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难忘的瞬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我今年四十八岁,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九年后晋升为企业总部经营管理部门副职。修炼大法已有十五年,身体健健康康,一次没去医院看过病,一粒药没吃过;精神状态也特别好,凡事都能拿的起来放的下。周围的人都说我是一个最值得信任的人、最好的人。

尽管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中共的邪恶镇压,但和所有真修弟子一样,我从没有动摇过修炼的坚定意志,相反,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觉的自己的坚持和选择没有错,时时都深感自己无比的幸运和幸福。也许有人会想修炼很苦吧,其实,真正修炼的人都乐在其中。也许有人会有很多疑惑和误解,其实,真正去了解一下大法的真相,所有的疑虑都会烟消云散。

下面与大家分享自己修炼中经历的一些难忘瞬间,没有半句虚言,甚至没有渲染,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的亲身实践的点滴。

(一)幸运得法

一九九七年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同事家,看到书桌上的一本书(《转法轮》),当我随意翻看的时候,同事对我说:这个功法太好了,我的病啥招都使了也没治好(很严重的肺病),炼法轮功两个月就彻底好了,红光满面,能吃能睡,精神头特足,而且炼这个功还能受到师父保护,不出偏。

在大学时我曾先后练过几种很流行的气功,可没听说有这么神奇的,更没听说师父还能保护炼功人的,怀着好奇心,我请了一本大法书。当我第一遍看完之后并没看到有什么深奥或是神奇的地方,只觉得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后来随着与其他修大法的人接触,开始炼动作,不知不觉中又看了第二遍、第三遍,才知道这是一本修炼的书,是一本天书,以后就再也放不下了。

直到今天,每当回忆起在同事家的那个短暂的瞬间,内心都无比的喜悦和温暖。

(二)拾金不昧

修炼后不久,我在下班的路上捡到了一条金项链,按照当时的价值约有2~3千元吧,如果不修炼我会毫不迟疑的据为己有。可是,当时我在与那些同修们接触交流中都感到他们道德高尚,为他人着想,无论是在一起炼功也好、学法也好,都感到很祥和、很善良,我觉的他们都在按照师父说的:“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转法轮》)的话在做。既然修炼了,我当然要听师父的话啊,可是当时也找不到失主,于是我就把金项链送到了家附近的派出所(现在我也许宁可写一个失物招领或是采取别的方法,也不会送到他们那里去了,我真的信不过他们)。

这件事情本身也许不算什么,可这是我修炼后心灵升华的一个良好开端吧,所以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现在人们都在抱怨社会、抱怨别人,可是,如果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么做好,我说那社会就稳定了,人类的道德标准就会回升。”(《转法轮》),这个社会就好了,也唯有如此才能好啊!

(三)“还没见过你这么好的人!”

有时工作的“需要”或是领导的委派,不得不面对那个乌烟瘴气、醉生梦死的“娱乐场所”。记得有一次,我和下属一起陪着几个上级领导来到了一个夜总会,每个人很快就都与自己选中的漂亮女孩子進了各自的包房,当然也有人给我选了一个。因为修炼了,当然不能去做不应该的事情。可是女孩子并不了解我,把我当成了和别人一样的“客人”,没过一会儿就开始催促我:快点吧,人家别的屋都开始了(指男女的苟且之事)。我对她说:我们聊聊天吧,我不可能做那种事的。她很惊讶,不解的问:为什么?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潇洒吗?都一样花钱,你不是太亏了吗?

我微笑着对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种事我们师父是不允许的。她的回答着实让我吃了一惊:如果都象你们这样,那我们就都失业了。我说:不是的,如果社会上的人都象我们这样,那这个社会就好了,你们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好半天,她才自言自语道:和那几个姐妹比我今天晚上真是太幸运了,还没见过你这么好的人,你媳妇真有福!

是啊,每当说起这方面的话题时,我的妻子都非常自豪:我家的某某最让人放心了,他绝对不会搞什么婚外情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因为他的师父不让。我想,如果都能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去做,那中国社会早好了,哪儿还会有这么多的乱象?

(四)单位的领导说:你们以后都不要给我们送钱了

由于我任单位副职的时候是实权人物,每逢年节下属单位自然少不了要送钱给我,这在现今的中国社会简直就是太“正常”的一件事了。修炼之后,一般情况下,我或是不接或是找机会给送回去,有的实在送不回去的就通过其它方式处理。一年年底,又有几个单位给我送钱(有些人扔下就走),正愁没法处理哪,然而,一件意外的事情让这些钱找到了去处。

事情的经过是:在那年年度干部考核的时候,机关党委的一位书记单独与我谈话时对我说:咱们唠点闲嗑,我个人心里一直有个问号,法轮功到底好不好?你有啥说啥,我保证给你保密。我知道他的真实意图,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就很郑重地对他讲:法轮功确实好,如何如何好。可是,第二天我就听说他把我的话汇报给了他的上司还有我们部门的一把手。当天中午,我把基层单位给我扔下的一万元钱放在了那个与我谈话并保证为我“保密”的书记的桌子上,告诉他:这是一些单位送我的贿赂款,你们看着处理吧。我当时真的是想让他们知道大法弟子究竟好不好。

可是,我们的一把手坐不住了,想在这件事情上发火又发不出,在单位上上下下的舆论中也有点抬不起头来。于是,在一次全系统中层以上干部大会上气急败坏的说:你们以后都不要给我们送钱了,以前送就送了等等。当时,我也在大会主席台上坐着,我差点没乐出声来,下面的听众也都是想乐又不敢乐的样子。

其实,在大法被迫害的初期,我们的机关党委书记就当着我和其他一些人的面曾经大惑不解的问过:为什么人家法轮功师父说话弟子都能那么听、那么信,而我们党天天上课、日日教育却还有那么多人贪污腐败呢?我对他说:你修炼就知道了。

(五)同事说:在你跟前待着很舒服,一点杂念也没有

在一次集体会餐时,我的一个女同事在席间提酒时当着众人的面说:我非常愿意和他在一起工作,感觉很静、很舒服,一点杂念也没有。当时把在场的人都说乐了,我知道她在说实话,并没有别的意思。其实,在不同的场合也有别的同事这样对我说过。

我真的很自豪,因为我知道这是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出的纯正、祥和、慈悲的场的缘故,真象师父说的:“在你能量场的覆盖面之内的人都会受益,他可能觉的很舒服。”“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转法轮》)

(六)他们都说:法轮功肯定好!

一次乘出租车,我与司机说起了法轮功的话题,可是还没等我说什么哪,他却开腔了,显的很激动:你都不用说,法轮功肯定好,虽然咱们没炼过,也不太了解,但你就甭想,如果法轮功不好,中国政府现在这么打压,还能有那么多人往钱上写“法轮大法好”?电话、短信、门洞里、车筐里到处都是法轮功资料,哪有那么傻的人?

还有一次在火车上,我向一个刚刚认识的朋友问起他对法轮功的看法,结果完全出乎我的预料,他笑了,并且毫不迟疑的脱口而出:法轮功肯定好,不好能有那么多人炼吗?

很简单的推理,很朴素的语言,我由衷的为他们高兴!

(七)出租司机说:“自焚”绝对是骗人

说实在的,当初天安门发生“自焚”事件时虽然我知道那一定是个骗局,因为法轮功是修佛的功法,修佛之人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师父在书中讲的很明确。但在当时也没有认真的去想有什么可疑之处。后来突破网络封锁后才看到国外正义网站的揭露文章,才知道原来所谓的“自焚”真可谓是一出漏洞百出的闹剧。

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自焚”伪案,可是最近和两个陌生人的聊天仍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次是和出租车司机的对话,我问他:你知道天安门“自焚”的事是假的吗?他立刻就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肯定是假的,我原来单位一个同事的妻子炼法轮功,她和另外几个人拿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去了天安门,到那儿还没等展开就被警察按倒了,去那里“自焚”怎么可能成功哪?

还有一次,在火车上与人交谈,谈到“自焚”时,他用低沉但却十分肯定的语气对我说:肯定是假的,那天我正好路过北京想去天安门广场转转,可是由于有武警把着没進去,问他们为啥,他们却显得很不耐烦,只好失望的走了,后来回到家才知道,就在我离开那里的一个小时之后发生了“自焚”,除了是他们蓄意所为,还能有什么解释?

(八)基层领导大声说:我敢用真名公开退党

一次我到一个已经被宣布解散的基层单位处理善后事宜,由于我是刚调入他们上级单位的,所以与这个单位的人并不认识。到这个单位后才知道,他们从上到下对这次上级机关突然解散这个单位的做法都怨声载道,尤其是主要的领导干部,事先毫不知情,而且宣布解散时上级机关连下步的安置措施都没有,所有职工对自己的去向更不清楚,辛辛苦苦卖命多年,却落得如此下场。

我一边正常工作,一边宽慰他们,同时利用工作的闲暇时间逐一给我能接触到的人讲大法真相。我对他们说:很多预言都讲到了2012年前后将要发生的大事,但人类的大劫难究竟什么时候到来还是未知数,要想在大淘汰中保住性命很简单,一是要知道大法好,不要相信报纸、电视上的造谣宣传,二是如果曾经加入过党、团、队组织的必须声明退掉,用小名、化名、笔名就可以,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中国共产党迫害佛法是伤天害理、天理不容的,必将在不远的将来遭到天惩,现在的腐败也好、贵州省平塘县惊现的“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的寓意也好、现在的民心所向、中国目前的乱象以及天灾人祸也好,无不预示着中共解体的日益临近,如果声明退出了党、团、队组织,就等于和它划清了界限,到“天灭中共”的时候就可免遭被一同淘汰的危险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个单位的经理兼书记听完我的话后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我,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说他妻子也是炼法轮功的,给他讲了三次都没信,这次听我一讲他信了;当我给这个单位的一位副总经理讲真相的时候,刚说到退党保命时,他就大声对我说:共产党哪儿是什么好东西,纯粹是卸磨杀驴,我敢用真名公开退党!

他们真的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光明的未来,我由衷的为他们高兴!

(九)出租司机说:肯定得炼,肯定得炼!

也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当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后,他当时似乎还没回过神儿来,反问了我一句:现在还有人炼法轮功吗?我就说:你说人家原来得了绝症、癌症都治好了,你说他们还炼不炼?他好象一下子就恍然大悟,开怀大笑:肯定得炼,肯定得炼!不炼命都没了,傻子才不炼哪!

我到现在仿佛还能清晰的听见他的笑声,那么开心、那么惬意,好象是他自己沾了光、自己有了什么好事似的;我也从他的笑声中听到了一个普通民众的觉醒和对中共不许修炼法轮功的极大的嘲讽!

这样的难忘瞬间还有很多,而修炼中更多的神奇和美好也许只能自己知道,甚至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所以我说:象这样好的功法怎么可能是其他功法可以代替的呢?这样好的功法又怎么能不炼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