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观念走出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我在学大法之前,被中共灌输的都是“男女平等”、“女人能顶半边天”等思想,自己也觉的是女人当中的佼佼者,不但容貌出众,从能力上也超过许多男人。在大学生很抢手的时候考上大学,并凭自己的学习成绩進入了一个令很多人都羡慕的工作单位,而且是在机关办公室工作。我本人洁身自好,既不随波逐流,又不愤世嫉俗。为人处世言谈不多却落落大方,在单位里深受尊重,因此那种优越感深藏于心。学法后由于年轻又有文化,再加上自己工作环境很优越,有更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很快我便成为我们那片炼功点的辅导员,之后,听到的都是同修们的赞扬声,在不知不觉中加强着自己的人心。

去掉“比男人强”的变异思想

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闲谈,其中一同修提到孔子给人留下的做人的道理,另一同修说:孔子还讲过“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还有一同修说:在古时候,女人想修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女人本身障碍就大。可能在别人听来这些话都有道理,而我听到这些话后,心里特别难受,用火冒三丈来形容当时的心态也不为过。觉的同修这样说话是在侮辱、贬低女人,简直是大男子主义,越想心里越不平,便与同修争执了起来。以后,每当同修提出类似的话题时,心里总不自在,虽然不再与同修争论,也在向内找,但根子上的问题一直没解决。

有一次,我与两位男同修帮同修收拾房子,要把铺地用的沙子从一楼运到七楼,其中一位年龄比我小的同修竟然安排我与另一位男同修把沙子运到楼上去。当时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可他却是认真的。他明知我是个女的,却做出这样的安排,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呢?这时,在我大脑中出现了“阴阳反背”。我不是觉的比男人强吗?所以才会出现同修安排我扛沙子的事。直到这一刻,我终于把这个变异的东西挖出来了,瞬间我感觉内心清澈透亮,一身轻。从那以后,别人再谈论这个话题时,我不再联想到自己了,那种被伤自尊的感觉也没有了。想想往日为此的争斗和不平衡,感到很可笑。

师父说:“整个的社会都形成这种形势的时候,你们想想,这些个社会中的男人都变成了男女人,(众笑)女的都变成了女男人,(众笑)这是阴阳反背啊。当然这个社会形势就是这样,我也不强求你们非得怎样。我们有些女学员确实能力很强,也有些人确实不简单,(笑)能力上有时候超过男人,但是你们很多时候确实得考虑男人。”(《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通过学法我明白,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不能再放任这些变异的观念。作为大法弟子,是有责任和使命的,只有自己做好了,才能促使别人做好。

和同修交流如何看待夫妻矛盾

从前,我认识一位刚开始学法的女同修。每次见到她,她总是与我谈起她与丈夫之间发生矛盾的一些事情,说她丈夫如何不好,什么也不听她的,人家的丈夫对妻子总是百依百顺,现在他也学法,还是不听她的,为此感到很伤心。看到这种情况,我就劝她:作为炼功人遇到矛盾应该向内找,要修心性,不能生气上火。她自己也知道不应该生气,但就是忍不住。我知道虽然她表面认可我谈的认识,但我总觉的她内心一点都未放下。原因是什么,当时我也不清楚。现在我知道了,由于我自身对世上阴盛阳衰的变异现象认识不清,怎么能理解对方真正痛苦的原因所在呢。

不久前,我又见到了这位女学员,一见面,她又跟我诉苦。她的父亲因病住院了,她想让丈夫帮忙照顾,而丈夫并未按她所安排的去做,她非常生气,跟丈夫大吵了一场。看到她痛苦的样子,我就想:这次我一定得让她明白造成她痛苦的根子是什么。于是我开导她说:“过去,作为一个君子,是受人尊敬的,但不能因为他是君子,那么别人就可以任意欺负他,不尊敬他。在古时,有法令规定对修炼人不敬,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今天,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因为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世人就可以对我们任意打骂。比如你在单位上班,你作为一个炼功人,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但绝不能因为你不求名利,单位就可以不给你工资,让你白干。不求名利是你的心性,给你工资是单位在法律上应遵从的道理。同样,在家庭中也有其正常运作的道理。大法弟子可以忍受一切,但不是无原则的盲从,更不是逆来顺受,而是由法来指导一切的。我们修炼人从做一个好人做起,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做一个更好的人,甚至达到圆满标准的人,这是作为修炼人要做的。但不是无原则的迁就别人,更不能变成家庭的奴仆。你说是吧?”

这位学员点了点头,表示信服。然后我话题一转,接着对她说:“现在整个社会形成了丈夫都听妻子的,而这些现象恰恰是人类道德败坏的结果,并不是神对人要求的状态,所以,不能因为大多数都是丈夫顺从妻子,就否定神对人要求的状态。阳就是阳,阴就是阴,不能阴阳反背,是这个道理吧?”这位学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接着说:“同样,你丈夫学大法了,不能因为他学法,就应该对你百依百顺,因为你做什么,他做什么,是要依理而行的。修炼人应依大法法理而行。人是依人理而行,但绝不是依常人中变异的理而行。现在的人道德如此败坏,怎么能依下滑的道德标准而行呢?丈夫对妻子百依百顺,连人的理都不通,怎么谈的上符合修炼人的理?如果再提起做女人的三从四德,那现在社会上的女人有几个不骂呢?”话说到这她笑了起来,最后她跟我说:“以前总觉的自己是个做事讲理的人,现在才知道自己是个不懂理的人,把自己知道的那些歪理当成理,所以才会出现遇事守不住心性,这都是中共灌输的假理在起作用。”

放下人的观念,奇迹显

对工作问题,在我学法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仍然会去分辨这是男人做的工作,这是女人可以做的工作,现在我明白了,无论什么工作都是人的工作,我是大法弟子,对人的工作,我不再去挑选,只要这个工作是在救人,那就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应该做好的。

有个同修开店做生意,由于现在假币很多,同修买了个高档验钞机。可是没过多久,验钞机便出了故障,不能正常验钞,因为发生了收到假币的事情,而周围维修电器的店铺没有维修验钞机的,最后该同修找到了搞电子维修的甲同修。甲同修很快让验钞机能正常工作了。可用来没有几天,验钞机又不干活,只好又拿来维修。这样反反复复修了四五次。那天,不能正常干活的验钞机又被送到了甲同修那,正好我也在,甲同修对我说:“我已修过好几次了,这次你来修吧。”

听到甲同修的话,我没说什么,心想:电子维修这工作我从未做过,甚至连想做的想法都不曾有,今天同修突然提出让我修机器,这一定不是偶然,虽然我不知道该如何维修,但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用正念对待此事。于是我拿起工具,将验钞机的螺栓很不熟练的卸了下来,然后取下验钞机的外壳,便仔细观察了起来,原来这机器里面装的是这些东西:有小齿轮,小方块等等。这时甲同修也过来了,可能他也意识到不该把这个事情就这么推给我了之。我一遍又一遍的观察着装在验钞机里的每一个小东西,这时,我的大脑中反映出了一个念头:是不是机器的电源部份出了问题。我把想法告诉了甲同修,同修说:“我检查过了没问题。”我说还是检查一下吧。甲同修仍然肯定的说电源不存在问题,曾检查过好几次。虽然甲同修这样说,我却觉的从我大脑中反映出的这个信息越来越清晰,我再次建议甲同修还是检查一下吧。这次甲同修不再坚持他的看法了,拿来测试表对电源部份从新進行检查。正如我所说,终于找出了促使验钞机不能正常工作的原因了。从这次维修之后直到现在,验钞机一直很正常的工作着。

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就在想:甲同修知道我不懂维修,为什么会叫我来修理验钞机呢。以前经常碰到甲同修干活是让别人帮忙的情况,比如帮忙拿个工具等。如果有男同修在场,那当然就是男同修义不容辞的事情了,而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不去帮甲同修了。如果只有我在场,虽然我也会帮忙,总觉的这不是该我做的事,因为自己是个女的,现在我明白了,这也是一种观念。作为修炼人只有放弃这些人的观念,才能做好要做好的。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讲的:“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

有一天,一位同修委托我找人把她的手机修理修理,原因是她的手机排线坏了,维修店的人给换了几次也没有修好。我便拿着手机找到了甲同修。甲同修把手机卸开,费了好大劲才把排线拔了出来,他说:“看来往上装排线也不会很容易的。”结果正如甲同修所料,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新排线插装到位,而且由于多次的插装,导致排线折断无法再用,只好又找来一条新排线,这次虽然采取了保护排线的办法,最后又是以排线被折断而告终。我拿起两条被折断的排线,心想:尽管这款手机的排线不容易更换,但我是大法弟子,是神,常人的事是难不住我的。我找了一条新排线,打开包装,然后我对着手机说:“你也是一个生命,现在我要给你换一条新排线,你才能正常工作。但插装排线的空隙太小,你把它放大,我才能把排线装上去。”然后我把排线放到手机上,用手轻轻一推便把排线装上去了。我把手机给甲同修,甲同修有点惊讶的说:“看来仅仅依靠技术是不够的。”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必须努力的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不断精進,去除一切人心,抛弃一切人的观念,不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