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不懈怠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我是一名失业多年的女工,住在辽宁省的一个小县城里,四十六岁,找了份家政工作(每天收拾卫生),平时还要伺候丈夫、孩子,时间不是很充裕,虽然得法十多年,有过精進的时光,也有过松懈的日子,按法的要求相差甚远,但我还是努力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坚持寄真相信

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至今,我从未间断过寄真相信。每封信,一般选两张内容全面的真相资料,并附上一张手写十六开的信(目地是让他好好看资料,能得救)。有时,也全都手写。除日常收集到的地址外,凡是在《明慧周刊》、真相传单上曝光的恶人、恶警,只要有地址、无邮编的,我就到邮局去查邮编寄真相信。近期《辽宁特刊》上,一页真相上曝光了五个部门,十一名恶人、恶警。我一个不落地给每人寄了一封真相信。二零一零年之前,我几乎每周去一次邮局查邮编、或买邮票。因九九年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十三天。出来后,时常受到街道社区、派出所骚扰。在那恐怖邪恶的日子里,耳边传来的都是负面消息。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很受启发。以后出门时,就先发正念,背师父的经文。每次去邮局,我都请师父加持正念,让工作人员认不出来我、各个录像探头照不到我。每次都能安安全全返回。

对那个臭名昭著的省教养院、本市那个邪恶的洗脑班,本市、县曝光的恶人、恶警,各个街道社区人员,只要网上曝光一次,我就寄一次真相信。后来有个监狱警察给一位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同修家属打电话说,他们那里老接到真相信。还有本县一公安局副局级干部的家属,转告一位大法弟子说:“他现在知道大法好,已不管法轮功了,不用寄信了。”

在师尊加持下,我一直比较顺利的走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也真正体悟到了师父讲的这段法:“那么针对这种情况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现在,得到了全国各地较全面的邮编,以后就很少去邮局了。

今年四月份,我和一名同修合开了一朵小花后,能上明慧网了,就更方便了,随时选择明慧网上不同内容的真相资料寄,寄信的范围也多了。

我能写出五、六种不同字形的信封,使用多种邮票、多种信封。每次寄出五、六封真相信,每周能寄出三十至四十封真相信。自己寄一部份,然后再分给别的同修寄。我写的寄信的地址,都写真实的地名,这很重要,因为如果收信人接不到,会返回这个“寄信”地址,也能起着讲真相的作用。有一回,寄出信的地址写的是本县某个村大队,由于地址不详,又返回到这个大队,村长就看了这封真相信。

“姑娘,你可是个大好人啊!”

因我这份工作,没有节假日,只有过年才能休三五天,白天专门出去讲真相的机会不多,我都是在路上、买东西时、坐车时遇上有缘人告诉他真相,我包里每天都装着神韵光盘、护身符等资料。一次,去商店买裤子,卖裤子的是位小女孩,在她给我介绍裤子时,我就发正念清除操纵她背后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让她能得救,然后对她说:“小姑娘!你挺热情的,我真想买你的裤子,但这不适合我穿。不过,姨告诉你一件对你好的事。现在灾难多,打开电视都是不幸的消息。人有生老病死,哪朝哪代也不能永远不变。”最后我告诉她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命、保平安,让她退出上学时入过的团、队,“你心里只要同意退掉它,也不用花钱,也不耽误挣钱,有啥灾难就和咱无关了。”她点点头,笑了,自己起了一个名字。我又给了她一个神韵光盘。

还有一次,我买回的电排插座不好使,回去换插座,挑了半天才相中。于是我对着那个男货主说:“麻烦你半天了,给你个光盘吧!”他接过光盘自然自语地念着:“全球华人晚会。”突然“啊”了一声,声音特别大,接下来又说:“我怎么感谢你呀?”我说:“不用谢!回家好好看看吧!”

一天中午,我办完事路过车站,听到后面有人喊:“你干啥去?”说了两遍。我诧异地回回头,发现对面门市台阶上坐着两个老头,那位瘦老头还在说:“你干啥去?我认识你!”我想:有缘人来了!我走过去说:“有点想不起来了。”他说:“你不就住在某某吗,老看见你。”他说的都不对,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就说:“啊!你现在干什么呢?”他说:“捣古董呢,你可得帮帮我呀!”我说:“你只要念法轮大法好,什么都能帮你。”接着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在这过程中,他一直点着头,最后他用真名退出团队,我又给他一个神韵光盘,他双手接过。

我目光又移向另一位老人说:“咱们见面都是缘份,也和你说说。”他原来是个军人,还是党员,也很痛快的用真名退了党。我摸摸包,只有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了,递给他说:“对不起,没有光盘了,给你个护身符吧,带着它,平安顺当。“他接过来,放在上衣兜里。由于对老人讲话的声音大,我抬起头来时,发现好几个人的目光都向这边聚来,不宜久留,我于是说:“祝你们好运!我有事得走了。“那个瘦老头举起大拇指大声说:“姑娘,你可是个大好人啊!”

“你们真行呀!做的真好!”

二零一一年的真相挂历下来后,我就先送给朋友、邻居等认识的人,然后就把挂历装在一个比较合适的包里(最好不用布兜),每天去干活的路上发给有缘人。

一次,遇上一名老人,我就说:“这不是大叔吗?给你个挂历吧。”他高兴的收下了。在街上遇到的人,我送挂历他们几乎都收下。也有收下后,又退回来并大喊大叫法轮功的人,碰到这种情况,我就离开,换个地方。

有一回,去了一个鞋店,屋里三个人,我转了一圈,过来两人给我介绍商品,说了几句话,我给了他俩两本挂历。屋里另一个人也向这边瞅,我走过去说:“落一群,不能落一人。也给你一本,祝你们生意兴隆!”他们都向我笑着,后收到挂历的那位,双手捧着挂历,点着头回敬说:“祝你发财,祝你美丽,祝你漂亮……”我都走到外面了,他还说呢!

一位信基督教卖馒头的妇女,我给了她一本挂历,后来她又向我要了两本。过了些天,她见到我说:“我把挂历送给外省亲戚了,他们高兴坏了,你们真行呀!做的真好!”

圣诞节前后两天,我白天带个十来本真相挂历挨个门市送,然后换个地方再送,晚上就多带些。我那片门市几乎都送到了,也有几百吧!

《明慧周刊》首页上刊登了《买鞭炮 放鞭炮》这篇文章后,我就打印了一些《买鞭炮 放鞭炮》的粘贴,晚上学完法后,和一名同修贴了出去。然后,去多个商店买鞭炮,每到一家商店,就告诉人们为什么放鞭炮。有一次去了一个商店,买了五挂两千响的鞭炮。店主问:“买这些干什么?”我说:“蹦邪,太平呀!现在灾难多多呀!人们还都在传,江泽民要死了,他是个怪胎,癞蛤蟆转世,蹦蹦他留在人间的邪气。”我又讲了“藏字石”,三退大潮,他表示赞同。

“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我要勇猛精進,不辜负慈悲师尊的苦度,不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