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之人光彩照人的秘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我是一位奔古稀之年的人。退休后奔忙于城乡之间,帮忙照料孙子和外孙、做家务。不管走到哪里,人们都投来羡慕的眼光。有的人问:“你怎么这么有福相?”年轻人感叹:“这么大年纪皮肤这么好,这么漂亮,一丝皱纹都没有,真是光彩照人哪!那年轻时更不得了!……”大家都夸我精神好,可谓人见人羡。

的确,我现在就是精神矍铄,身轻似燕,脚下生风,上楼年轻人都比不上,双腿不由自主的往前飘,这是我年轻时都没有过的感觉。年轻时,我并不漂亮,毛孔粗,皮肤黑。

有人问我日常是怎么生活的,怎么这么有福?这里我一并给朋友们做个简介。

近几年来,凌晨四点多闹钟叫我起床,晚十一点前睡觉,有时忙到深夜十二点后。日常多半是残羹剩饭打发,蔬菜是最爱,填饱肚子就好,我们这代人是在“饥鸿遍野”饿死几千万人的年代逃过来的啊,何况粮食是血汗所换,天地所赐。

可以说得大法前,年岁大了,我衣食无忧,无工作压力,心情也算舒畅,也注重健康养生。我们住的地方有天然秀美的小河,延绵数十里,如一幅长轴画卷。春有桃花、梨花、油菜花,秋有橙梨、金稻、雪棉。河谷里,不知名的小花绿草给人们编织成巨幅天然画卷,早晚我们在画卷中漫游、行走,仰看白云蓝天,俯观鱼翔浅底,空气多清新,心情多愉悦。除此,音乐、舞蹈也是我的爱好。应该说退休后的生活是充实的、浪漫的,按常理,应该身心健康了。

然而,人有旦夕祸福。二零零零年春夏,我陡感胸部憋闷,呼吸困难,心跳心慌,发展到整个胸部象千丝万缕牵连着、拉扯着。触到一个点,就牵扯到整个胸脯,呼吸疼,咳嗽疼,打喷嚏疼,不敢迈步。再后来发展到右腹痛,左胸痛,腰部痛,整个上半身都痛,咽喉也痛。锣音、哮鸣音齐上阵,三伏天穿羊毛衫加外套。看了“解放军总医院”再看“省中医院”,看了“中南”看“协和”,看了西医看中医,不知看了多少个医院,不知看了多少专家教授,心电图、X光片、胃镜、CT、B超,各种化验做个遍,老伴陪我冒严寒、顶烈日,跑遍整个武汉看病,就是没治好我的病,我人瘦成一张皮。老伴无奈地说:“这么多专家、教授怎么就治不好你的病呢?”

是呀,人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能不还吗?到了该偿还业债的时候啦!到医院能治好吗?

二零零四年任某党校干部的老同学得知我病的厉害,让我修炼法轮功,说是只要心诚,真正按“真、善、忍”做人,无执无求,保证能好病。我吃惊的说:“国家不是镇压吗?”他说:“是江泽民妒嫉,害怕,而栽赃陷害。自杀、自焚全是假的,是买通人演戏欺骗老百姓,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我是党的干部,我单位就是党窝,我还不了解中共是咋回事吗?”他还讲了他原来也是疾病缠身,做过三次胃镜,患有颈椎病、风湿病、肩周炎、腰椎盘增生还有肺病……一大堆病,花了好多钱医治无效,一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眼前的他真是白里透红,精力充沛,返老还童。

出于对老同学的了解和信任,我捧起了《转法轮》,看看到底是不是象中共宣扬的那样,一翻开天书,不觉身心震动:啊!完全不是电视报纸诬蔑的那样,刚好与中共宣扬的反过来!我从中知道了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师父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转法轮》),懂得了修炼法轮大法就是要同化“真、善、忍”,大法修炼直指人心,要修自己这颗心。从此,我不知把这本书看了多少遍,越看越舒服,身体越强壮,懂得了人为什么会有病,有难“欠债要还”的法理,和当人的目地……在佛法面前,我真是连幼儿园的小孩都不如啊!是中共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毒害世人,世人也在无知中造业。

七年来,我努力按师父讲的法理去做,再也没去“画卷中”逍遥了,常人的音乐、舞蹈也不要了,因为这些对我身心没有作用。修炼不到三个月我也是无病一身轻,也就有了此文开篇所述的状态,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以答谢朋友们对我的赞赏,愿世人和我一样健康,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