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宽松环境下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两年前从大陆来到澳洲悉尼。今天与大家交流来这两年的修炼体会。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宽松环境下的修炼

我刚到悉尼时感到环境宽松了,有一种新鲜感,没有了邪恶的迫害,自己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了,在国内多年来的梦想实现了,这是真的吗?自由的国度!自由的环境!堂堂正正的做着最神圣的事情,多好!二零一零年“五一三”是我第一次参加海外大法弟子反迫害大游行,场面太壮观了。天国乐团演奏着大法音乐开道,后面有打着横幅的大法弟子,还有腰鼓队等,道路两边还有警察护卫。很多的行人脸上都带着笑容。我激动的流下了眼泪,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是多么幸运!

同时我也想到了仍在国内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迫害的同修,也想到出国前一位同修拉着我的手说,你有机会出去了一定要替国内的同修呼吁啊,让这场迫害早日结束。我感到自己能来到海外是有责任和使命的,也想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正法中去。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人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滋养,也因为所谓的忙,忽略了学法、炼功、发正念,也被旧势力找到迫害的借口。

以前在国内,我曾被非法关押迫害过,期间身心受到很大摧残,被恶警上过死人床、上绳、猪镣子等多种酷刑的折磨;出狱后,我又全身心的投入正法的洪流中,身体也没有不良的反应。

然而去年七月份,我带过镣子的脚却时常红肿,肿的吓人,痛的闹心,腿也跟着发胀,行走困难,有时还突然全身发冷,因高烧而昏睡一、两天不清醒,这在国内是没有的。一定是自己哪里没修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没做好,你旧势力也不配干扰与迫害,我更不承认所谓的消业,我是得法多年的老弟子了,我有师父在管,我要全盘否定你旧势力。

“我们在修炼中你会碰到许多魔难。只要大家认真去学法,什么难你都能闯的过去”(《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其实邪恶的旧势力对海外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不亚于对国内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只是表现形式不同。我明白修炼是严肃的,绝不仅仅是参加各种活动而已,要用心去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每件事,遇事不断的向内找,不断提高心性,用正念去做,默契的配合同修,真正的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修好自己,把自己在人中形成的执著和各种观念修去,才能做好助师正法,才能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我想说的是用心学好法才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

记得以前我在邪恶看守所里,为了学法,没有纸笔,我们把扑克牌揭开当纸,利用过奶粉袋里的锡纸当纸,用发夹当笔,会背的同修抄写下《洪吟》和一些经文然后大家背。因为坚持炼功,我多次被戴上手脚连在的一起的镣子,最后我绝食抗议,才争取到了我可以自由炼功的环境。在教养院,我们晚上悄悄的为看不到法的同修抄法,一次抄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因为讲法较长,我把眼睛看得红肿了,因为天气冷,手也冻的又痛又痒。在邪恶的黑窝中,为了能够学法炼功,我们付出了很多。因为我们深知,如果没有大法,自己很难在魔难中走过来。如今来到一个宽松自由的环境下,不知不觉浪费了许多时间。

“我告诉大家,珍惜你们走过的、做过的,在证实法中的那些岁岁月月。历史过去了,一去不复返。如果要想再能够开创一个那样恐怖的环境来锤炼大法弟子,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没那么多邪恶了。”(《二十年讲法》)

二、在劝三退中修自己

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这里适合我的洪法项目不多。以前在国内我们就拨打语音电话,我知道这是讲真相的很好方式。我刚到海外听说有打电话讲真相的平台,由于诸多原因一直没能实现。但是我一直觉得打电话很重要,它可以直接通向千家万户,能接触到无数的众生,也可以直接打到邪恶的黑窝,震慑邪恶,电话平台一直是我想要参与救度众生的有效方式。

前几个月,在同修的帮助与支持下,我正式参与了RTC打电话平台。通过这几个月在平台讲真相,不但劝退了很多人,还找回了一位因为惧怕邪恶而放弃修炼的昔日学员,他用真名做了三退 ,也要开始从新修炼。自己在修炼上提高很大。

比如,我的性格很内向,看到陌生人就脸红,讲话声音发抖,面对面讲真相就更难了,几次在退党点看到老年同修追来追去的忙救人,我都急的流眼泪,我知道这不是真我,这是旧势力在干扰、抑制我,我一定要战胜它。“并且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转法轮》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也是什么人都能遇上,说什么的都有,有要钱的,有说风凉话的,也有骂人的,还有些既得利益者说自己是老党员,就不退出。通过加强学法与同修的交流,我明白了有很多都是自己的人心促成的,是慈悲心不够啊,就是还有很多需要修去的人心。

如有一天,我看着报纸对同修说七月一日水电费就要涨了。其实那时是自己的心也在跟着涨了,那个物质就存在了。结果晚上打电话时,对方接过电话就说你给钱我就退。我悟到,是因为我的心不纯了,就做不好救人的事。

还有一次跟丈夫同修生气,心里有看不起他的想法。那个不好的物质在另外的空间就形成了。尽管我不承认它,但它在我当时一念下就产生了,对应过来的就是我在打电话时,对方喝了很多酒,说些很不好的话。我很后悔,这些看似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可修炼中哪有小事呀,这不都是我的修炼状态的折射吗?

当然也有很好的,我第一次拨打电话时,对方说她和孩子都同意退,已经起好了化名,那天打了八通退了五个,有的众生还一再感谢,还有表示对师父和大法敬佩的,也有的说“你们真了不起,把真相挂满大街小巷”(指大陆同修)。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鼓励我。

其实,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完全可以制约一个常人的,但你必须是正念很强的不能被他带动,你只能带动常人。有一天给一个退休的阿姨劝退,她说是老党员,就是不退出,还说共产党如何如何好等等,以前我常被这些话带动,虽然嘴上说的很平和,心中的那一念才是最真实的,那就是旧势力不让众生得救的借口。这次我没有被带动,真心的感觉这个生命很可怜,心想我一定让你明白真相,如果你明白真相了看你还退不退。我就平静的从几个角度给她讲了近二十分钟,她高兴的做了三退,还要了破网软件。

最近我们澳洲成立了营救平台,协调的同修安排我学做主持,第一次主持有些国家和同修的英文名字我都不会拼读,很紧张,就一边发案例一边看哪个同修适合做主持,最后交流时,我还没说出来哪,平台上的老同修就说:这位同修呀,要珍惜这个机会啊,一旦邪党倒台了……

是啊!我们要珍惜每个机会啊、珍惜这有限的时间、珍惜师父为我们安排的去掉那些带不走的人心的机会。

谢谢师尊!
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