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村民修炼大法后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们生活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农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为了生计而劳碌奔波着,伴随而来的是久治不愈的疾病、挥之不去的烦恼,总觉的人活着挺苦挺累的,可是说不清为什么。直到那一天,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到了我们这个小村庄,从此我们开始了全新的人生。

村民甲:曾是绝望的一家 是大法给了我们健康

我和妻子从小生活在东北农村,我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犯病时,心跳的厉害浑身没劲,就觉的头晕目眩,常常伴有心绞痛,严重时心脏偷停,每分钟偷停四至六次,而且是连续性偷停。时常眼前一黑就过去了,几秒钟后才能缓过来。

我还患有乙型肝炎,常常两肋疼痛难忍,后背就象压块石头那样难受,睡觉时肝部不敢挨炕。我的胃也不好,犯病时胃好象有东西扎或往外拽那样难受,吃东西还得忌这忌那,怕吃不对劲引起胃疼。后来又得了出血热鼠疫病,损害了肾导致肾炎,双肾经常疼痛。静脉炎,经常双手、双脚乃至腿和胳膊的静脉疼痛难忍。再加上多年的类风湿、后头痛病。长年打针吃药。这些病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常有轻生的念头。还什么农活都干不了,遇事好往牛角尖里钻,与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间经常闹矛盾。

我妻子修炼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犯病时心跳的厉害,一合眼就人事不省,常伴有心绞痛、肾炎,发病时尿血,身体浮肿,肾痛时疼的神经直蹦。她还患有乙型肝炎、肝大、头痛病、胆囊炎、胃溃疡、腰椎间盘突出等病。那时身体没有不痛的地方,体乏无力,有时不敢起来走动,爬着挪动,经常打针吃药。脾气不好,爱生闷气,看什么都不顺眼,什么都不如意,活的很苦很累。

还有我儿子,也曾患有多种疾病,经常打针吃药住医院。当时我们家的经济非常非常紧张,不能挣钱还借了很多外债。亲戚都很害怕我们向他们借钱,就这样煎熬着。

在一九九九年正月,我和妻子在极度无望的情况下幸运的遇到了法轮大法,学法后,知道了病是前世因缘所致,心情开朗了。努力按着 “真、善、忍”做人,遇到矛盾先看自己哪不对,不往牛角尖里钻。亲戚邻居之间融洽了,家庭和睦了,修炼七、八天,我的病就全好了。不长时间,妻子那些病也全都好了。还有我儿子,虽然没走進大法修炼中来,可在我们得法不算太长的时间,他的病也全好了。真是象法轮功李洪志大师讲的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在经济方面,我们家的改变非常非常大。我们能干活了,种了几垧地,年年收成超常的好,连续几年收入比别人高出很多。乡亲们看到我们家的变化,特别是亲戚们都说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我们心里那个高兴,真无法用语言形容。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国内所有的电视、广播、报纸等舆论工具天天造谣诬陷大法和我们的师父,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时时都在发生,真是乌云压顶。不管共产恶党如何造谣诬陷,永远改变不了我们修炼的信心,因为大法的法理,还有我们家的变化能说明一切。我经常跟我接触到的人讲我们身心的变化和大法的美好,认清共产恶党的邪恶。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在大法中受益很多很多,因此真心的希望人们了解大法的真相,希望所有有缘人都能在大法中受益,远离共产恶党的邪恶,做一个有美好未来的生命。

村民乙:曾经除了愁还是愁 是大法救了我全家

我是一个很倔犟的人,脾气也不怎么好,结婚后,丈夫又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还有附体。唉 ,婆婆是天天吵,丈夫是天天犯病,我是一筹莫展。我天天在想丈夫什么时候能好起来,能扛起家来过日子,经常以泪洗面,天天睡不好、吃不好,心情也不好,好发脾气,头晕脑胀的不清醒,还得了胆囊炎、肾结石,半身麻木,再加上先前的痔疮等病。每当我一着急上火,就犯病,真是难受死了,还得看丈夫那个脸,我的心就更没缝了。

为了给丈夫看病,几乎快花掉我们家所有的积蓄。丈夫是中西医都看过,药没少吃病也没好;也看过附体,让丈夫供附体,我一听就烦了,说不看了,丈夫命大就活着,命短就死。长期的痛苦,导致我旧病没去又添新病,脚长骨刺,腿瘸了,还得了胃病,心脏又不怎么好。我是欲哭无泪,剩下的只是愁了。

那是在一九九七年春天,有人告诉我婆婆说,别的村有人炼法轮功可好了。从此以后,我家就开始炼起法轮功了,并按法的要求对照自己,尽量做个好人。慢慢的,我的病都不翼而飞了,也能睡觉了,脾气改了,心情也好了。连婆婆和小姑子都说我改变了,婆媳间也和睦了,丈夫的病渐渐的好起来了,脸也有了笑模样,真是大法救了我全家 。

村民丙:婆婆修炼后变了

我在嫁给丈夫之前,别人都说他家的人不好相处,当时也没想那么多,等结婚后才知道他家人真特别,过着与别人老死不相往来的日子。当时婆婆五十多岁,脾气古怪的都不让儿媳妇去别人家串门,如果串门回来,她就生气,鸡毛蒜皮的事也得干一仗。

可是,婆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爱生气、什么都看不惯的坏毛病都改了,变的没脾气了,有时我说点难听话,婆婆就象没听见似的,不和我一般见识。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不但让我婆婆的脾气变好,身体也健康了。

有一天,我丈夫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婆婆去长虹串门,摩托车骑着好好的,突然被路边的小石头一绊,差点摔到沟里。当时婆婆从摩托车上摔下来,不省人事。我丈夫裤子摔坏了,脸也摔破了。当时,我姨给她掐人中,婆婆一会醒过来了,醒来后,不认识人。

我丈夫回家取钱,打车拉婆婆上佳木斯市中心医院拍片子,结果是锁骨骨折,肋骨折了八根。大夫给打上绷带,开了五六百元钱的药。回到家,晚上,婆婆让我把绷带打开,我当时也有顾虑,我儿子一看他奶奶,就对我说:“妈,你赶紧给我奶奶把绷带解开,你还信不信大法了?”我赶紧就把绷带解开了。

婆婆刚从医院回来时,连上厕所都是我把着尿桶给接,吃饭都得喂,十多天后,婆婆自己就开始炼功了,半个月自己就能洗衣服了。大家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婆婆都六十多岁的人了,是大法的神奇让我婆婆好的那么快。别人来我家看我婆婆,一看都说法轮功太好了。

孩子上学离家远,我丈夫骑着摩托车送孩子上学。一天在上学途中,左转弯与过来的微型车撞上,当时我丈夫戴着的眼镜都被撞飞了,孩子从摩托车上甩了下来。微型车的劲比摩托车劲大多了,可丈夫和孩子一点事也没有。当时孩子说:“爸爸,我要上学,”他自己去了学校。摩托车灯被撞坏了,微型车保险杠被撞坏了,微型车车主让我家给修车,我们二话没说,就跟着车主去市里修车,又从我家要八百元钱,我们也给了。

回到家,婆婆说一人学大法全家受益,孩子和我丈夫戴着大法护身符,是法轮功救了他们爷俩的命,在此我们全家人感谢师父和大法,法轮大法就是好。

村民丁:大法教我做事考虑别人

我原是一个极其自私的人,特别在利益面前更是绞尽脑汁,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放过。和母亲出门坐车,嘴上不说,心里却惦记着让母亲给我买车票,到母亲家好吃的多吃,走的时候,再拿一部份。对自己的女儿也一样,花钱也特别吝啬,学校订校服,我极力劝阻,最后全班学生只有我女儿一个人没订校服。事情过去多少年了,女儿提起此事还念念不忘。我还想利用女儿,希望她长大了找个有钱的丈夫,我也借借光。虽然绞尽脑汁,日子也没过好,到头来自己还得了一身病。

修炼大法后,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人,与人为善,做事考虑别人。在利益面前,我也开始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母亲把自己的地给哥哥种,几年下来,哥哥能多得两万块钱。这要是不学法,我非得跟母亲、哥哥生起气来。但是现在我心里很平衡,理解母亲的难处,因为哥哥身体不好,对家庭没有责任心,嫂子怨心极大。现在,我不但心理平衡了,还主动和母亲帮助哥哥家,把自己家省下来的钱借给哥哥家。

对女儿,我也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事考虑别人。家里条件不好,我尽量把省下来的钱给女儿买备用品。现在女儿结婚了,也很孝顺,不象以前那样任性了。女儿说:“现在你修大法了,咱俩好了,你要不修大法,咱俩就得断绝母女关系。”

是法轮大法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了幸福,也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现在中共虽然还是用谎言和暴力镇压法轮功,但是我从内心感谢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是师父和大法让我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村民戊: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病就好了,他们凭啥抓我?

没学大法以前,我是个很倔犟的人,满脑袋无神论思想,外表给人感觉忠厚老实,内心很圆滑,为人处事不吃亏。为了过好日子,我拼命挣钱,三十岁不到,得了一身病,痔疮犯病的时候,走路都费劲,上厕所便血不止,手术也没痊愈。

一九八八年的冬天,早晨我起来去山上拉柴禾,刚走出大门,就吐血了。爸爸和我去佳木斯市结核医院,经过拍片诊断,肺叶出现许多象筷子头那么大的洞,心脏右偏,主任医生说,得开刀、手术,把烂肺叶切除,手术得家属签字,能不能下来手术台还不一定。

我一听,心想死也不手术,死了还留个全身。医院一看我不同意手术,就不让我住院了。当时是我父亲楼上楼下背着我,父亲不忍心看我那么痛苦,把我放在医院的走廊里,四处找人、送礼,这才又住上医院進行保守治疗,在医院住了三个月,就出院了。

回家休养,钱也没少花,天天喝苦药水,打着链霉素,就这样在痛苦中挣扎了二十多年,旧病没去又添新病,头昏,一天迷迷糊糊,睡不着觉,吃不進去饭,接着又添胃病,犯病的时候,胃热、往上攻,那滋味无法形容,一天天就靠苦药水维持,在这二十多年期间,还多次找过巫医看,不但没好,说头还越来越多,又供狐黄白柳,也不见好转。

二零零五年秋天,偶然碰到一个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为了欺骗老百姓、不让炼法轮功而编造的。还跟我讲,法轮功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做人,道德回升祛病健身。看我身体这么不好,他说:“大哥,你默念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心诚则灵。”当时我抱着试试看的心,就默念了,没想到大法这么神奇,我默念一个星期,头也不晕了,也能吃饭睡觉了,脸色也红润了,二十多年的病痛都不翼而飞了,真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受到法轮功这么神奇。

我也想走入大法修炼,妻子和大法弟子都问我:现在迫害这么严重,你害不害怕抓?我说:“我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怕什么,我有病邪党也没给我一分钱,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病就好了,他们凭啥抓我?”

从此以后,我走上大法修炼的路。在此感谢李洪志恩师给我第二次生命。风风雨雨的走过了五个年头,过程中也有过两次被非法抓捕,但是从来都没有动摇过我修大法的坚定信念。

村民己:事事不如意的我终于获得新生

我是二零零五年走進大法修炼的。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外出打工,到年关时没有领到工资,在弟弟家等着,无意间看到了李洪志大师在国外讲法的书,就看了起来,越看越爱看,这书讲的太好了,我也想修炼。不知不觉已到午饭的时间了,弟弟叫我吃饭,我答应了一声,可手中的大法书迟迟不想放下。弟弟全家人都在等我吃饭,只好一起吃饭了。一边吃饭弟弟对我说:要想修炼,最好先看《转法轮》,然后再看其他大法书,家乡有修炼的人去找他们。

在正月的一天,我多方打听找到当时还在修炼的老年大法弟子,到她家求助。两天后她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宝书,同时问我:现在迫害大法弟子这么严重,你不怕吗?我说:“我不怕,大法让人做好人,修‘真、善、忍’,还能祛病健身。我怕啥。”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和别人发生矛盾时先看自己。并把以前不好的嗜好全戒了,脾气改善了,不打骂女儿了,不与丈夫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病也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修炼前,我自暴自弃,吸烟、喝酒,跳舞、打麻将,经常打骂女儿和丈夫吵架,其实女儿非常温顺,丈夫也很好,一点也不嫌弃女儿不是他的亲骨肉。而我心情总是不顺,怨天怨地,总觉的老天对我不公。我还患有脑神经痛、胃窦炎、脾软、口腔溃疡、类风湿、妇科病。一到阴天全身哪都不舒服,活的非常痛苦。现在我获得了新生,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分享大法的美好。

中共强权不会改变修炼人的心,只能让人们看清共产恶党的邪恶。最后祝所有有缘人都能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抛弃共产恶党的邪恶,退出中共恶党的“党、团、队”等组织才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村民庚:大法改变了我 村人都说“法轮功真好”

我小时候受爸爸妈妈的溺爱,养成了许多坏习气,没理搅三分,上学的时候就打仗骂人,特别霸道。不管大人和小孩谁从我家大门口路过,我都骂,不准从我家大门口走。结婚后,更加厉害,打老公公,骂婆婆,和邻居也连打带骂的,听说村屯谁厉害,我就找茬跟他打仗,非得制服别人,我还嗜好打麻将、喝酒、吸烟。

我婆家孩子多,一共哥五个,老人负担很重。七年后,我们和老公公分家了。分家的时候,老人也没钱,只给我们一头牛犊,一间破草房。在那以后,我俩拼命挣钱,日夜操劳得了一身病:胃病一犯,疼得我满炕打滚,胆囊炎、后背疼、腰椎间盘突出、心脏病,什么农活也干不了,还得天天吃药,医生说这病没有特效药,就是回家靠养。没办法又去找巫医,供个狐黄白柳的牌,不但没好病,还神神叨叨的。

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两名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说法轮功是正法,是佛法修炼,按照师父讲法去做人,就能好病,“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对法轮功这场迫害都是江氏集团干的,退出党团队,劫难来了好保命,保平安,还告诉我和丈夫诚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从那以后,我和丈夫都念“法轮大法好”。神奇出现了,我和丈夫的病逐渐好转,从此我和丈夫都走上了修炼之路。病都好了,心情开朗了,以前不好的恶习都改了,婆婆由衷的说:是法轮功改变了我的儿媳妇。村里的人都说:法轮功真好,你看她学法轮功变好了,病也好了,也不打人、骂人了。

我真心的希望中国大陆同胞们,都看看法轮功真相,别受邪党蒙蔽和欺骗,法轮大法是佛法,李洪志师父就是度人来了,千万别错过这次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