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身上展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学员,今年六十多岁的人了,文化不高。得法前当过兵,开车是我的老本行,而且是中共邪党的老党员,(大法遭迫害后在邪党组织部“转化”那时我当场退出邪党)在中共邪党的洗脑和欺骗下,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而且嗜好挺多,喝酒吸烟样样会,名利色气全都有。身体虚弱,面黄肌瘦,我虽然没有太大毛病,小病小灾也总是不断,严重的肠炎,频发的感冒,经常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体重从未达到60公斤,是单位有名的排骨队员。

修炼前我是一个什么都不信的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早在八几年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灵异事件”才改变了我的无神论观点。也给我今后得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但是我声明一点,“灵异事件”它不是神迹,它是低灵的东西,它的出现只能解决我对另外空间的信不信的问题,因它是真实出现的,是无神论解释不了的,我认为它不是迷信,有待于人类去研究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八几年的一个冬季,在我居住的城镇往西大约八公里处的地方,因路滑,有一辆油槽车坠入急转弯的桥下,司机当场死亡,司机姓张,因是同行,我也认识。他是县石油公司的,县城离我镇60公里。

有一天,我到林场运木材,正要路过死者的居住地(县城),因我的路途较远,需要下半夜时分就发车。那时,天是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丝月光。当我开着车,驶出了我居住的城镇5公里处的荒郊野外时,突然有一人在路中间向我摆手,我心眼好,就赶快停下准备让他上车。当我停下时,刹车后扬起的尘土飘过之后,发现灯光照射下的这个人正是那个翻车死亡的姓张的司机,当时就快把我吓死了,悔不该把车停下。它上了车之后,可是我不能就这样让它吓死啊,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壮了一下已被吓破了的胆,试问了一句:“你贵姓?”它却冷冰冰地回了我一句:“我姓张。”当时我心里:“妈呀!今天晚上真的活见鬼了?”当时我是真想跑吧,又是黑黑的荒郊野外,不跑吧,就要和一个孤魂野鬼深夜同行60来公里,我连一公里都很难与它比邻而坐啊。我思前想后只有一个选择:“没做亏心事,不怕鬼上车!走!”我就拉着这个不速之客起车了。一开车就更觉得车上冷冰冰的。象往常乘客一上车总是向司机感谢一番,点颗烟什么的,可是今天的这位不速之客就象冰雕的一样,一动不动地却随着车的颠簸而晃动着,也不出声,我又不敢再往下问它,又不敢正视它,真是到了恐怖世界。我专心驾驶,恐怕让这个鬼弄出什么大事。平时一小时的车程,却跑了两个来小时。到了县城不问它它不下车,问它它就冷冰冰地说:“在这下。”下车时竟连一句感谢话也没有,象一阵风似的很快就没了踪影。这时东方天已微微发白,我才敢顺着前后左右车窗看却什么也没有。

通过这件我亲身遇到的事情,完全改变了我以前所认为的无神论的观点,所以在我得法时只看了一遍《转法轮》就被师尊的高德大法的法理所折服。师父说:“现代人类的知识,所能了解的只是极浅的一点点而已,离真正认识宇宙的真相,相差甚远。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是因为这些人太保守,不愿改变传统的观念去思维。要完全揭开宇宙、时空、人体之迷唯有“佛法”,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转法轮》〈论语〉)

我得法不久,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从那时起严重的肠炎,象脓水一样的东西一次性的排了出来,从未再复发。经常的感冒没有了,就连脚上常年犯的冻疮也不翼而飞了。我年轻时就吸烟、喝酒,瘾还比较大,每天一盒烟不够,呛得整天直咳嗽,曾戒过几次就是戒不掉,糖也吃了好几斤,其它食品也吃了很多也无能为力。这次我很轻松的把烟和酒戒掉了。而且,由出名的排骨队的不到120斤的体重,上升到140多斤,不常见到我的人,简直不敢认识我了,这时我总是向他们讲述修大法的美好。

我的岳母今年八十八岁了(同修),也修炼十多年了,不识字,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身体无病一身轻。前几年由于心性问题以及邪恶的迫害,被邪恶钻了空子,把股骨头摔坏了,在医院我老伴(同修)和她切磋并用法理叮嘱她,八十八岁的一个老太太手术后第四天神奇的扶着床下地走动了,医生都感到神奇。而我的一个亲戚同样情况,岁数比我岳母小多了,两个月也没站起来,这真是太神奇了。我悟到:只要我们按照师父要求去修炼,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

其实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在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到外边去取东西,不小心重重的滑倒在一个房檐滴水形成的冰柱上。当时我就觉得起不来,左大腿外侧骨头酸、痛、麻、胀难以忍受,根据当时的情况我摔得可不轻。我在瞬间想起了师父,嘴里不断的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很神奇的站了起来,也不觉得疼,稍微有点那么麻木,腿摔得青黑色我都不知道。我到浴池洗澡,有个搓澡的老头问我我才知道。我把学大法的美好、有师父的保护讲给他听,他很赞同大法,后来他在我这里请了一本《转法轮》。

我是一个往七十岁奔的人了,文化也只有小学六年级,要想摆弄一个高科技的电脑,办一个真相资料点,过去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今天是师父给了我智慧和呵护,是技术同修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和鼓舞。在此我向师父和同修表示衷心的感谢!

从“7.20”以后不久,我这儿就是本地的唯一的一个资料点,一开始由害怕到不害怕,由不会拿鼠标到会拿鼠标,从能下载文章到会编辑,从能下载资料到能打印,周刊、小册子等,从下载图片到做图,做卡片,视频下载、刻录、光盘贴,护身符、不干胶等同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后来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之后,由我这一朵花相继又开了好几朵花。我还要担负资料点的耗材供应工作、打印机的技术问题、往各个小组发送资料的任务,因有的资料点家务很忙,有生意脱不开身,同时为了同修的安全,我就基本上把所有的工作都担当起来,当然千万不要忘记学法和炼功。同时也与老伴同修的协助是分不开的。我俩一个上半夜一个下半夜,协调的也很融洽。

说起买耗材也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来回需要一天的时间,光车票来回就得五十多元钱,有时每月都要出趟门。有一次,我到某市买打印机和其它耗材,买完后我正准备登上回家的中巴车,这时过来一个人问我到哪去,当时我回了他一句,他紧接着接过我手里的打印机,说他的车要拉我回家,领着我走出了客运站,我一看他,我从来都没坐过他的车,而且是越走越远,远离客运站。我紧跟着他,越走越不对劲儿,我想难道他是个公安内线?这时我不断的发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做最神圣的工作,把我所到空间场的一切干扰因素全部解体。”我念动师父的正法口诀。这时就看见这个人马上拎不动了,左右换手拎,而且打起了手机,打的时间还很长,似乎是给我走开的机会。我快速走到他的跟前,接过他手里的打印机,他也没理会,就继续打电话。

我紧接着上了一辆停在我身边的出租车,我看周围没有其它的出租车,好象这辆车就是单给我准备好了似的那么神奇,我不容迟疑,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这辆车,离开了这里。我非常激动的悟道:是伟大的师尊在看护着我,也是对我一次最大的考验。

发生在我身边的神奇事还很多,在我协调下的农村资料点出现干扰,打印机不干活的现象时有发生,有的离我很近,有的离我几十公里。我到那以后首先发正念,再找打印机的故障,包括我使用的打印机,解体了旧势力对资料点救人的干扰,很多次的恢复正常工作。

还有一次我到乡下解决打印机的问题。这位学员家也有一段神奇的小故事,她的外孙一岁半时就特别喜欢看大法的光盘节目。孩子小,不会说话,在闹的时候,不听话的时候,一放神韵光碟或真相光碟,马上就静下来了,如果大人想关闭孩子就闹,也拿遥控器自己要打开。到邻居或朋友家有供其它不好的东西的,孩子就要走,不走就哭。孩子也会盘腿,也会立掌。正象师父说的,孩子也是有来头的。

另外,在我身上也发生一件让我终身不忘的事情,是师父给了我再一次生命。在2010年初夏的一天,我刚从外边回到自己的院内,突感心里不适,紧接着感到心脏停止了跳动,瞬间大脑供血不足,眼前变黑并且冒金星,在我要倒下的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师父,并且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师父救救我!”话音刚落,我就恢复了正常。可我还在反复的念诵着,但是也有些后怕,老伴不在家,我就打电话把隔壁的儿媳叫过来,向她讲述了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儿媳是个不修炼的人,她的第一句话就说:“爸,那不是师父在考验你吗?”我顿时悟到是师父利用儿媳的嘴在点化我、考验我。于是,我就向内找,知道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找到了很多的人心:争斗心、懒惰心、一说就炸的心、色欲之心、怕心等等。我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多学法,把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常人心都修掉,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以上也是我修大法出现的神迹,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我早就一命呜呼了。

我们地区有好几个身体出现假相被邪恶拽走的同修,他们总是心里放不下人的东西,别人出现病魔假相把握不好的时候,也说别人,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放不下了。有的心性总是上不来,总不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结果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

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我认为我们每一个同修,只要我们走正修炼路,师父就能时时呵护着我们。我劝那些还在被假相干扰没清醒的同修,多学法,去执著,信师信法,甩掉病魔假相。在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愿让神迹都能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身上显现。

由于我学法不深,悟性不高,文化水平低,自写自作,不为发表,重在参与,哪怕对救众生、对同修有一点点帮助,我也没白做,而且我也得到了锻炼。

如有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