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一位退休教师,九八年六月得法。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让我身心受益匪浅,深感师尊的伟大和救度。二零零四年春我退休后,我们几个同修开始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集中学法五次,每天学一上午,读一讲《转法轮》,再学习新经文、各地讲法等。除了集体学法外,我也在背法、抄法。学法时都是盘腿打坐,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有时腿拿下来再盘上,一直坚持到现在。静心学法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认真的看,认真的学,不添字不漏字。我真正体悟到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

一、丈夫的转变

我和丈夫都是老三届毕业生,高中时的同学,一起被邪党号召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后来一同参加教育工作。我有个性,喜欢我行我素,他脾气暴躁,有时酒后无理吵闹,特别是晚上一喝酒回来,不是这个不对,就是那个不行,再就说一些无影的话,把我气哭了,人家睡着了,可我一夜没睡觉。从那以后,他喝酒前我就先害怕,怕喝完酒回来吵闹。一次他喝完酒回来,一边看电视中那些情魔乱舞的内容,一边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把我气的号啕大哭,他那个戴手表的胳膊一使劲,就打在我的左眼睛上。当时就肿出一寸多高,眼睛给封住了。第二天他说是我自己撞的。我三天没上班,眼睛一个多月还没完全好,此后左眼睛一见风就淌眼泪。从此以后,夫妻的情淡了,随之而来的是恨、委屈、争斗,我身体上的痛苦承受的更重了。

一九九八年我走進大法修炼,改变了我的命运,病好了,丈夫也成了帮我修炼的对象。每当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回来晚时他不睡觉,等我回来大喊大叫,气的不行,我虽然不与他争吵,但心里不舒服,还有一种恐惧感,争斗心、怕心、怨恨心都上来了。又有一次晚上他喝酒回来,進屋就说些不好听的,我与他争辩,他伸胳膊打我,戴手表的手将我的左眼睛又一次打伤,和上一次一样重,但不觉的那么难受。我两天没出屋,静心看了两天《转法轮》和经文,找自己错在哪儿?我想出去,当时他把门反锁上,我还不会开,当我看到“过去老太太是裹小脚的,两米多高的墙,跑过去一翻就过去了。家里人一看她疯了,老往外跑,就给锁在屋里。等家人走以后,一指那个锁头就开了,出去了。那就用铁链子锁上吧,等家人走了以后,一抖搂铁链子就开了。”这段法时,我突然悟到:这不是在点化我吗?我郑重的告诉他:“你把门锁打开,你这样做我心里难受,不允许你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从那以后我上哪去他不干扰了。

我还是没有完全从法理上升华,更没有从心性上找自己。他第三次把我的眼睛打的更重,而且全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次我没有任何怨言,大脑一片空白,同修来看我,帮我从法理上悟。当我读到《道法》经文后,师父的法理显现给了我,让我体会到了法的内涵。委屈心、争斗心、怨恨心、怕心很快就解体了。尽管我伤的很重,就是不疼,师父又一次帮我承受了。有一天我感觉多年吃饭经常不往下走的业力没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转法轮》)我丈夫不就是帮我往下拿业力吗?我还得感谢他呢。

这时我的慈悲心出来了,看他太苦了、也太可怜了。我的眼睛被打三次,要是常人,可就不知是什么样了。有一天我从天目中看到自己是一只眼睛,当时我就悟到:我要不修炼,可能就是这样,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现在我能理智的认识自己,每当魔难来时能从法理上悟,向内找来提高自己的心性。

我的提高也改变了我丈夫。现在他也已经看了三遍《转法轮》,每周的正见网、明慧网都浏览一遍,他在大法中已经受益,肾小球肾炎等病也好了,很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并且主动给捐了五百元钱做真相资料。从他的身上也看到了我的不足,我现在明白他行的恶实际是对着我心中的不善来的。当我越来越善的时候,他的恶也没了。同时他还经常帮助我、提醒我,比如说修口了、到点发正念了等,本来他不会做饭,也没做过饭,为了不影响我炼功,现在他主动早起烧水、热饭。

二、时刻向内修、向内找

修炼就是要修去自己的执著心。可有时悟到也修不下去。我的腿疼、腰疼很长时间了,因为过去就疼,也就不在意了,天天炼功、天天发正念也不好使。有一天我突然悟到这是怕心引来的,不知不觉疼痛解除。我的右膀子一阵疼,一阵不疼,这和过去得肩周炎的疼不一样。我一下悟到膀子疼是情引来的。这一下悟到后,胳膊也好了。

连续咳嗽了几天,发正念也不好使,而且越来越重。查找自己的心性,找出一大堆人心也没制止咳嗽。后来师父以梦的形式点化我,让我悟到是怨心。当时我就感到身体轻松了许多。但还经常表现,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不时的出现以怨为轴来回转。一天中午做饭时,突然脑子里又出现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是我当面说人家的不是,引起小辈的不满,小辈当着家人的面推我,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把我也气的哭了。今天想起来,还觉的自己挺委屈,对那个小辈还有点不满呢。不一会,我马上想起师父的话;“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这个怨心不也是想改变别人、向外求的人心吗?还容易引起争斗心,妒嫉心,于是我马上归正自己,清除这不正确的想法,顿时身体就感到轻松了。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思想非常纯净,看见俩个仙女摆着动作慢慢的走过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好好修炼。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新年问候》中说:“不要用人的观念来衡量正法与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不要总是用人心加长你们提高认识的过程。你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一个执著都是障碍。”我深深的体会到,很多不正确的念头和各种人心,往往就隐藏在一些不在意的小事上,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都是在证实自己,是在怨天尤人的人心推动下造成的,自己还觉察不到。 从身体的变化向心找之后,理性升华了,认识也提高了,从而带动身心的整体提高。

三、讲真相救人

师尊在每次讲法中都告诉弟子们抓紧时间救度世人,我也和同修一样讲真相、劝三退。开始时,发真相资料,向家人向亲朋好友讲真相,向同事、熟人讲真相,再后来慢慢的克服了怕心,就面对面的向世人讲。

大约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制造震惊中外的栽赃陷害法轮功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并在全国掀起批判和所谓反×教运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企图名誉上搞臭法轮功。单位领导屈从邪党的压力和自保,准备召开一次学校邪党会议,让我发言,其实是让我检讨。我跟校长说:我讲什么?我学大法做好人没有错。校长也没说什么,不讲又推不掉,写稿不知写什么,心里感到委屈。连续承担了十几年的初三毕业班教学,当了二十多年的班主任,对工作兢兢业业,我错在哪儿?放下笔躺在床上睡着了。做了个梦,看见俩个女孩,迎着暴风雨往前走,其中一个大约七、八岁,长的非常精神,从脸上往下淌水,没有一丝害怕,没有一点怨言,脸上非常平静。醒来后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让我迎着风浪往前走下去。想一想,我要维护大法,证实大法,一会发言稿就写好了。

星期一上班,我把发言稿有目地的放到办公桌上,对桌同事认真看了一遍,说你这不是在宣传大法吗?我没吱声,心想就是要这个效果呢。当天下午,学校开邪党大会,我当时也是邪党一员。教委书记、宣传委员、学校校长坐在台上。参加会议的有四十多名邪党党员,还有一名退休的,也是咱们的同修,是点名让参加的,可能她就是那个梦中的另一个女孩吧。我开始发言时,心里很激动,会场的气氛也很紧张,不一会就平静下来了。我越说越来劲,讲我怎样做好教育工作,获得了什么成果。由于争强好胜落下了一身病,在吃药也不好使的情况下,走進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病好了的过程。同时把《转法轮》里关于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倒出去的那段法读给了与会者,会场鸦雀无声。会后一个校长说:“没想到你讲的真好。”

那时的认识还达不到一定成度,只知道自己是大法受益者,说句公道话。现在想起来,用自己的言行维护了大法,证实了大法。也为我以后向同事们讲真相奠定了基础。退休前,我将师父的《做人》、《境界》以留言的形式写给办公室的主任、老师的日记上。她们每当心里不愉快时,拿出来看,都说心里非常舒服,有一种解脱感。我还经常告诉同事,真善忍是宇宙特性,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最奇效。退休后,凡是我所遇到的单位同事一提三退大多数都同意。

初、高中同学集会十几场,同学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家常,我抓住一切机会洪扬大法,当场发晚会光盘和护身符,背后分别劝他们三退。我把师父《精進要旨》里的《境界》背给他们。有一次我把MP3中的大法歌放给他们听,其中一个同学当场就表示好听。

有一次,同学在一起喝酒,还有家属参加。这些同学有当过县长、局长的,都很有钱。个别人我给讲过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躲着我。我是后到场的,本来我不想去了,他们电话中非要我参加。我想这也是师父给他们机会,让我去救。我刚坐下,请客的那位同学说:“咱们不讲宗教信仰,不谈政治,只叙同学情。”我看也搭不上话,那我干啥来了?求师父帮我吧。这时来了灵感,一个同学倒酒,我说我替你倒。当时酒桌的气氛很紧张,有人还提醒我,不让我说话。当我拿起酒瓶要倒酒时,邪恶挡不住了,紧张的气氛缓解下来。我说我是在魔难中走过来的,是大法救了我的命。他们看我今天还这么有精神头,还有的说看你这么年轻,我笑了笑,借机背了一首《梦醒》歌词,他们听的都很震惊。紧接着我就开始一个一个发晚会光盘、真相小册子,加上护身符,一个个的劝退。其中那个不听真相、看我就躲的那个县长和妻子也同意退出恶党组织。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我对这段法有了更深的理解。记的我退休前,和一个男同事讲真相,他不接受还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的一句话就把他惹怒了,当场就要告我,我知道是自己的争斗心引来的麻烦。几天后派出所警察来问我:县610来人找你了吗?说我老和同事讲大法好,一炼就祛病。话是我讲的,他怎么知道?我一下意识到是某同事告的。据说他姑爷是公安警察,我还在县里挂号。我开始耿耿于怀,不想和他说话,退休后大街上还经常和他见面。后来我感到自己不是修炼人的状态,陌生人还得救呢,满大街去找可救度的人,何况同事一场。后来我看到他时就主动和他打招呼,慢慢讲起真相来。我说:某老师,我的某一句话可能触动了你,是我不对,可我以前告诉你的完全都是我在大法中亲身受益的体会,咱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保平安是谁都想得都得不来的,你能听到大法好是你的福份。特别是他的妻子看到我的身心变化,听的更认真。我知道是我的善打动了他,他才接受了护身符,同意三退,有时看见我还主动要保平安的护身符。

在一次从乡下回来的夏利车上,我先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士搭上话,他说去县一中接孩子,要不孩子一个人回来不放心。于是我就开始切入话题,讲社会腐败、讲大法的神奇。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当时心里非常平静,我说:你是干啥的我都要救你,因为我是为了你好。我还告诉你为什么让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宇宙有佛道两大家,道家重点修真,同时也修善,也修忍;佛家重点修善,同时也修真,也修忍。法轮大法是真、善、忍同修。我不是叫你和我一样,而是让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时保平安,都说好人一生平安,只有顺应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敬天重德,你将来才能呈祥如意。我又问他听说过三退吗?他说知道,我说:你退了吧,从心里退,我帮你。现在那些贪官都给自己留后路,偷偷退党、团、队,将来大淘汰来时好保个平安。他点了点头,告诉我姓啥。在讲时车里坐的三个中学生也认真听了,我给了他们光盘。他们也同意退出共青团组织。

在一次知识青年集会中,有近七十人参加。这七十人中离开本地到外地工作的就有一半以上,这些同学中都当上了爷爷、奶奶,有带配偶来的,有带孙子来的。会议规模很大,多么难得的机会呀!会前我和一同修都准备好了内容,可他们怕担风险,不让我们在会上发言。那就个别谈、单独讲,利用集体照像时间讲,利用游船时退。只一天半的时间,就劝退了三十多人,其余的除几个不表态的,都说别人已经给退了。这些同学有厅级干部、处级干部、科级的,他们都高兴的接受了护身符。我还在每人一本的留言册上写上:“有一种态度能打动人心,那就是真诚;有一种品质能温暖人心,那就是善良;有一种境界能令人佩服,那就是忍耐。”其中一个同学是某派出所所长,现在是督导,过去给他讲真相他不听。有一天我们碰在一起,他说我留言的那几句话写的好。于是我见缝插针,马上将新年晚会和《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的光盘和护身符送给他。告诉他良知善念在,好人得真福,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中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我和同修去过乡镇送真相,更多的是面对面讲真相劝退,开始自己走,后来和同修一起劝三退。从二零零七年到现在,我和同修几乎天天下午走街串巷,每次都能劝退十几人、二十几人,少则几人。我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坐在公共汽车上讲,还有婚、丧、嫁、娶、孩子升学、老人祝寿、亲属聚会、同学集会上更讲。来我家串门的更是讲好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一切能参加的大小集会,我都不漏下一个有缘人。我感觉坐在夏利车就我一个人时,一会就上来几个有缘人听真相,我要买什么东西时,一会就有很多人也来买。一次在一个小学校门外讲真相,一位小学生蹲在她家长身边大哭,就是不進校门,家人怎么劝都不行,我老远就听到她一个劲的号啕大哭,我悟到是师父让我来救她,我就把她扶起来,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马上不哭了,这时校园铃声已经响了,她马上跑進去了。

四、正念制止邪恶

在讲真相时遇到的魔难很多,有不信的、有争辩的、有骂的、还有构陷的,都没动摇我救人的心。

大约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下午,我正准备用自己手写的真相往楼道里贴。才贴一张就听到楼上有人往下走,我也止住了步。她走下去,我又开始贴。只贴上一张,她马上返回来,恶狠狠的说:“你给我揭下来,我知道你是干啥的,你在哪楼住,发生什么事我都知道,你还是老师呢……我也不怕遭报,我是干这个的,要不我还不管呢。”她在说的时候,我就用心念正法口诀,我反复的念着,一点也没害怕。她把我兜里的真相抢走,把包里的明慧周报抢走,包里还有一本《转法轮》,她没拿,还说:这书我不要。我心想,你去看吧。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是正念保护了大法书,是正念制止了邪恶。

有一次,给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士讲真相,没说几句,她拿起手机就要告我。我当时就感到真的来了几辆警车,有点紧张,心里默念正法口诀。又马上意识到这是怕心招来的,解体它。我就心平气和的对她说;你要告我,那你也遭报了。正念一出,她把手机放下了。

发正念是师父赐予我们的佛法神通,让我们排除干扰,解体邪恶。我每天发正念十次以上,集体学法时每到整点发正念;出去讲真相前或做大法的事时发正念;同修被邪恶迫害时发正念;邪党预谋迫害大法弟子开什么会时发正念;凡是遇到什么魔难,随时随地都发正念;甚至在学法、炼功或思想出现不正确的状态时找一找什么心引来的,抓住一思一念解体它,纯净自己的言行。

想起上班期间发生的一件事:俩个校长因为一个《通知》发生冲突。《通知》是由我发的,其中一个校长把火发到我身上,我当时没有太大的感觉就过去了。过后一个老师说:要是我,当时就得跟他干起来了,五十多岁了,为什么这样对待你呀?那感觉真是,我忍住了。我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抑制了他的魔性,谢谢师父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常人见证了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貌。我写完《通知》后,坐在办公室,心里很平静,一抬头看见墙上好大一个人影,回家炼静功,就感到身体往起拔,头顶上螺旋式的向上长。过后那个校长亲自到我办公室来解释此事,很抱歉。

退休前,校长找到我说;你写个论文吧,退休前给你评上高级,我婉言谢绝。我说,校长,高级教师这个指标转让给别人吧,我修炼了大法,一切都有了。可过后我思想中也曾有反复,生活中、工作中,我付出的很多都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心里也觉得不公平,但很快就过去了,我知道人各有命,也就随其自然了,因为我得到了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东西,是最大的财富。

正法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有限了,今后我还要抓紧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在神路上勇猛精進。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