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是理智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大法洪传已经走过二十个年头,天地巨变、宇宙巨变,人也在变,众生都在按照自己所在心性位置选择着自己的未来,我庆幸自己得到了“真、善、忍”宇宙大法,成为最伟大的生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下面将我在大法中修炼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我看完一遍《转法轮》就彻底变了

今年我六十三岁。回首往事,人生如戏:曾几何时我们为自己而奔波,又为子孙而辛劳,岁月沧桑,尝遍了世间的酸、甜、苦、辣;含辛茹苦,不解人生到底为了啥?其实北宋大易经学家邵庸所著《梅花诗》中的头两句:“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即道出了这个主题,但是又有多少人能解其意呢?

大家都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最不幸的一代,什么都轮到了我们去承受。我出生坠地,赶上了中共邪党篡得了政权,从小接受的都是中共邪党的谎言,灌输的是“无神论”、“阶级斗争”论,学的是被中共精心篡改了的历史,自懂事起就盲目的追崇外来“马列”,不信有神佛的存在,将其视为迷信,认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在无知中抛弃着中华五千年“敬拜神灵”、“天人合一”、“善恶有报”神传给人的传统文化。把变异了的“人民公社”、“公私合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计划生育”、“路线斗争”等等当成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看成是中共邪党的“伟光正”,不知醒悟的在欺世谎言中随波逐流,在人世中争斗,不断的造业!造业!造业!

记得我在学习中医基础理论课,老师讲“阴阳”、“五行”时,有同学就说:那是封建迷信的东西,我们不听,老师只得跳过去不讲,还违心的说:“对中医理论要批判着学”,那时我也是这样的认为。在考《人体解剖学》时有道题:“用对立统一的观点解述肱二头肌与肱三头肌的对立关系”,过后老师对我的答卷很满意,得了满分。现在来看那真是笑话,可是在那个好坏扭曲了的年代,这可是“真理”。

我的性格很内向,不善接人待物,有一次我与母亲步行十多公里回家,居然没有和母亲讲过一句话,为此母亲流了泪。我的个性非常强,很固执,争强好胜,认准的事从不放弃。我不与人争斗,但是谁要惹着我,我会和他没完。

由于命中安排,在同龄人中我还算个佼佼者,业务技术上有成就,又担任了一级领导,更加养成了我行我素,目中无人的自以为是的“工作狂人”。

一九九六年元月以后,由于工作上的原因,其实是我的上司因为在政治角逐中失利而被对手构陷“收受贿赂”罪名判了刑。我们也跟着“倒霉”,我先后被各级审查,明知没有什么问题,还被弄到异地检察院“审查”,才到检察院就回家“待查”。一时间还在顶峰上呼风唤雨的我,一瞬间就被踩到了地上:职务被撤销、工资被停发、莫须有的经济罪名,本属单位的借款也全部栽到我头上。想想自己为单位卖命的干,不但什么也没有捞到,还遭了冤屈。由于突如其来的无辜打击,我的精神彻底的崩溃了,本来就少言的我变得更是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日不说不笑,谁也不答理,我整天的抽烟(一天三包烟)、酗酒来消磨时光,麻醉自己,我曾经产生过轻生的念头,真想从西山龙门跳下了此一生以求解脱。

就在我万念俱灰,前途渺茫的时候,妻子带回来一本《转法轮》,我无意间拿起来看,这本书好象有种巨大的吸引力,当我一口气看完《转法轮》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三点多钟。我如大梦初醒,认识到自己过去的一切,我为之而奋斗、追求的一切,都是在无知的造业,是与“真、善、忍”宇宙特性相背离的。《转法轮》中讲的我都完全相信,我相信真善忍宇宙大法,我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此时我感到我已经发生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我已经不再是昨天的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我。

更神奇的是我身体的变化。看完《转法轮》我的关节和腰不疼了,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很自然忘了每天必吃的、已服用了二十多年的抗类风湿的药,而且从此再也不必服药。我患“类风湿脊柱、关节炎”已经二十多年,关节已开始变形,腰勾背驼,每天早上四点钟必疼,疼成了是正常,不疼就是不正常,那就必须得去住院治疗了,所以自患病每天都得服药,因此又患了“药物性胃炎”、“慢性肠炎”,体质很差、面黄肌瘦,一米七三的我只有五十六公斤(现在我体重已达七十多公斤)。我知道这种病根本治不好,吃药治疗也只是暂时缓解一下疼痛和关节的变形。

看完《转法轮》,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修炼,做人的根本目地就是返本归真,返回自己的家园。明白了我所受到不公的“因果关系”,我曾经埋怨老天对自己的不公,单位对自己的不公,家人对自己的不理解,所有这些,在读完《转法轮》瞬间一切都烟消云散,心情舒畅了。

从此亲人们说我会笑了,会跟人讲话了,精神振作起来了。当朋友将我的变化电话告知我妻子时,她当着众人的面哭了,边哭边说:感谢李老师救了我们全家!

再看《转法轮》,我深感佛法的洪大,我更感到修大法有一种踏踏实实的幸福的安全感。我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修炼,尽管在十三年腥风血雨的打压中被数次绑架、多次抄家,被关押、劳教,前后陷冤狱七年半之久,但我对自己走的路、信仰的真善忍法轮佛法,对伟大慈悲的师父,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没有动摇过,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我的“傻”是理智的选择

修炼法轮大法后,《转法轮》中讲到的各种状态我几乎都感受和体验过,我看到《转法轮》中的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看到过法轮的旋转;看到过我的前一世,看到过非常漂亮的小婴孩;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体验过打坐时整个身体往上颠、离地的惊喜、愉悦;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着走、上楼上多高都不累的快乐!我的腰直起来了,身体越来越好,脸色红润,毛发、皮肤有光泽了,整个人精神起来了,大家都说我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会讲话了,通情达理了,不知道的人还把我当小伙子,其实我已经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

炼功的第三天,我请师父加持,很轻松的就戒掉了烟瘾;一周后去了吃肉的执著心;很快又戒掉了酗酒的坏习性,而这一切又表现的很自然却很神奇。我吸烟的时间不长,但是吸的很猛,戒了无数次,不但没有戒掉,相反还越戒吸的越猛,后来达到每天三包烟。刚炼法轮功时,为了方便我住在朋友家。炼功的第二天晚上,我俩在看电视时各自吸了一包烟,可是睡觉前,我突然发出不吸烟、少喝酒的一念,并合十请师父加持。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忘了吸烟并且告诉朋友从今天开始我不再吸烟了。朋友不相信说:你能把烟戒了,我就把饭戒了。我开玩笑说:那你从今天开始不用吃饭了。后来朋友看到我的变化,也修炼了法轮功,可惜没有坚持下来。

我的酒瘾到了饭可以不吃,水可以不喝,酒不能不喝的程度。由于开始只发了一愿少喝酒,所以酒还在喝,但已经喝的很少。一次朋友请吃饭,多喝了一点,以前一次喝一瓶高度酒都没有事,可是这次才喝了过去的十分之一,就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非常难受,是我有生以来喝醉酒最难受的一次。我突然悟到该彻底戒酒了,于是我对师父说:弟子错了,从今以后我不再喝酒了。当念头一出,我只感到从头到脚一阵清凉,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清理了身体,去掉了酒瘾,我当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感谢师父的慈悲!

过去我很讲究吃,对吃也有研究,对吃肉很执著,到了没有肉就咽不下饭的地步。炼功不到一周,我突然不能吃肉了,吃了就想吐,或者吃了肚子就痛、就腹泻,我知道这是去我吃肉的执著心。过了没多久我又能吃了,但是有就吃,没有也不想。因我坚持信仰,在监狱被迫害的五年中,虽然生活很艰苦,但是我却不能吃肉,身体反而更好了。

我得到宇宙大法后,总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和殊胜,我们到书店请了《转法轮》(当时新华书店都有出售)见人就洪法,以我的变化讲大法的神奇,讲大法带给人的美好,想修炼的就赠送《转法轮》,很多人也走進了大法中修炼。

修炼大法后,我看淡了名利,虽然遭到不公的对待,而且在一些事情上还不尽“人情”,比如:不但停发工资,还要我自己解决差旅费去处理遗留的问题;在筹建一个项目时为有关人员安装电话时,我也装了一部,处理时单位作了一个决定:属公家使用的收回1500元,属私人使用的收回1000元。但单位却通知我:若要电话,交回1800元,(当时装一部优惠价920元)我从单位经济状况考虑,不给单位添麻烦,我说服了妻子和亲友如数交了1800元,有的人不理解,说我们炼法轮功炼“憨”了。

为了断去一切欲望和执著,静心修炼大法,我毫不犹豫的将多年来,当初花了几万元(现价值达几十万元)购买的、所集的珍贵邮票全部送人,分文不要。

老领导和朋友们都为我被撤职、停发工资愤愤不平,要为我仗义:一位老领导知道我的情况后,要帮我向省委领导反映情况,解决我的工作和生活问题。我对他讲: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什么都明白了,一切顺其自然吧!我不想再去为难别人。我谢绝了老领导的关心,心平气和的在家里等待处理,直至今天。

大家都说:你炼法轮功炼“傻”了。我对他们讲:这不是傻,这才是我最理智最聪明的选择。人世间的一切东西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就是再好的东西,有成千上亿的钱,到走时哪一样你能带走呢?你执著一生的东西到走时你都带不走,而只有我们修炼人所修炼出的东西才能带走。

今年回家过年,朋友请吃饭,大家都为自己的富有、自己事业上的成就沾沾自喜,他们说:论你的本事,你的人缘,你本应该比我们都好,现在你却什么都失去了。我笑着说:在这里我是最富有的。他们为之一震!我接着说:是的,你们都有房子、有车子、有存款,不过这些东西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虽然我没有你们有的这些东西,但是我却没有病痛的烦恼,没有由于名利情带来的烦恼,没有人老病死造成的恐惧,你们看到的我越来越年轻,而且我所修来的东西都是永存的,这些东西能用金钱买得来吗?能用价值来衡量吗?听了我的话,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你讲的太对了,我们真的不如你。随即我给他们都做了“三退”。

法轮大法这么好我为什么不炼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家生活虽然清贫,但身体健康、精神充实,不忧不虑,和睦幸福。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一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打乱了我们的宁静。在迫害中江氏集团用尽世上最恶毒的语言、最下流的谎言诽谤法轮大法,诽谤大法师父,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妄想将法轮大法置于死地而后快。

迫害不久省有关领导也来做我和妻子的所谓“转化”工作,他说:你是个医生,怎么会相信法轮功,怎么相信有病不吃药?现在政府不让炼就不要炼了等等。我平静的对他们说:是呀!以前我也自认为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我也不相信有神的存在。但是我才看了一遍《转法轮》,我的类风湿脊柱、关节炎等病就好了;我女儿修炼法轮大法后,“外伤性癫痫病”好了;我妻子几十年的痛经、月经不调症也好了,而且她已到了“更年期”,例假反而变得正常了,我们一家人没有再花过一分钱医药费。这些在当今医学上都是解释不了的。我从事医疗工作三十多年,我们一家人身体变化的事实告诉我: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在事实面前我改变了我原来的思想,我相信还有超于现代科学的科学,只要是有理性的人都不会否定他的存在的。

我们修炼了大法,大法师父已经为我们清理了身体,拿掉了病根,已经没有了病,没病了何须还吃药呢?当然作为常人,生病了该吃什么是常人的事。《转法轮》中并没有讲常人生了病不吃药呀!我们一家人修炼后不但身体好了,而且知道了做人的真正标准就是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的道理,我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单位对我的不公,用慈悲心去对待公安警察的违法行为,用理性平和的方法向政府反映,讲明法轮功的实际情况,没有暴力,没有仇恨,这在古今中外历史上你听到过有象大法弟子这样做的吗?

法轮功好不好不是由政府说了算,好不好只有实践过的修炼人清楚,修炼人的亲朋好友清楚,单位的同事清楚,凡是接触过法轮功修炼人的人也清楚,其实政府应该更清楚。原人大常委会乔石委员长曾经组织有关专家对法轮功的祛病健身状况進行过调查,调查后在给中央的报告中讲:“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有警察也讲:谁要说真善忍不好,那就是他脑袋有水了。是呀!为什么修炼真善忍却成了罪过呢?!

中国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按照宪法规定那中国政府不是违宪了吗?其实大家都知道,上面说好,不一定好;上面说坏,不一定坏。法轮功教我们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不与人争斗,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首先为别人考虑,看淡名、利、情,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但这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成了江泽民的心腹之患,出于妒嫉之心和权力之欲,他别有用心地煽动、造谣说“法轮功要和共产党争夺民心”。正直善良、有独立见解的人怎么会相信这荒唐的逻辑呢?就象“文革”中批判刘少奇、邓小平一样,当时真是铺天盖地的罪名,后来不是都反过来了吗?“反右”、“文革”等运动都是当权者为达到排除异己,愚弄和操纵民众搞的政治陷害,盲目顺从的人们都没有用自己的良知思考一下,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过后一平反,才如梦醒,才知道上当受骗了。

最后我问省里来的领导:如果政府能帮我解决没有病痛的烦恼,能帮助我解除在世间对名利情的烦恼,你这个书记也能保证我今后生病所有医疗费用都报销的问题,我还可以考虑,考虑!领导说:这不可能。我说:政府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法轮功却完全能解决,法轮功这么好,我为什么不炼呢?!那我当然要炼了。最后这位领导只好说,那你就在家里炼吧!

“为了让你对大法弟子少犯罪,我教你插胃管的方法”

二零零一年,我与妻子因抵制非法洗脑,辞职离家出走。在被绑架后,一家三人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而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我又因为不“转化”被“严管”,被五个劳教犯“包夹”,一天二十四小时监督、看管着,并且不准我与任何人交谈(包括警察),不准家人探视,扣押我的一切信件,限制我的基本人身自由。劳教期满又以我的不“转化”无限加期,同时还加强了对我的看管。我被迫以绝食来表示抗议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当我绝食到第四天,劳教所就指使狱医强行给我输液、灌食,无异于施刑。

我从医三十多年还没有见过用这种方式插胃管的:来了二十多个警察,有管教警察,有狱医、护士,由七、八个劳教犯分别按住我的头、手、脚,由监狱医院的院长亲自進行插胃管灌食。院长插了十多分钟怎么也插不進去,他插的满天大汗,我被弄得难受之极,只感到天旋地转,头昏眼花,全身发麻,浑身出冷汗,出现了窒息症状,院长才不得不停住了插管。这时在旁边看热闹的那些警察都走了,不敢看了,医生都看不下去站一边了。护士测了测血压,高压170,心律每分钟100多次。休息了一会院长又开始硬插,插了十多分钟还是插不進去,我的喉部被插破出血,疼痛,被长时间按压后,全身肌肉酸痛。在中共邪党的字典里根本没“人道主义”这个词。医生们也丧失应有的职业道德,拿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当儿戏。

我全身虽然很难受,但是当我看到这些警察受邪党蒙骗,为了完成所谓“任务”,在无知的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时,我心里更难受。我没有一点怨恨,萌发出的是对他们那些生命的怜悯和慈悲。于是我平静的对院长说:“我搞纤维胃镜工作二十多年了,如果我不以修炼人的心态对待,我要有自杀的心,今天就会死在你们手上,你就成了杀人犯。虽然你们可以暂时掩饰过去,但这推脱不了的责任会使你的良心受到谴责和历史的审判。你要知道,我是修炼法轮佛法的修炼人,那么你就对神佛欠下了你永远也偿还不了的债,而且还会累及你的家人跟着遭殃。李洪志老师告诉我们‘自杀是有罪的’。并且要我们做事首先为别人着想。所以为了让你对大法弟子少犯罪,现在我教你插胃管的方法。我相信这在劳教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也只有我们大法弟子才会这样做。”于是我告诉他插管的要领。他说:那你吃饭不是更好吗?我说:那不行!我们一家人只是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而被劳教,遭受到无辜的迫害,现在劳教期满竟因为我不“转化”却不断的延长劳教期。为了维护宪法赋予我的权利,捍卫我对“真善忍”的信仰权利,在上告无门,申诉无果的情况下,我只有用绝食的方法,用我微薄的生命去做一点抗争!你们要采取这种摧残人的手段,那是你们的选择,我相信你们将会受到良心的拷问。

我的一番话和行为感动了在场的人,我见有人在偷偷的流泪,院长眼睛也湿润了。插管灌食后,他拉着我的手,连续的说:谢谢了!谢谢了!我会记住你的话,尽我所能帮助你。我坚持绝食一个多月,最后劳教所放我回家了。

我在大法中修炼已经十六个年头,大法给予我们弟子的太多太多,师父为弟子操尽心血,我们无论用尽什么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对师父的感激和敬仰的心。唯有按照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被中共邪党蒙蔽、欺骗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