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真话”的丈夫浪子回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我在村里是挂了号的“病包子”,都七、八岁了,还拿不动两个香瓜。随着年龄的增长,病也随着增多。不幸的是,一九九五年,我又嫁给了一个说谎、骂人、不务正业的丈夫。一九九九年六月,我幸遇大法,从此,我的命运改变了。

修大法 无病一身轻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都七、八岁了,还拿不动两个香瓜,用当地医生的话说,苍蝇踢了,都得打几针。随着年龄的增长,病也随着增多,月经不调、痛经,每次来月经,都象得了大病,得趴三天,头疼、肚子疼、腰疼、腿疼,靠吃几片去痛片或安乃近止痛;而且不知几个月能来一次,经常出现倒经,鼻子出血;神经痛,疼的睁不开眼睛,严重的时候疼的直吐;风湿,象天气预报一样灵,一有雨雪天气,头一天就别想睡觉,腿疼的直掉眼泪,钻到褥子底下,在热炕上烙;随后,就是心肌缺血、脑供血不足、头风,除了肺子,五脏六腑没有一项是正常的,不是炎症,就是虚弱,看着象个好人,那种痛苦只有自己知道。辽宁中医、陆军总院、辽宁医大,都留下过我的身影。为了祛病,母亲找巫医还给我烧过替身,可是都无济于事。因为这糟糕的身体,我放弃了求学。

一九九九年六月,同村的一位大姨向母亲推荐法轮功,说有祛病奇效,同时送给母亲一本《转法轮》。母亲为了我的身体,把书转赠与我,让我炼法轮功。由于自己酷爱看书,又喜欢气功,所以并没有抱着祛病的心看书,因为我对治病几乎失去信心。

看《转法轮》,我知道这是一本修炼的书,讲的太好了,我决心要修炼,别的什么都没想。刚学会炼功,动作还不准确,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象得了重感冒,真是骨头都疼,坐都坐不住,我坚信这是师父给我祛病呢。一觉醒来,一身轻。不知不觉中,多年的疾病几乎都好了。二十多年了,第一次知道没病是什么滋味,原来干活是这么快乐的事儿啊!

丈夫浪子回头

一九九五年,我嫁到县城。婚前和丈夫相处时,我很坦诚的告诉他我身体有多不好,他不在乎,而且愿意照顾我一辈子,这使我很感动,对未来充满了幻想。

由于丈夫家兄弟多,经济条件不好,也没给什么,连房子都没有,我们只得租房,就这样,我们结婚了。那时单纯的我觉的人家的父母也不容易,只要父母没有病,自己肯干,一切都会有的。

婚后的丈夫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游手好闲,遇硬就回,而且让我受不了的是说谎和骂人。喝酒就喝多,喝多耍酒疯,睁着眼乐呵呵的骂我……丈夫在乡邻中的人品极差,因为他家是大家族,兄弟又多,真有七狼八虎之势,和人打仗比吃馅饼还乐。所以谁家的兔子、鸡跑来了,丈夫家的人给吃了,吃了也就吃了,一般人也不敢言,也不愿惹那个气,避而远之。

开始,我也找婆婆诉苦,但是婆婆也是护自己的孩子,安慰的话没有,有时会听到几句难听的话,或看到一张拉长的脸。日子一天天的过,我的幻想也在一天天的破灭。以后的日子里,我没有了斯斯文文的学生气,不再一骂就哭,一喊就老实,结果是你骂我妈,我也不会放过你奶奶;你摔盆,我就摔碗……在打骂中,我明确的告诉他:打死我可以,但要想把我“熊”住,这辈子你休想!

九七年,孩子出生,身为人父的丈夫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我不知道他哪句是真话。他在批发部打工,给人送货,不好好给人家干,在别处打了一天麻将,回家骗我说和老板去沈阳了;把送货车藏起来,钻到谁家看一天录像,掐着钟点回家;老板问,说家里有事,我要问就说老板那忙。很少在家吃饭,早上说不想吃(他自己在饭店吃早饭,曾被我堵到屋里),晚上说老板请,很晚回来,也是酒气熏天。

我好言相劝,一次次流着泪劝说,为了孩子把心收回来吧,他当面答应得挺好,出了家门依然如故。孩子吃不上穿不上,从小到大没单独给孩子做过一口饭;穿的几乎都是人家给的,看见一件没穿过的衣服,孩子就会问,这是谁给的。丈夫给人送了四年货,欠老板钱得超过一万五,来我家的人百分之九十五是讨债的:饭店的、歌厅的、商店的,连家族一个捡破烂的大婶,他都欠人家钱,有个姑妈,让他帮忙卖点破烂,他把卖的钱给花了……我也曾一度想过离他而去,可是看着无辜的孩子,一次次打消了念头。

二零零三年,再次捧起《转法轮》学法,更让我明白了我所受的苦都是自己欠下的债,就应该承受,别再怨天尤人。所以对丈夫怨恨少了,关心多了,不去揭他的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指导自己的言行。

说来容易,做起来还真难:一次次看到丈夫吐着酒气、骂骂咧咧的时候,我就会火冒三丈;一次次他的谎言被揭穿,他还死不承认的时候,我还会泪流满面,近似于哀求的说:我不图什么大富大贵,只求能听到你一句真话;一次次火烧眉毛需要钱,可丈夫还醉醺醺的和人家打麻将的时候,我还会气得浑身发抖,歇斯底里的叫骂,过后又后悔自己没忍住,盼望下次一定做好。

真正的改变一个人真不容易,我用了四年时间,找回了善良、温柔、善解人意的真我,同时多了一份宽容。在我逐渐改变的过程中,丈夫也在一点点的变好。他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以前我一大盆水端不动,现在我走路,他都跟不上;以前我总是想着自己,怕自己吃亏,现在处处考虑别人,怕别人承受不了。

二零零七年,丈夫也走進大法修炼中来,成了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二零零八年,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

从一九九五年到二零零七年,在不到十二年的时间里,我用尽了所有办法:苦口婆心、良言相劝,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想想心都累;亦或大吵大闹,恶语相加,都没能使丈夫有一丝的改变,是法轮大法让丈夫脱胎换骨,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昔日的浪子不见了。

改变后的他能干出了名,而且不贪不占,买东西遇到人家多找钱了,根本不要;受人欺负、丢了面子也能不和人家一般见识,这在以前想都别想。对我和孩子,丈夫更是处处呵护,用他的话说,弥补过错。烟戒了,酒也不喝了,我们家充满了祥和与快乐,多少亲戚朋友来我家都羡慕我们。

我以前梦想的美好生活实现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们修炼大法得来的福分,是大法所给、师父所赐。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