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神通为的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个人修炼阶段就产生了一些神通,那时我在学法炼功之余也尝试着用。

1、指挥空中、水中动物

我家住在江边高层建筑,邻居有养鸽大户,经常有成群结队的信鸽在空中飞翔。听说信鸽对地球电磁场很敏感,方向性很强,能够识别路径飞行千里而不误途。我站在阳台上看见这些信鸽绕房绕河飞,它们时近时远自由自在,而且飞行方向、飞行路线都很有规律……。

《转法轮》说:“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我从法中认识到这些信鸽都是灵体、都有思想、都有灵性、都是可指挥之物,只要境界高于它,就可指挥它;我还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你的神通出来在没有人的地方运用运用没有问题。”(《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我就用意念指挥信鸽,按指令飞行:命令信鸽立即向反方向绕房绕河飞行?!指令发,信鸽动,那信鸽成群结队有四五十只,真听话呀,瞬间它们就在我头顶高空中转弯,很有秩序整整齐齐地向反方向飞了两三圈。

有一次我站在某公园金鱼池木桥上,那些金鱼个头大、数量多、成群结队的游来游去非常活跃。我面对金鱼在想:“金鱼呀:我是大法弟子,我告诉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有美好的未来。”

那些金鱼很自在,游的方向各异,四面八方都有,听我说话后,突变方向,它们都面向我、看着我、拥向我,期盼同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顿时所有的金鱼汇集起来、结成大群体,象接受检阅那样,非常整齐的向我缓缓游来了。那场景非常壮观、感人!看着这些有灵性盼得救的生命很珍惜,它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呀!

在邪恶迫害环境有时听听大法歌曲很开心。《为你而来》(中西方大法弟子唱)这首歌曲我听后总要流泪,一听就哭,也不知道哭了多少场了。有一次我想:“《为你而来》这首歌(在MP3上)再来一遍就好了。”果然一想即成,《为你而来》这首歌连续唱了两遍,而且这歌在MP3菜单上也复制好了。以后不想也要唱两遍。还有一次我听《飞旋的法轮》这首歌时,我感觉这歌非常好听,这次我不敢再想“再来一遍就好了”的事了,害怕一想又成真的了。可是就是这种状态,“害怕成真”这一念就使《飞旋的法轮》又象《为你而来》那样,连唱两遍并在MP3菜单上復制好了。我感到问题严重,请懂电脑的同修将重复的歌曲刪了,从此我也不敢乱想了。

2、叫探照灯熄灭

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采取各种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下面是其中的一种。

我私人住宅电话线被邪恶切开牵一根线進邻居家(邻居是同事),单位派她专门窃听我家电话,后来窃听升级由警方窃听。

有警察用望远镜在其它房顶窥视我家,有时那些便衣也在某单位门口窥视、蹲坑。而且我住宅的楼上、楼下都有单位指定的人监视、监听。这些都是平常事了。为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邪恶无所不用。

凌晨三、四点钟我要到外阳台炼功。我住宅正前方高楼上装有探照灯,不知何故。讨厌的是我炼功他就开,那探照灯射得我睁不开眼,干扰了炼功。开始一两次我忍了,后来感到这样下去没有个头,“干脆叫另外空间控制探照灯干扰我炼功的邪恶灭了!”我这样一想,探照灯立即熄灭,只现点红丝丝的微光,再以后就完全熄灭了。

3、打开手铐堂堂正正出魔窟

有一次我被邪恶之徒绑架到派出所,被警察戴上手铐,一时无法脱身。怎么办?开始我用人的办法,使劲用手拖拉铁铐、想将手从铐中退出来。结果事与愿违,那手腕都被拉青压肿了,痛得很厉害,也取不脱(痛了半个多月)。手腕火辣辣的肿痛,碰都碰不得,看来我用人的笨办法不行了,咋办呢?

夜深人静了我在想:“派出所很肮脏,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靠人的办法不行了;只有靠神念,靠师父赐给法徒的正念神通了。因此我请师父加持!”

我就这么一想,奇迹出现了,手铐打开了!我获得自由了!感到自己多么高大多么威武,那真是念到功成,正念出神通哪!

手铐打开了还不够,还有关要过:门口有铁门、木门,有明锁、暗锁,有行军床等障碍,还有值班人把守,连雀鸟都飞不出去!怎么办?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我想只要我正念正行,师父都会帮的。

果然如此,门外有警察敲门,值班人将床移开将明锁暗锁开了,放人進来,警察上了楼。值班人伸个懒腰看我(我佯装睡着),然后他進厕所去小便。当时那里还关了三个同修,有的还关在铁笼里,都戴有手铐。我动念想救他们,但时间太紧无法救,我只好一人出去,投入正法洪流中。

4、找街道党委书记讲真相

有一天社区的书记和主任(一男一女)敲门,我开门后,他俩作了自我介绍。看见那女人拿着办公用的大硬夹,掀开后有法轮功学员的名册细目。她问:“你就是某某人吗?”

我说:“看见你这个本本,我就想起了文化大革命的黑名单,那些整人的东西。现在你们还用来整人,有文革教训啦!你们难道不怕吗?如果真要整人,那你们就没有好下场了!”接着我说江××制造的自焚假相遭国际舆论谴责、遭联合国批评、遭世界人民反对等真相……。

他俩听我讲真相时,在过道里倒退着走,非常害怕,后来他俩人吓得转身向楼下逃跑了。

两天后我找邪党街道党委书记某某(先发正念再去,交谈也是正念足)。书记说:“某老师我正想找你呢,你可能是这个地区的头头(注:他在猜想)吧?前两天我们社区的书记主任找你……,两三个月我叫他们来一次,你不介意吧?”

我说:“某书记(我曾经给他讲过真相),法轮功真相你也知道一些,我们之间很友好,有什么事我自己来,不用你橾心了,今后你就不要派人来了!”

书记说:“那今后我就亲自来,登门拜访某老师。”

我答道:“你是父母官,这片辖区都归你管,作为私人感情,我们友好,你要到我家玩,我们热情欢迎你。可是,为迫害法轮功的事,你就不要来了!”

最后我们站立握手道别时,书记还想对我说话,他喉咙里嘟哝着话都没说出口,我就笑着说道:“一切都在不言中。再见!”

5、找区六一零、找厅局级、县团级领导讲真相

单位扣我工资,我找上级厅局一把手讲真相。有效果。后来听说这位领导召开各单位党委书记会上说:某某人炼法轮功,他是祛病健身,不要难为他。后来单位也补发了我的工资。

有一次单位找我谈话,地点是邪党党委办公室,还泡了几杯茶。我面对的是邪党党委副书记和保卫科长俩人。他们问了些法轮功的事,我就讲法轮功真相。以前我也讲过。

后来来了两个陌生女人(一位中年、一位青年),我有意没让她们插话,我讲天安门自焚事件真相,讲江××如何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窒息邪恶。后来经书记介绍,才知道她们是区六一零派来的人。那个中年妇女只说了一句话:果然名不虚传,今天就这样,我们走吧!

两位陌生女人走后,突然有人大声吼叫跑進党委办公室,我看那人是办公室主任,他满脸通红,颈也红了,他说:“你们法轮功还要自焚?……”我说:“法轮功没有自焚,是江泽民、罗干搞的自焚!那是演戏!那是共产党的栽赃陷害!”

我说话,那人在发抖,抖得很厉害,后来他呆不住就逃跑了。

一会儿又来一个吼叫的人,我站起来给他讲真相时,他象触了电一样一震就呆了,吓的够呛,一会儿他也发抖了,身体象筛子那样抖的厉害,满脸通红嘴也嘟哝着说不出话来,吓的他回头就跑,比刚才那人跑的更快。我看这人是单位的总经理。我真为这些被邪党毒害较深的世人担心,真心希望他们明真相得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