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修炼十六年来的体会最深的是“放弃”。放弃这两个字,在我修炼之前是非常陌生的。从我的记忆中,好象是从懂事开始,也就是和人争夺什么的时候开始,我都不知道古人给我们造的文字中还有“放弃”这两个字。在日常生活中,在生命成长过程中,我是很自信的,是不是我的东西我都要,都要争,一天争不到,两天,非要争到手不可,争才是我生命的一切,打拼才是我的快乐,我在争取中尽情享受人间的喜怒哀乐。

我记得是在邪党搞的几次整人运动中,我这个争斗的心得到了更進一步的加强,在那种道德标准的状态下,我总结出了一套一套争取生存的规则和经验教训。从此,形成的那些观念左右我的一生,它真的溶在了我的思想中,它真的就产生了思想业力,这个思想业力真的就在我的头上形成一个业力团,把我埋葬在深深的泥土中,整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为什么活着。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得大法了,在召开的两次法会上,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修炼体会,我只有一点师父好的感性认识,其它啥都说不出来。我这个人是很自信的,自以为是的心很强,在常人中几十年过去了,老同事见到我就要吹捧我一番,说他一生中听了不少人作报告,就数我作的报告讲的好,我听到这种赞扬声,心里真还有点甜。可是,在修炼大法中,就很不行了,学法有时还打瞌睡,炼功炼第五套静功时,有时还出现惚兮恍兮的状态,写了一篇交流文章,尽管明慧网用了,一年后,有位同修写了一篇文章,批评我在法理上出现了偏颇。问题出在哪里呢?在修炼中就怎么这么不长進呢?

我学了师父讲的《佛性》这篇文章后,恍然大悟,可说是一切都明白了。才知道形成的那些观念,不是我真正的自己,但它牢牢的控制我的一生,过去我苦苦争来的,全是执著,全是业力,都不是自己要的东西,自己在哪儿,自己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还自以为是?我们修大法就是不要这些东西,正如师父在《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我们不要那个政权。我们有多少大法弟子当年修炼的时候就在说:我得了大法,“朝闻道,夕可死”。说我得了大法,给我总统我也不干了,我要修炼了。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是放弃世间的这些利益的,修炼人求的不是这些,要的是放弃人世间的执著。”

放弃,才是修炼人应有的境界,放弃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我要把自己从泥坑里解救出来。从这天开始,我下决心背《转法轮(卷二)》〈佛性〉这篇经文。说来也怪,《转法轮》这本法我已背过一遍,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而背这篇经文〈佛性〉,我用了半月时间才背下来。起初,背了半天一句都没有背下来,人也背的恍恍惚惚的,我知道这是邪恶在捣乱,不能让步。背来背去,我明白了是观念产生的思想业力在阻挡,我又背《转法轮》中的“主意识要强”这一章节,和佛性那篇文章一起背,半月把它背下来了。

看起来是背两篇文章,在背后却是正邪大战呀!而在我这里表现出来的是思想境界的提升。我敢于放弃一切,放弃名利情,放下自以为是。我学法不打瞌睡了,炼功不恍兮惚兮了,发正念不倒掌了,我修炼的状态也变了。在魔难或过关中都知道对照法向内找怎么做了。

有一段时间我出现头眩晕休克状态,少则几秒钟,多则两三分钟,右手发抖,我曾经跟着别人一起做过治病的工作,对常人患病的知识略知一二。

我这种状态,正是常人说的那种不得了的病态。要是常人得赶快進医院,孩子、老婆会吓的不得了,我却不惊不慌,就象从没有发生过事似的,不把它放在心上,没告诉任何人,我依旧做我该做的事情。因为我从法理中知道,修炼能治病,但不是用来给我治病的,这种状态它也不是病,它是一种假相,修炼人怎么能围着这个假相转呢?这里的关键就是你能不能放弃常人的观念,放弃就提高,那个魔难就不见了,你抱着不放,那个难就越来越大。凡是人的东西,只要悟到了就毫不吝惜把它放弃。这样做了,打这以后,再没出现那种状态了。

在修炼过程中,我经常遇到要处理个人与整体的关系问题。碰上这样的事,我不坚持自己的意见,更多的是放弃。

有一次,师父在美国的讲法发表了,我张罗了五十多人到一个地方来学师父讲的法,学完法后,我们就切磋。当我刚讲了几句时,有的同修就打断我的话,说;“你别说了,你讲的东西我们听不懂,让大家说。”我很尊重同修的意见,马上停止发言让大家讲,对与错不是主要问题,争输赢高低是常人,放弃才是关键,能够放弃自我才能同化法,才能去掉执著,去掉不好的东西。

我们大家都来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全放弃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