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家庭和睦 遭迫害恩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我叫雷映群,一九九七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没有修炼前,虽然我们的家境很宽裕,但由于我和先生脾气都不好、性格不合,导致经常吵架、打架,常常打的头破血流。为解决我们的矛盾,双方单位、亲属不知调解过多少次都无济于事。对孩子、社会、工作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和负担,我们自己生活的也很痛苦。为了小孩,我们暂时表面维持家庭,说好等到小孩大一点就离婚。

这时我们俩先后走入大法修炼,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变的不吵不打了,慢慢的通过学法修炼,知道了很多当常人时不知道的理,家里环境开始有了生机,我感到生活有了希望,这时我才知道什么叫作家庭和睦、幸福,我们结婚十多年了从来没有的这种感觉。在法理上我们互相切磋,共同提高。我们一家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 我觉的能学大法真是太幸运太幸运了。

修炼后脱胎换骨换新颜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本来身体就不好的我,加上夫妻关系不好,长年心情郁闷压抑,加之为了常人中的名、利、情导致身体出现了很多病灶如:心脏病、失眠、神经衰弱、胃病、坐骨神经痛、关节炎、鼻炎、肩周炎、内外痔疮、便秘等等,真是吃药比吃饭多,过得生不如死,极度痛苦。之前我在公园跳舞、跑步、打羽毛球等等都锻练过也无济于事,甚至更糟。这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个什么好的锻练方法,不要有强烈的运动(因为我当时心脏不好)又能够让我达到不要吃药就好了。正在走投无路时,我们单位有个同事也是同修跟别人在讲炼法轮功的好处,我从那路过,前面说什么后面说什么我都没听到,正好听到说:炼法轮功身体好了都不用吃药了。啊!哪有这么好的功法?我正在为吃药而发愁,因为我吃药吃怕了,当时也没有想病好不好的,只想不吃药就行(其实有病就会要吃药的,没病了当然就不用吃药了)。心想这太好了!这样看似偶然,其实不是偶然。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一决定修炼了,立马把我的一大抽屉药一股脑儿全部倒掉,包括什么补药、花粉、救心丸、消炎药、止痛药、伤湿膏、万金油都不要了,这些都与我无缘了。如今已经十五年了,我确实再也没有吃过、用过这些东西了。

修炼不长时间,我的身体就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直至所有病症全部消失。记的我刚学法炼功不久,师父给我调整身体,我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好象心脏病要发作了,心慌、痛、浑身发软,直冒虚汗,衣服都湿透了很难受。我心里反复默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坚持炼完整套功法时,跑到厕所又拉又吐,吐的拉的东西都有很浓烈的药味象墨汁水一样的黑东西。当时我也不懂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还以为吃错什么东西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从内脏、骨头里往外排那些黑东西。

还有一件很神奇的事,没修炼前我因心情压抑、郁闷导致满脸的黄褐斑及早到的老年斑。满脸乌黑,自己都不敢照镜子。修炼后的有一天,表面上看好象是吃芒果引起整个脸肿的老高老高,奇痒难忍还伴有脓水,家人要我用盐水冲洗一下,我一点也没动心。痒的晚上睡觉也睡不了,我就起来对着自来水龙头用冷水冲洗一下,那真是难受。难受是难受,但忍过来了。一个礼拜后完全好了,而且我惊喜的发现脸上的斑痕全没有了,好象换了一层皮肤。女人总是有点爱美之心,我那个高兴呀,大法真的太神奇!我们单位的同事看到也觉的很奇怪,也觉的大法好。从修炼后我真是无病一身轻,以前走几步就累,家务活也干不了,现在走路又快又轻松,干什么也不觉的累;以前失眠到早晨二-三点还睡不着,现在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以前别人把我姐姐当作我妹妹,现在我不知要比我姐姐年轻多少了。我从内心感到法轮大法实在是太好太好了,难以表达。可是就是这么好的功法,一九九九年却遭到中共及以江泽民为首的全面诽谤、诬陷、迫害。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此,我们夫妻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信访办上访。

在黑暗的日子里,师尊呵护我闯过魔难

我们上访后就全家不得安宁。我们俩前后被单位开除公职,都被非法关在邪党监狱迫害四年多的时间。但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坚定的走过来了。

二零零一年我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四年,他们为了达到不让我炼功,用手铐脚镣铐住我,我被逼绝食反迫害。在四十三天的绝食中,我的体重由55公斤降到25公斤,整个人就是皮包骨,可我知道每天都有一股气从肛门放出,(后来听人说是通肠胃,常人长时间不進食就会肠粘连。)直至允许我炼功(他们怕我死了影响他们开庭才允许我炼功,那次开庭判了六位大法弟子的刑。)恢复進食、炼功后身体很快就恢复了。狱警和常人还都以为我会死在那里,我知道是师尊无时无刻都在呵护着弟子。

还有一次,是在女子监狱,当时整个监房的夹控犯人(就是恶警专门安排监视大法弟子的刑事犯人)全部发高烧,吃药、打吊针一个礼拜也没退下来。到后来我也开始发高烧了,被它们发现要强行拉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这时,正好医院要下班了,它们就说明早一定要去。我发出一念,师父救我,我决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因为只要一到医院就给打破坏脑神经的药,有个同修就是这样后来疯了,恶人反过来还说炼法轮功炼的)。到了晚上,我全身一个劲往外冒汗,整个棉被这头湿透了,掉过来盖那头,那头又湿透了,又翻过来盖上面那边,又湿透了;还总上厕所排尿。到早上神奇般的退烧了,当时我眼泪忍不住就流出来了。起床铃一响夹控犯人马上就到床上来拉我,我看他们那个高兴样(他们心想这下找到借口加剧害你了)。我稳稳当当坐在那里心里很踏实的知道他们没招了。他们一摸退烧了,只好骂骂咧咧的走了。师父又一次保护弟子闯过魔难。

在师尊的看护下我熬过了四年不是人过的艰难日子,活着走了出来(迫害的经过这里就不细讲了)。

二零零五年回来时我已不成人相,我姐姐、弟弟看到我都伤心的哭了。回家后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一个月不到身体完全恢复正常,与出来时判若两人;而且还白里透红,看上去年轻了十多岁。看过我的亲友、同事也觉的很惊奇,哪能这么快就恢复的这么好?我深刻体会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神奇的事情还很多,有些我不知怎么表达怎么写出来。自己也很惭愧,没有抓紧时间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在这正法最后时刻,一定要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真修、实修,勇猛精進,跟上师父正法進程,默默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正念正行,救度该救的有缘世人与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