丽、李开芳的辱骂,被迫害得呕吐,他们就逼她吃药。

32、李忠会,女,六十多岁,西昌市大兴乡建新八组人,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一次一年(所外执行);第二次二年(所外执行)。

33、龙忠秀,女,六十多岁,凉山州越西县越城镇人、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遭迫害致死。

34、退休教师黄燕云五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黄燕云,女,六十六岁、西昌市东方幼儿园的退休教师,老院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黄燕云五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共计四百七十天)、被勒索钱财三千一百五十元。勒索黄燕云单位五千元。

35、退休教师宋平秀两次被强制关进“洗脑班”、被非法劳教两次

宋平秀,女,六十五岁,西昌市川兴镇小学退休教师,家住西昌市矿山公司。两次被非法关押(五十六天)、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第一次:四十二天;第二次:近二十天 )、家人被勒索钱财一千元、勒索单位几千元,单位所有员工的奖金被扣发。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三日,因女儿失业,宋平秀花了五千多元买了电脑和复印机,为女儿解决生计问题,却被他们宣称是“违禁品”而全部抢走,还以此为由非法定她一年半的劳教。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宋平秀被绑架到西昌拓荒看守所,再次被市国保偷偷送到资中楠木寺四川省女子劳教所。此次宋平秀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宋平秀在家里被绑架到西宁镇洗脑班,家被抄,抢走了电脑等物品。直接参与绑架的是西昌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琪、西昌市公安局局长彭康、西昌市国安大队警察王永荣等。随同他们到宋平秀家的,是宋平秀所在学校的吴校长和学校指派的两个做所谓“帮教”的老师。勒索单位三千元。 孩子受到精神上的伤害很大。

36、程冬兰,女,六十多岁,长宁办事处退休职工。 二零零四年一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详情请看第四部份)

37、方征平,男,六十多岁、家住西昌市四一零厂、程冬兰的丈夫。二零零四年元月被非法关押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方征平因讲大法真相被西昌市国安大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八个月,被非法关押在西昌马坪坝戒毒所遭受非人迫害。(详情请看第四部份)

38、高光崇,男,近七十岁,会理县果元乡九榜村村民。被枉法劳教三次五年,被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残酷迫害。(详情见前面第一部份)

39、张佩云,女,六十余岁,会理果元乡东升村人。一九九九年被攀枝花市“六一零”非法劳教一年半。

(五)、60多位老人被多次绑架、抄家、关押洗脑迫害、罚款

1、凉山州西昌市40位老人被绑架,有的被绑架多次,至少都是被绑架关监一次的,有的被关监一年多

郑凯英、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

彭秀英、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

赵志萍、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

张阳氏、女、七十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

曹玉凤、女、七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

王忆莲、女、七十多岁、家住四一零厂家属区。在德昌县被国保黄科长用脚踢倒在地。

胡天秀、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

陈世荣、女、七十六岁、家住下西街(市粮食局)。

汪祖蓉、女、七十二岁、西昌市粮食局职工。

秦秀芳:女、七十岁、家住西昌市北街。

唐忠秀、女、六十多岁,家住四一零。二次被绑架关监,勒索家人三千一百元。二零零二年年底和二零零三年两次被绑架进西宁洗脑班,610叫单位请所谓的“陪伴”人员来配合迫害,陪伴人员的工资、生活费全部叫唐忠秀出。

赵学秀、女、六十七岁,西昌市海南乡村民。

李忠兰、女、六十多岁,昌市大兴乡建新七组人。

史英、女、六十多岁、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到 “洗脑班” 三个月。

唐昌芬、女、六十多岁、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五组。

王立康、女、六十多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五组。

王开存、七十多岁、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九组。

王仕敏,今年六十岁,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十组,多次被绑架关监,勒索贰仟零一百元。

徐品珍,七十多岁,住西昌市大兴乡石安六组。

毛素玉、女、现年六十七岁,川兴镇工商所退休职工。

张绍惠、女、现年六十一岁、家住三衙街,被连续关监,被勒索钱财三千元。

郑孃、女、七十岁左右、家住西昌市市政府。

邹春霞、女、六十多岁、被非法抄家,绑架。被勒索钱财。

李天明、男、六十岁左右。

李德芬、女、六十多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被勒索钱财。

李德藻、男、六十多岁、西昌市电力公司退休职工。

赵玉林、女、六十多岁、市委退休职工。被非法关押两次各两个月左右,被勒索一千二百元。

魏培芳、女、六十八岁、家住北街。

高红梅、女、六十多岁、家住西郊乡北门村五组。

边仕德、男、七十多岁、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非法抓捕。

周吉贵、女、七十多岁,二零零三年二月被市国保非法关押提审。

魏会荣、女、六十多岁,西昌市海南乡村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四十天,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在德昌阿七乡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一年多。

杨家惠、女、六十多岁,西昌市海南乡村民。

杨晓玲、女,六十多岁,西昌市州百货公司职工,多次被绑架、长期关监洗脑。

王开美、女、六十多岁,家住大兴乡建新十三组,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马坪坝戒毒所四个多月、在戒毒所内被绑在太阳下暴晒,第一次一个半小时,第二次两、三个钟头,第三次又是近一个半时,逼每人每月交贰百元生活费。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因到小花山农家乐耍又被绑架。

刘天珍、女、六十多岁,被非法关押在马道看守所。

曾照媛、女、六十多岁,家住西昌市281。

雷凤英、女、六十多岁,州食品公司职工。

黄映芬、女、六十多岁,家住布拖干休所。

2、凉山州会理县一百多人次被非法拘留关押,一百多家被非法查抄并勒索钱财。

周国顺,男,会理镍矿退休工人,家住老街乡老街村。二零零四年六月,被会理公安局副局长卢建荣、国保大队长杨绍亮、国保警察任建红、温晓红,红旗派出所所长马越等几个警察到家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会理县拘留所。国保大队叫他子女用五千元钱“取保候审”。 周国顺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再次被公安局的俞明刚、杨绍亮、刘剑平、唐国强、温晓红,城北派出所胡启平绑架、抄家,被绑架到拘留所。

周廷秀,女,六十多岁, 会理县南阁乡中河一组村民。被多次绑架,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610的谌洪安等,再次把周廷秀绑架到凉山州西宁洗脑班迫害。

赵开友,男,七十五岁,会理县果元乡积水村四组村民,二零零二年十月再次被会理县国保大队李永坤、卢洪友等十几名恶警非法抄家,并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一百一十四天。二零零二年一月份,恶警张德会等人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年多后的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才把他放回家。

吴敦琼,女,六十七岁,会理县益门区云甸乡云河四组村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被云甸乡警务处的孟利等四个警察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磁带、讲法光碟、炼功带、MP3,真相资料等。将吴敦琼绑架到云甸警务处。后被国保大队的王紫发、庄明清、温晓红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月二十日,警察王紫发、庄明清把她戴上脚镣加重迫害,又用车把她拉到云甸乡的白云村、云田村贴有真相资料的地方照相。六月八日晚,吴敦琼被迫害的无法起床了。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又被会理县国保大队警察王紫发、庄明清非法抄家。

3、凉山州布拖县

杨丽华,女,六十二岁,家住布拖县党校。

张本英,女,六十九岁,家住布拖财政局。

4、凉山州甘洛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施学兰,女,七十三岁;施学群,女,六十多岁、文盲;周光琼,女,六十一岁;何志玉,女,六十岁左右,甘洛县农民。二零零三年五月,施学群等在街上看书,甘洛县610办 呷呷克哈把施学兰、周光琼、何志玉、施学群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天天逼她们说出资料来源。回家后,把施学兰儿子(当时在甘洛中学教书)逼到县委、县政府、文教局写检查。

吴方清,女,六十多岁,甘洛城关小学退休教师,二零一一年四月甘洛县610办呷呷克哈把她绑架到西昌西宁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

徐玉兰,女,六十多岁,甘洛县城关一村六组农民,二零零一年在门市上摆摊看书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被勒索钱财。

5、凉山州越西县

刘安会、女、六十九岁、越西县商业局职工家属,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越西县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二天。

孟先惠、女、六十八岁、越西县东城社区人、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六个月,被勒索钱财二千元;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越西县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二天。

郭建芬:女、六十多岁、越西县电力公司家属,被绑架、关监迫害四次。

凉山州会东县

李昌伦,女,六十多岁,会东铅锌矿家属,住会东县大桥镇。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李昌伦和白立术去会东县堵格乡讲真相,被绑架关押到会东看守所,家人被会东公安局非法敲诈了六千元。

6、凉山州美姑县

王月华,女,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美姑家里被绑架到公安局,公安局长张家(彝族),古者、魏小娟(女)等参与,要王月华放弃修炼、写保证。广播局和魏晓娟来找王,要叫王在广播上说她的病是医生医好的,不是炼好的,王不从。二零零三年,凉山州州国安局依黑、薛文强到王月华西昌的家里非法抄家,并强制给王月华和丈夫照相、录像。

何世江,男,六十多岁,王本秀,女,六十多岁,各罚款二千元;孙建淳,男,七十多岁,罚款三千三百七十元。参与者:美姑公安局公安局长张家(彝族),古者、魏小娟(女)等。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