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法弟子:抱怨同修 气爆水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香港五个真相点先后受到所谓的“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破坏和干扰已经三个月了。这段时间很多同修面临着很大的考验。

香港真相点出现问题,我自己也在向内找:邪恶霸占我们大法横幅位置的时候,是不是我们香港大法弟子讲真相、揭露邪恶的力度不够?邪恶挂了诬蔑大法的横幅,是不是我们香港同修存在不敬师不敬法的问题?想起师父说的:“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环境是人心造成的,环境不好那是你们让它这样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当我想起这段法时,我心里很难受,觉的自己对不起师父。

不久我又听说香港两个同修被抓了,而且是海外大法弟子告诉我的,我那时真不知道怎么办,心想怎么情况发展成这样?好象情况越来越恶劣了,虽然香港不象大陆那样邪恶。看来香港同修的交流没有起到根本的改善的作用,我很想知道什么原因。

师父慈悲,看到我有这颗心,巧合中我打电话给了一个知道情况的同修,当我听到同修说景点同修之间有分派、对佛学会同修有意见时,我听了开始是很震惊的(也许我终于知道了我们被干扰的原因)。我对同修说:希望同修能和真相点的同修交流,告诉他们,我们都是大法弟子,都是师父同时从地狱里捞起来的,我们是何等的幸运,而且能在一起证实大法,是何等大的缘份啊!常人都讲个“爱屋及乌”,如果我们是敬师敬法的,你会觉的每个同修都是那么亲,也许我们生生世世轮回中也有很多恩恩怨怨,但“大法尽解渊源”(《洪吟二》〈解大劫〉)。我们要放下人心啊,善待同修,配合好才能把事情做好。

记得我刚回来香港证实法时,和同修打招呼,同修不理我;看到众生在看真相展板,同修不去讲真相时,我就想香港同修怎么这样呀?师父就点悟我说要我看同修好的一面。开始时听到有同修对自己出言不逊时,我就想:同修怎么这样呀?不像一个修炼人啊!师父就点悟我说:也许我以前对她更不好,现在还债了。师父还点悟我也许是给我提高心性的。

当我离开大陆回到香港证实法,从新计划生活时,什么都要自己做,尽量好好煮饭,孩子(小同修)还说“很难吃”,我就觉的修炼怎么这么苦呀!师父就点悟我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每当这时我心里无限感激师父。永远记得我当初走進大法时我对师父说:唯愿师尊笑,要做师父听话的弟子、要让师父笑。(当然我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我很让师父操心的。)我还跟同修说:谁也别想间隔我和同修,因为我知道,听师父的话除了做好三件事,还要和同修相处好,就好象家里的小孩都很乖、很听话,父母就不用操心,就会感到安慰一样。希望同修不要互相抱怨了,不要再怨恨同修了,因为同修不会因为你怨恨他而影响他圆满(不过由于你对同修的怨恨,会给同修加魔难),而且你有这样不纯的心会影响你圆满的。还如师父告诫我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在修炼路上,对同修我觉的自己是尽量听师父的话看同修好的一面的;能做到正面指出同修不对、做到不在背后讨论同修(除了希望能令另一同修借鉴提高的),发正念时也会加上一念:清除同修间隔。但是前天我经历了一件事:抱怨同修水管爆了的事,让我感到修炼人的一念,不好的一念,对自己和同修都会造成很不好的后果,让我发觉我对同修还没做到大善大忍(也许因为以前同修还没触及到我的心灵)。

那时邪恶迫害真相景点时,我们同修多次报警,请警察来解决问题的事情。之前同修说警察不作为,后来也悟到这些都是给我们修的——常人又怎能解决的了修炼人的事情呢?

关于报警的事情,我把师父的讲法讲给其中两个同修听: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弟子问答中回答:“弟子:我们在美国有些事你可以伸冤,但一想到真、善、忍,不诉讼法律是否正确?”“师:不要一点小事就叫警察。有些矛盾很可能是针对你们修炼、还业、提高等因素来的。所以麻烦事出现的时候,只要它不是很严重的威胁你,伤害不了你,我想都不是偶然的。真有人来杀你、烧你房子、伤害你很大的事情,你就报警,你也可以诉讼到法律。如果不是这样,我想你就不要这样做。”

其实我们同修都应该知道,找到警察又能解决什么呢?我想再这样报警下去,我们真的会令一些警察反感,如果警察产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不好的念头,这个警察就危险了,可这是我们同修造成的呀。我一边煮饭一边想:同修,你怎么就不照师父的法去做呢?你们怎么就不为警察着想呢?怎么还不提高心性?想着好象越想越气,最后想:我不打电话给你了(因为平时我自己悟到一点浅见,我都会打电话和一些同修交流,希望整体提高),意思就是不想跟同修说话了,就发信息给你好了。

我这念头刚冒出来,“嚓”一股很大很强的水流向我喷射过来,几秒钟地上就進水一半,我第一声叫先生关水闸,第一念悟到是自己错了,立即向师父说:“师父,对不起,弟子错了,同修,对不起,我不应该抱怨你们。”就在这一念中我关了水闸,觉得对不起师父。儿子(小同修)跳下床来大声对我说:“妈妈,你做了什么?”先生说:“如果没人在家,呵呵,不敢想象!”可我心里知道为什么,我跟自己说:“我不敢抱怨同修了!谢谢师父点悟!”刚好隔壁装修房子,先生去借工具,对方说没有;我就去借,对方把工具擦干净才递给我,让我感到,修炼人向内找,慈悲的场才会大。

是啊!很多同修都说:怎么这事、这关过的那么久呀?三个月还没过去?可是我们心性提高上来了没有?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哪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

上次香港同修一起交流,主持同修念了几段关于修炼人的“善”——师父的法给我们听。我觉得很好,“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现在邪恶已到回光返照的时候,事情也到善恶分明的表面了,那么我们就越善、越慈悲,邪恶就解体的更快,就没办法起毁灭众生的作用。

我去过红磡景点,我去就是想去讲真相、想救他们,对他们我没有不好的念头,没有想他们就是邪恶。看到一个女的和一个学生在派“反对邪教”的资料,我对那个男学生说:“你懂的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吗?”他摇头。我又说:“真善忍好不好?”他说好。我说:“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的,你小小年纪,我不想你做错事。”他说他现在就不做了,说完就真的放下东西走了。

我在另一个景点也报过警。我要求他们把诬蔑我师父和大法的横幅拿下来,要不我就报警,并且要告他们诽谤我师父。接着她就拿录像机在拍我,我向她走去善意的说:“你要拍我吗?我还可以跟你合照的”。一边叫同修帮忙给我们合照。也希望同修善念对待他们。他们明白的一面是想我们救他啊!不过我们要修好才能救的了他们啊!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体会,说的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