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众生而到户外炼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师父给大法弟子定下的修炼形式,这是弟子们得以修炼圆满的保障之一(个人体会)。然而,正法时期的弟子走出去参加户外集体炼功,在修炼自己的同时,还能起到“三件事”中讲真相、救众生的作用。

在我居住的这个州级都市有三个比较稳定的炼功点。其中两个炼功点面对的人群是比较固定的附近西人居民和一些当地华人。与此相比,第三个炼功点除了相对固定的当地西人外,更有许多来自大陆的可贵的中国游客(在炼功这个时间段,大陆游客人数多达上百至数百。其中很多人可能是由神佛安排出国了解真相的)。

平常自己在家里炼功,有时也能感受到身体上的一些反应,如打坐时身体变得越来越热,直到热的从头到脚大汗淋漓;或在炼动功时感到气机变强或有较强的能量在带动手的运行,等等。(这里不是说凭感觉去炼功,只是谈炼功时感受到的某种物质存在,而不是有意去追求、去感受)。然而,每次最强烈的感受都是发生在户外炼功点上的集体炼功的时候。

比如,七二零之前的一年时间里,那时我还在中国东北老家,我学法炼功都比较精進。印象特别深的是在七二零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每天早上参加户外集体炼功时,在做“佛展千手法”的最后一个动作“金刚排山”时,都会感到眼前(闭着眼炼功时)有特别刺眼的东西。于是会下意识的睁眼看一下,每次都会看到双手金光四射,耀眼无比。(当时也没生欢喜心,只是以为人人如此,本该如此)。同时,在参加每晚的集体学法后,大家会打坐一小时。记得打坐当中,每当音乐到达那段高潮的时候,眼前(还是闭着眼睛的)总是会出现一幅壮观的景象:波澜壮阔的大海上,我和许多同修分站在一艘艘古代的船上,每个人都身着古代朝服/官服,迎着一轮红日,在铺满金光的水面上豪迈的、喜悦的向前航行……(同样,既没生欢喜心,也没与人交流。因为,我还以为同修们也都有相同的体验呢)。

话再说回来。在国外参加集体炼功十年来,也有几次印象较深的感受。有两次是早晨在上述一个炼功点打坐时,每次都是在大约最后十分钟左右时,突然一下子(完全是突然一下子,在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正在忍着双盘的麻、痛、胀,突然一下子就進入一种空灵的、与周围环境完全隔开的、寂静的境界或环境或空间中,自己一下子就空了、无了,完全感觉不到身体了,完全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了,不论是炼功音乐、身边的同修,以及在这一瞬间之前那二十米开外十分喧闹嘈杂的一群晨练华人的音乐和口号声,全都消失了,只有自己的一点思想知道这个“切换”(因为这一瞬间前后的反差太大),而这个思想好象是沉浸在一个巨大的宇宙或天体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天体,茫茫无尽的天体,这个天体中又有数不清的点点点点的小天体或小宇宙。 除此之外,这个天体中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点思想……每次这个状态出现大概都会持续约一、二分钟(只是感觉这么长时间。因为既没睁眼也没看表)。随后就慢慢的退回到在这之前的那种正常打坐状态,就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十分独特、奇妙的感觉。但仅只两次而已。

而且,每当我在有大量中国游客到访的那个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时,都会感受到比自己在家里炼功格外强大、明显的能量。比如,上个星期在这个炼功点炼功时,刚炼第一套功法时就感受到了超强的能量,因为所有“抻”和“放松”的动作都是在这种能量带动下自动完成的,而且完成的那么到位、那么轻松、那么标准,这是在我十几年的炼功经历中前所未有的。

炼第二套功法时,依然强大的能量带动两只胳臂分别做了四个前所未有的抱的最圆、最到位的抱轮动作。而炼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时,一上来就突然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身体没有了,只剩下两只手在“冲灌”。接着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两只手干脆就是在沿着一个直上直下的圆柱(只能这样形容那个物质体)在随着气机上下运行;非常明显的感到双手在沿着那个实实在在的圆柱体在运行。反正是特别明显、特别美好,就这样一边体验着一边炼完了这第三套功法。

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在做两手随机下走的动作时,竟感到身体不存在了,身体没有了,只有两只手在随着气机在循环往复,令我十分惊奇。因为,以前我总以为只有在打坐时才会出现身体没有了的感觉,现在才领悟到站着炼动功时也能体会到身体的空和无。

当天的炼功中还有如下感觉:炼每套功法都是得法以来感到气机最强的一次;炼每个动作时都感觉是做得最到位,最缓、慢、圆的一次;每个动作都是从未有过的轻,对,就是轻,无比的轻、前所未有的轻,轻得那么美妙、轻得那么自在。在轻松和自在的同时,动作又做得那么到位,那么缓、慢 、圆……真是难以用语言完全的、确切的表达和描述那种美妙、殊胜的大法修炼的美好能量!

另外一点就是在炼“神通加持法”时,强大的能量使我的双手在打手印时感觉到是自己做的最到位、最“外柔内刚”、最标准的一次, 坐姿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正直与挺拔。这一切都是在强大的美好的能量加持下轻松、自在的达到的。

事后我开始思考,是什么原因使得我在炼功点上参加集体炼功比一个人在家里炼功时的能量要强大那么多,而且也有更多、更美好、更强烈的感受和体验呢?是师父法身的加持吗?是同修们各自的能量在这个修炼的场上产生出的共同效应吗?是因为身处这个既有利于个人修炼,同时又能向当地人洪法、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的炼功场时,自己的念比较正、自己的心比较静因而自身的能量才得到师尊的加持吗?或者是由于师父的慈悲,为了让我们在此时更好的通过炼功和展示功法去救度世人在格外加持我们吗?也许都是吧。

有一点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每当我站在炼功点上那片草坪上时,一想到那些被恶党欺骗、毒害的可贵的中国游客就要经过我们的炼功场,就要亲眼目睹从未见过的大法弟子的集体炼功场面,就要被大法弟子炼功时所产生的强大的、纯正慈悲的能量场所震撼、所“纠正”、所救度时,不由我不从内心升起无比的自豪、神圣与庄严:我们是天上的佛、道、神都羡慕的生命、我们是助师正法的真修弟子、我们是使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正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在宇宙众神、众生的注视下,一边修炼一边救度世人。而这种庄严、神圣的自豪感只有在这个炼功点炼功时、或在洪法活动中向公众做功法展示时、或是在参加大型的集体证实法活动、特别是在常有大陆游客驻足观看和拍照的这个炼功点炼功时才变得有如此的强烈。

因而,我多么希望更多的同修来这个炼功点参加周末的集体大炼功啊!那样壮观的法轮功场面!那样强大的正法的能量!这对于救度那些有缘来到澳洲的可贵的中国游客会起到多大的作用啊!有条件或能够创造条件的同修(但不可因此而走极端,要同时圆容好家庭)能不能尽量多来这个炼功点炼功、洪法、讲真相、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呢?(到中国城和其他旅游景点向中国游客讲真相也是如此)。

可贵的中国人,他们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用我们去“跨越千山万水”到中国大陆,神佛已把这些有可能得救的可贵的中国人都带到了我们的面前。

此时此刻,我联想到两件发生在我身边、与此略有关系的小事:几年前,我居住在中国大陆的七十多岁的母亲,在电话中说她就要启程去欧洲自费旅游。(母亲是一位深受邪党欺骗、毒害的生命,当时对大法尚有许多误解)。我借此机会向她介绍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并期待着她在海外旅游期间能有机会得到救度。然而,她回国后告诉我在她参团旅行欧洲期间,不知何原因竟没见到一处法轮功学员。她的语气中不无埋怨和失望。

另一件小事:上个星期我给国内的一位亲戚打真相电话过程中,她突然问我在外国炼法轮功是不是也是违法的?当时我感到既惭愧又震惊,(因为几年前我就给她打过真相电话,还代她办了三退声明),我以前讲真相竟然讲得那么不到位,竟然那么没有“讲清”。于是,我又耐心的给她解答了大法早已洪传全世界(并在电话里给她唱了一遍《为你而来》),只有中共恶党才迫害和为什么迫害。同时还回答了她关于我“是不是走火入魔了”的问题:我说炼功不但没有使我走火入魔,相反,我现在成了(未修炼的)华人圈子里小有名气的模范丈夫和教子有方的好父亲。许多华人朋友(包括专家学者)都向我请教如何做一个勤快又快乐的好丈夫、如何能教育出品学兼优的DUX(年级各科总成绩第一名)孩子的经验。讲着讲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竟主动的、欣然的告诉我:“我明白了。”并且主动在电话的那一端由衷的大声诵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建议更多同修走出家门到户外的炼功点、到中国城、到旅游景点去炼功、去讲真相、去救人。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