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者:法轮功教育和帮助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在中国大陆,法轮功被诬受压已有十三年,十三年来我对法轮功的认识经历了从误解到认同、从对立到走近的变化,收获和感触颇多,现总结如下:

一、法轮功教育我重塑人生态度

我的这一根本变化源于我妻子修炼法轮功的十四年(妻子于迫害前的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最初我根本不了解法轮功,认为修炼是当苦行僧,没什么物质利益,反而会给家庭带来麻烦,怕影响自己评特级教师,对修炼持对立态度,不想让她修炼。十四年来她一共被非法抓捕十次,每次我总想让她早日恢复自由,于是配合六一零(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组织)试图说服她放弃修炼,但她很坚定,别人无法动摇她的信念。

从她对法轮功的坚定我逐步理解了她,实际上我也亲眼目睹了她从大法中获得了新生,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我亲眼目睹了铁的事实:十四年前她是一个急躁冲动、体弱多病的人,而修炼法轮功后她变成了任劳任怨、通情达理、身体健康的人。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力量使她脱胎换骨、前后判若两人。而我作为一个常人,在她起步修炼时,我正在疯狂追求名利,没有意识到修心养性和强身健体是人生最大的需要,追名逐利的弦整天紧绷着,整日在紧张中度日,最终导致疾病缠身。看到她身心健康,充满活力,我非常敬重和羡慕。

我长期患有顽固失眠,苛求环境安静,不能听到别人家传来的声音,一听到就生气,结果更加睡不着。在妻子影响下,我懂得了法轮功所讲的向内找的道理,我分析造成失眠的根本原因是自己内心不宁静,私心杂念太多,如果外面有噪音自己也不生气,不理会外界的声音,应该会很容易入睡。我从找别人的原因变成找自己的原因,结果对克服失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退休后我把很多时间用在保健上,于是有一个阶段整天想自己的病,结果越想越重。但现在我想得更多的是,如果甩掉思想包袱,不把病当回事,多做一些有益于他人的事,我的健康状况一定会快速好转,正如大法师父所讲的“无求而自得”。法轮功正在帮助我重塑对人生的态度,我感到只有把“真、善、忍”当作人生信条,人生才会更有意义。

二、法轮功帮我认识中共的本质

长期以来在邪党文化灌输下,我对中共怀有较重的爱戴之心,心中的“伟、光、正”光圈一直难消失。然而法轮功学员传播的《九评共产党》系统揭示了中共的“假、恶、斗”本质,使我深受启发,猛然醒悟。

中共党魁毛泽东是最大的“假、恶、斗”的典型。首先是假,早在一九五四年,宪法中就规定了公民有言论自由,一九五七年知识分子对共产党建言献策,本是在中共邀请下所为,中共还保证了“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决不秋后算帐”,但毛却出尔反尔,将知识分子提意见变成反党罪行,将提意见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予以残酷打击,实际上就是将对中共有意见的人诱骗出来予以摧残。可见国家根本大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是假,人民当家作主是假。在闭关锁国的日子里,中共散布大量谎言迷惑人民,如“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敌人一天天烂下去”,这些谎言在今天看来都很可笑。

其次是恶,毛对自己的亲密战友都可以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难怪毛不打自招的扬言,对待知识分子要比秦始皇焚书坑儒还厉害。

毛建国以来不断发动对知识分子迫害的政治运动,毛泽东历来主张“斗争哲学”,热衷于阶级斗争,疏于搞经济建设,以至于文革后期发展到国民经济崩溃的边缘。而如今在中共统治下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政治斗争虽然淡化,取而代之的是经济利益的纷争。“假、恶、斗”依然盛行,如今假货遍地,到处是价格欺诈。人人相见如敌,矛盾一激化,便恶言互骂、恶拳相斗。

作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都痛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社会,呼唤道德回升。只有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才能挽救这个病态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