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昆山市法轮功学员朱云福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昆山市法轮功学员朱云福,今年六十一岁,曾是一个从没上过学的文盲,修炼法轮大法后,开智开慧,能够阅读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身体康复,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路。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朱云福多次被绑架,在密云看守所遭遇北京流氓恶警酷刑迫害,差点被活活打死。

朱云福,男,生于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家住江苏省昆山市富阳新村,本名朱幸福,后来在办身份证的时候,被误写成朱云福。朱云福开始修炼大法前,一个字也不识,从小就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气管炎、血吸虫等疾病,一九九六年七月,喜得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奇迹般康复。下面讲述的是法轮功学员朱云福的故事。

一、苦难重重的童年

朱云福出生在昆山市石浦镇乡下一户贫穷的农民家庭,是父母的第三个孩子,上面已经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因为无力抚养,三岁的时候,朱云福被父母送给六里路远的另外一个村里一户没有小孩的人家做养子。到了这户人家以后,养父母又生了两个妹妹。

养父母家也是一户很贫穷的人家,朱云福很小就开始帮助家里干活,洗衣做饭带妹妹、下农田拔草等,样样都要干。养父是个脾气很不好的人,稍不如意,就要暴打养子出气。朱云福小时候经常挨打,还要被村里别的小孩欺负。童年记忆最深的一次被暴打羞辱,是三年大饥荒的时候,年龄也就是十岁左右。那时已经不允许每家每户自己做饭了,全村的人都在生产队里的大食堂吃饭,养父是村里的生产队长。一天,朱云福和村里一群小孩在生产队里玩,会计发现少了五元钱,马上告诉了朱云福养父,那时的五元钱已经是很大的一笔钱了,养父把朱云福的衣服剥光,罚他站在食堂的饭桌上,用捆水稻的麻皮绳狠命的抽打,直到打得累了才住手。

就在这次被暴打之后的第二年,生产队的食堂里又发生了一包大米被人偷走的事件,当时养父正在苏州开会,他回来的时候,才知道饥饿愤怒的村民打起了群架,已经打死了一个人,警察来调查谁是凶手的时候,因为养父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已经死了一个,就不想再让另一个家庭再遭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他就自己把打群架打死人的责任全部承担下来了,坐了五年冤枉牢。养父坐牢以后,家境更加贫寒,度日艰难,连村里的小孩子也歧视他、欺负他。养父坐牢回来后,第二个妹妹出生了,一天妹妹睡在摇篮里哭,朱云福守在边上摇着摇篮,看着还在啼哭不止的妹妹,越想越难过,就找了一个绳子爬到桌子上,准备吊起来,真的是不想活了。这时养父回家来了,听见爸爸推门进来的声音,因为不想让他看到,就下来了。

二、饱受疾病折磨的身体

修炼法轮大法前,朱云福身患多种疾病,折磨他最厉害的两种病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和气管炎。类风湿性关节炎是从小就得上了,长大才知道是遗传的,生母也有这种病。害得他全身关节肿胀,疼痛难忍。另一个是治不好的气管炎,常年咳嗽不止,咳了十几年,干咳无痰,咳的厉害的时候,气也喘不上来,跑遍了附近城市的大医院,四处求医也治不好。

还有小时候就感染上的血吸虫病,很多年治不好,长期打针的地方,肌肉已经僵硬。记得大约十一岁的那一年,有一次打针明显的感到打的地方不对了,很不舒服。回家之后,打针的地方慢慢的肿胀大起来了,形成一个包,越长越大,到一九九六年得法之前,这个包已经长了三十多年,有鹅蛋那么大了。硬得象石头一样。

二十九岁的时候,一次意外事故,朱云福右腿的大腿骨骨折、关节处骨折,造成半月板损伤,缝了三十七针。整个右腿从大腿根部一直到脚脖子处全部打上了石膏,躺在床上四十多天不能动。就在右腿骨折的第二年,左脚也不幸骨折了,因为妻子身体也不好,也是一个四处求医看病的人。为了养家,朱云福脚骨折了也无法安心养伤,瘸着脚出去打工,做油漆匠。那时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

苦难的童年,被多种疾病折磨的身体,贫穷艰难的生活,用朱云福自己的话说,想想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因为妻子是一名下乡插队的知青,后来随着妻子的返城,朱云福也一同来到了昆山市里生活,开始做起服装生意挣钱,日子才慢慢好起来。

三、得法奇缘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早晨,朱云福清晨跑步锻练的时候,遇到一个熟人告诉他有一个功法特别好,有人炼了这个功肚子里长肿瘤的都好了,她就是去炼功点炼功的。当时朱云福觉得肿瘤也能炼功炼好了?那可真是个奇迹,还有点不相信,在熟人的劝说下,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就跟着一道去炼功点学着炼法轮功了。

学炼法轮功的当天晚上,同修问他去不去看师父讲法的录像,当时朱云福就很坚定地说“去!”跟着同修走在路上的时候,就感觉到双腿轻轻,脚下生风,走起路来,根本不像双腿都曾经严重骨折过的人。看师父讲法录像的时候,看着看着右手不由自主的抖个不停,而且是越抖身体感觉越舒服,当时也不害怕,明白自己是遇到神仙了,当时什么都不懂,还不知道是师父在末劫之时来传大法度人了。就是觉得好,心想自己有救了,这么好的功法一定要炼下去。

连着两天早上炼功,晚上看师父讲法录像,第三天,在炼功场上做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看到师父穿着西服的样子,由远到近来到面前,当时激动的不得了,师父来了!急忙睁开眼睛看,却看不到了。刚刚开始炼法轮功,还不明白是师父把天目打开了,要不动念静静的看才行,动念又是用肉眼看了。以后的炼功中(炼第四套)还看到过五彩缤纷的大法轮在自己身边飞速的旋转,那种美妙景象真是好看极了!找不到语言形容。

从得法开始,朱云福的生命好像也从新开始了一样,身体奇迹般的好起来,也尝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无限美妙的感觉。

得法几个月以后,又发生了一件骨折的事情。朱云福经营的服装摊位,需要去常熟进货的时候,有一次心急就翻墙跳下去了,结果又一次摔断腿,这次是左腿的小腿骨骨折了。当时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心急也不该跳墙,是自己的错促成的,当然要自己承受还业。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吃一粒药。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间断。半个月就全好了。这次骨折没有住医院,也没有吃一片药,只是按照大法师父的话去做,骨折的小腿就自己长好了,这次的亲身经历更加坚定了朱云福对大法的正信。

四、文盲学法的艰难

没有上过学,不识字的朱云福,看书学法成了难题。刚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看到别人都能自己读书学法,可是自己却一个字也不认识,心里难过极了,非常着急。在学法小组里,只能听别人读书,可是书捧在手中也不知道别人读到了那里。回家以后,双手捧着宝书《转法轮》,想想自己一天学校门也没有进过,不认识字,这可怎么看书学法啊?看着书里师父的照片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一个求法心切的人,因为不认识字而无法学法的心情,常人是无法理解的,这种苦也是难以言述的。

得法最初的两年多时间里,朱云福学法主要就是听法,听师父讲法的录音,跪着听法,听了两年多。在学法小组一边努力听别人读,一边认真的看书中的字句,回家自己再看书。对大法坚定的正信,渐渐开启了朱云福的智慧,现在他捧起书来读的时候,已经不像是一字不识的文盲了。得法十六年的修炼路,艰难地走到今天,厚厚的一本《转法轮》如今读起来,是那样熟悉,可以没有障碍的读书学法了。

大法弟子都知道,朱云福的情况不是一个孤单的例子。文盲在学炼法轮大法以后,都开启了智慧,个个变得“识文断字”能自己读书学法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昆山市就有好几个这样的法轮功学员。

五、酷刑加身信仰不变

(一)为大法说句真话遭非法抄家

朱云福第一次被恶警们绑架、抄家发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那一天。那天朱云福与平时在一道学法炼功的同修们赶到了省会南京市,打算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省政府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结果全部被警察绑架回来。回到家才发现昆山朝阳派出所的警察已经上门抄家了,家中一片狼藉,警察抄走了部份大法书、炼功带、师父的法像等。

南京的省政府根本就不接待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上访的路被堵死了之后,朱云福就一直想到北京去证实大法。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中共政府,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只要按照大法去做就会身心受益,道德回升。这么好的大法遭诽谤,自己就该挺身而出维护大法。冥冥中似乎感到护法就是自己的责任,就应该在大法遭到打压迫害的时候,用生命维护大法!有了这个想法就做妻子的工作,讲自己为什么也要去北京,开始妻子担心他的安全,不同意他去,他说死也要死在北京!

(二)在北京密云看守所:背铐、电击、毒打……

朱云福第二次被恶警们绑架、抄家发生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那天,朱云福和七个同修一道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去北京证实大法。二十一日早上大约七点钟的时候到了北京,半个多小时之后,大家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早上天安门广场人比较少,那时候警察还没有上班。朱云福在金水桥旁边迅速打出一个上面写着“真善忍好”的小横幅。远处一个警察看到了,飞奔过来,一句话不说就左右开工,狠狠的打了三个耳光之后,一把抢下来小横幅,随后把人拖到了警车上。

天安门广场上证实大法的人越来越多,到处都是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打横幅的大法弟子,警察忙着四处抓人,一会功夫就抓满了一车人,送到天安门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人满为患。中午也没有人给饭吃,下午又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把朱云福等一批大法弟子送到了北京密云县看守所关押。

到了北京密云县看守所之后,刚刚下车警察就把人全部分开审讯,因为人太多审讯室不够用,朱云福被关在一间警察的宿舍里,一进门警察就问从哪里来的?因为不愿意连累别人就用手指指天上:“我们是从天上来的”,警察抬手就重重的打了朱云福三个耳光,威胁说“不说就送你到大西北去。”朱云福还是不肯说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只是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流氓警察就逼迫朱云福把裤子脱光,连一件短裤都不允许穿,然后就开始打人,一边羞辱他一边毒打他。打累了就拉倒大礼堂编号。

在大礼堂门口,有一个警察坐在一个桌子旁边登记。看见警察押着朱云福走过来就问“这个人怎么样?”当押送的警察说:“这个人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就被记下来了。然后开始给不肯说出姓名的大法弟子们编号,朱云福被编为五号。编好号以后,就把这些人拉出去继续刑讯逼供,罚蹲马步,还要逼迫在一张纸上签字,朱云福不肯签,警察就硬拉朱的手按下一个手印。这时天已经很晚了,警察回家前,才把朱云福送进了牢房。当天是十个大法弟子关在一间牢房里,从早到晚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看守所也不给饭吃。这十个人中有四个是北京人,已经是第三次被抓了。从北京的大法弟子那里知道恶警对付大法弟子的办法就是,警察自己打累了,就用黑社会的人继续打,这个看守所里已经雇佣了十个黑社会的打手,专门帮助警察毒打大法弟子的。

到达密云县看守所的第二天(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那一天),刑讯逼供之惨烈,至今已经整整十二年的时间过去了,想起来仍然让人不寒而栗,那种刻骨铭心的记忆让朱云福永生难忘。

早上,密云看守所里还是没有人送饭来,大家继续饿着。警察上班之后,一声“五号出来”,朱云福第一个被叫出去,当时就带上了手铐。朱被叫出去之后,恶警一边拳打脚踢,一边不停的命令朱云福“向右转、向左转”,转的头昏眼花已经辨不清方向时候(大约经过了五-六个门),被一脚踢到一间比较隐蔽的房间里。这个房间比较大,是专门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人的地方。进去一看,就像小时候看电影看到的国民党刑讯逼供共产党员的牢房一样,各种刑具样样都有。活生生的真相摆在眼前:这些刑具却是当今的共产党用来折磨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这些刑具有老虎凳、专门打人的木板(约手掌宽、一寸厚、一米左右长)、还有一个火炉,火炉边还有一个助燃的风箱、铁条、鞭子、刀子……等等。

警察关起门来,又把前面铐着的手铐给朱云福换成了背铐,一对一的打。开始还是问哪里来的,朱云福还是不说,指一指天上,气急败坏的打手立即责令带着背铐的朱云福双腿跪下来,抄起一个比手掌宽的厚木板,劈头盖脸的打下来。打手一边打,朱云福就一边不停的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越是打,越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个黑社会模样的打手,看到打也止不住朱云福的高喊,就找来一块木头,塞到朱云福的嘴里边,使其无法发声音说不了话,然后继续毒打。朱云福就是这样跪着被打了整整一上午。

时间大约接近吃中午饭的时候,又来了五个黑社会模样的人,一起参与了对朱云福的酷刑折磨。六个人群殴朱一个人,站在前面的恶人狠狠的踢朱云福的胸部,肚子,站在背后的人猛踢朱的后背。然后几个人分别站立到跪在地上的朱云福的小腿上,反反复复的狠命的踩踏、猛踢。在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几个恶人又分别按住朱云福,有人站在朱的小腿上,有人用脚踩住朱的脚趾,在朱云福一动也不能动的情况下,用电警棍电朱的脚心、接着用电警棍极其流氓的攻击下身,狠命的电击,电警棍噼噼啪啪作响,被电击过的脚心、下身皮肤都被电伤。这几个恶人还要时不时的用电警棍突然对准朱的喉咙处猛击一下。一直打到朱云福瘫倒在地上、昏死过去才住手。由于是跪着遭受了几个小时的酷刑折磨,双腿的膝盖处、小腿、双脚的皮肤都被磨烂了,鲜血不停的渗出。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累累,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经过一上午的酷刑折磨,朱云福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透了,都可以拧出水来。凶手打累了,就去吃中午饭。朱云福被送回牢房里,有人送饭到牢房来已经吃不下去了。回到牢房的时候,看见其他人已经回来了,看到他们身上也是伤痕累累的。有的人身上、脸上明显是被皮鞭或皮带抽打的伤痕。

下午上班时间到了,又是一声“五号出来!”把朱云福从昏迷中叫出了牢房。上午酷刑折磨后的伤口还在阵阵作痛呢,当听到这一声怪吼,就足以让人全身发抖。朱云福被叫出去到了另一个空着的房间里,换了一个人继续打耳光。接着又是用电警棍电,一阵噼噼啪啪作响,电警棍对着朱云福的身体上上下下的乱捅到处电,一边打一边电。这个人没穿警服,不知道是黑社会的打手还是警察。就在朱云福被打的时候,上午对朱行凶的打手,偷偷的来了,只把门开了一条小缝,探着脑袋看看朱的死活。只听他对下午行凶的打手说“这个人上午被我打得半死,比昨天老大打×××还要厉害!”。打手打累了就让朱云福去打扫卫生、扫地。这时的朱云福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吃饭,没有喝过一口水了,肚子饿,口干舌燥,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连路也走不稳了,怎么能干得动打扫卫生的活?当他看到走廊里一只打扫卫生的水桶里边还有一些水,一步一步艰难地挪过去,捧起来就喝,当时根本也顾不得看看是什么水,干不干净。仰头望苍天:天啊,做一个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普通公民,却受到政府的迫害,受到这样的酷刑折磨和人格侮辱,怎么让人活下去啊?!这天下午,朱云福拖着满身的伤痕,还在不停的渗出鲜血的伤口,艰难的一步一挪动,就这样手扶着墙、扶着桌椅,一步一挪动着,连着打扫了三间警察的办公室。晚上回到牢房里,看着自己全身都是伤的身体,钻心透骨的疼痛阵阵袭来,疼得让他无法入眠,整整疼了一夜!

六月二十三日(第三天),是身穿警服的警察来提审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象征性的打了一个耳光之后,带上手铐把朱云福带到了一间警察的办公室,解开手铐,倒了一杯水给朱,问是从哪里来的?朱不肯讲,又伸手指了指天上。这个警察说,我妈妈也是炼法轮功的,您在家里炼,不要出来。中央的太太们都在炼。朱说:李老师教给我们的是一个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政府却这样对待我们……,这个警察马上打断朱的话,“你应该叫李大师!”下午,还是这个警察提审,因为看到这个警察还是知道大法好的,所以就是告诉他名字叫“朱幸福”,没有告诉他从哪里来的。

六月二十四日(第四天),十个大法弟子都没有提审,大家在牢房里就抓紧时间交流。这十个人中有四个是北京人,其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大家都不说,也不互相问。年纪最小的一个是一个十九岁的学生,年纪最大的也是北京人,大约有六十岁左右。

六月二十五日(第五天),看到大家谁也不说来自哪里,就把这十个大法弟子分开了,一个人分到一间牢房里,和刑事犯关在一起。朱被关在了一间专门关押重刑犯的牢房里,这里还有一些是等待枪毙的犯人。刚关进去,里边的人拿起一只鞋就开始打,用鞋底专门打脸,左右开弓不停的用鞋底打耳光,当时警察就在门口观看着其他犯人毒打朱云福。实际上是警察教唆、指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一直把朱打得耳朵翁嗡作响,眼睛直冒金星,一直打到头晕目眩朱同意说出是从哪里来的才住手,这时等在门口的警察就进来把朱云福带出去重新登记。

六月二十六日(第六天)上午,江苏昆山的警察就到密云看守所接人。朱云福见到家乡的人就开始大哭。在从密云到北京的出租车上,两个小时里,朱一边大哭,一边讲大法弟子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居然被政府迫害,上访讲讲大法好的真相,就差一点被打死的经过。朱讲的时候,出租车上连司机一共三个人,昆山警察和出租车司机都不说话,只听朱云福一个人讲到北京这几天里惨遭酷刑折磨的经历。到昆山驻北京办事处的时候,办事处的人居然不允许朱继续讲被毒打的真相,并说回去也不要讲。这使朱云福意识到,中共政权及警察做的恶事还是怕曝光的。怕大家知道。

当天下午朱云福乘火车被押送回昆山,二十七日下午回到昆山就被关到朝阳派出所,不让回家。在朝阳派出所关了几个小时,家属带着晚饭来看望,朝阳派出所的恶警们不让见。连饭也没吃完,就被送到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关在铁笼子里被昆山国保和昆山六一零的人审问了三天,问横幅是谁做的,是谁组织你们去北京的?……等等。接下来昆山看守所的恶警要求朱云福双手背过去放在脑后,又连续罚站三天,上午下午都要罚站,每次要罚站三四个小时,要求背监规。三天下来双腿都站的浮肿了。非法关押在昆山看守所期间,朱云福一直在心里背大法师父的《论语》。一个月以后释放回家,才知道他去北京之后,当地的朝阳派出所的恶警已经第二次上门来骚扰、抄家了。

(三)在昆山市第一期洗脑班非法关押

第三次被绑架是被送到洗脑班。二零零二年五月上旬的一天,朱云福正在鹿苑商场里经营自己的服装生意,被鹿苑商场保卫科的人骗出来,六一零的警车就停在路边,把朱云福强行塞入车里,送到昆山北窑(原来的制药厂)武装部的培训基地,在这里六一零办了昆山市第一期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就是一个非法的临时拘留所,法轮功学员关在里面没有自由,不能随便外出。白天要接受强制洗脑,为防止逃跑夜里有人陪着睡觉,非法关押了十八天才放回家。

(四)被绑架到看守所

第四次被绑架、抄家是二零零八年三月八号下午,朱云福在中医院门口,发放讲真相的护身符,被人告发遭恶警绑架,当时马上搜身拿到朱云福家的钥匙,九个恶人直接到家里抄家。朱云福在门口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没有抄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当天就把朱云福送到看守所,朱一路讲真相,一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到看守所门口。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放回来。

回家后的一段时间全家人都不得安宁。朝阳派出所的恶警隔两三天就会上门骚扰一次,还把儿子、女儿叫到派出所,威胁他们要开除他们的工作等。还找朱云福的妻子谈话,威胁她。

(五)被绑架到昆山拘留所

第五次绑架发生在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在昆山市城北镇到陆阳镇去的公路上,讲真相的时候被恶警抓到城北派出所,关押了二十八小时之后送到昆山拘留所。

在城北派出所的时候,国保和六一零的来审问,还用一个小东西伸到朱云福嘴里来回拉了几次,不知道干什么用。按手印的时候,恶警把十个指头都留了手印。朱云福不停的对警察讲真相,告知他们大法好,并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让他闭嘴。警察受不了,就叫另外一个人来一道参与审讯。当恶警把《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读给朱云福听,本来要关五天以上,十天以下。按手印的时候,朱云福在拘留书上看到有“邪教”字样,勒令去掉“邪教”两个字,恶警不肯去掉,朱云福就写上“法轮大法好”再签字。因为不配合恶警,最后被非法关押了十天。

这就是一个老实厚道的善良人,因为维护大法、维护自己的信仰,遭受中共恶党残酷迫害的真实经历。但是真善忍的宇宙真理已经深深注入朱云福的心,坚定的信念不可动摇。

参与迫害朱云福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北京市天安门广场派出所
北京市密云县看守所
北京市密云县看守所 酷刑逼供的恶警 及北京警方雇佣的黑社会打手
昆山市政法委
昆山市公安局
昆山市六一零办公室
昆山市国保大队
昆山市朝阳派出所
昆山市朝阳派出所 恶警 费××
昆山市朝阳街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