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学会宽容与忍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九年四月份才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刚刚得法就经历这场铺天盖地的迫害,当时带着不解离开了我觉得好的大法,在名、利、情中苦苦的挣扎,失去了就很痛苦,得到了就高兴;真是有了还想有,没有的还追求。

为了争口气,为了证实自己的能力,我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间盖起了我梦想成真的楼房。那时我是个虚荣心很强的人,心气很高,想得到别人的敬仰,想过得比别人好,在事与愿违中,我怨天怨地,把我所有的不快都归罪于自己没能嫁到一个满意的丈夫,才会被人欺负、才会被人瞧不起。于是我既敏感、又霸气、绝不相让,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只要谁惹到我碰到我,我绝不相让。在这种勾心斗角中互相伤害着,谁是谁非真是越求越苦,越争越痛。我还抱怨为何命运会如此的对我,我怎样才能得到解脱,谁能告诉我?

丈夫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吃多大亏也不计较。所以在家里我们就特别的受气,大伯嫂又是一个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人,总是在家里挑拨是非来压制我们。小事我记在心里不与其计较,大事我让她白忙一场得到她应该得到的教训,我得不到的她也别想,让她也尝一尝伤害别人后反被伤害的痛苦滋味。那时我们和婆婆一起生活,她总是来我们家里占便宜,而且婆婆的地她也抢着种。更可气的是她还想霸占我们结婚时婆婆许给我们的房子,理由是她们与婆婆同住。我哪能受这种气,于是我们打得不可开交。我告诉婆婆房子我可以不要。但绝对也不能给她,否则我们谁也别想好过。没办法,婆婆只好把房子卖给了别人和小叔子一起搬走了。我与丈夫孩子带着气带着怨于九五年买了一个小破房出来过上了属于我们自己平静的生活。为了争口气我发愿一定要盖一个比婆家更好的房子,于是我把几岁的儿子锁在家里去市场做买卖。几年的拼搏,几年的付出,我终于盖了一个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二层楼房。而大伯嫂在我建房缺钱期间只要我找谁借钱,她也找谁借钱。那种终生都难忘的痛与苦、恨与怨,真是让我无法释怀。因为我那时还没有能容纳与化解是是非非的度量胸襟与气度,一笑了恩仇可能吗?

经历了太多的人和事,我清醒了,觉得推波逐流与盲从的人们真的可怜,忙忙碌碌一生而无所得。邪党人员偷、骗、色、斗、贪污腐败的风气乱象还不能让我们清醒吗?骗子表现的再好它还是为了行骗,靠强制打压让人们信服的能是真理吗?看清了这些,我明白了真理需要坚持。我于零二年又开始修炼我觉得很好的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是师尊的法理归正了我所有不正的行为,也使我不再记恨大伯嫂的所为。无论她对我怎样,我都不再与她计较。因为师父要求我们首先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第四讲 〉),在矛盾中多找自己的不足。不但不能和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心里还不能恨她,也不能生她的气。所以我改变了我以往对人对事的做法,主动的去帮她收地,大事小事我也主动去帮。慢慢的她也被我感化了,也知道大法让我有了不同。

宽容化解了矛盾、宽容带来了快乐、宽容改变了心境。无私无我,明明白白的吃亏,遇事先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看对别人有没有伤害等。这样的变化不是强为,是所有真修大法弟子的最低标准。记得有一次在市场大庭广众之下我被一位老太太破口大骂半个上午,原因是她在我家买了两套小孩背心,半个多月后来找我硬说我少给了她一套。因为卖给她时印象很深,我记得清清楚楚给她装走的过程(卖时很费劲 )。可是她根本不听,就是骂个不停,也许是她骂够了,也许是她骂累了,她觉得没意思她就走了。

还有一次也是在市场,有一位老爷子在别的摊位买了一顶与我家一样的帽子到我的摊位上去比。由于人太多我没能看到全过程,只看到他拿起帽子就走(我心想他想偷帽子),我就问了一句:你买帽子呀?他却听成了我说他偷帽子,一下他就火了。当时我脑袋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些什么,谁知他连喊带骂还把我的东西扔了一地。好像还不解气,竟然还过来打了我两拳。被同修拉开后他竟然坐到地上要讹我。我说你骂我我没还口,你打我我也没还手,你讹我什么呢?同修连忙帮着道歉赔不是、好不容易的给劝走了。围观的人都替我抱不平。我只能笑着说也许是我欠他的吧!

是大法归正了我。是大法让我学会宽容与忍让。是师父教会了我做个真正的好人,有利于别人的人,有利于社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