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遭迫害工资被劫 拾荒度日八年

吉林省磐石市教师谭玉芬、李海山夫妇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谭玉芬(七十五岁)与丈夫李海山(七十一岁)俩居住在吉林省磐石市,是明城镇联合小学校退休教师。在几十年的教学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有用人才,为国家和社会奉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和才华。退休后本应该受到社会的尊重和爱戴,可以安度晚年;却因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年来遭磐石市“六一零”、明成镇“六一零”、明成镇派出所所长监视、威胁、骚扰、绑架、抄家、拘禁等迫害,工资被明城镇“610”恶人吴德存非法扣留。

为躲避迫害,年逾古稀的夫妇俩被迫流离失所,工资被劫三十万元,颠沛流离靠拾荒艰难度日,至今达八年之久。

炼法轮功获新生,做好人惨遭迫害

谭玉芬老师自小体弱多病,在二十四岁那年又患上了瘫痪症,后来又患上风湿症、肺结核、肾炎、子宫瘤、心脏病、高血压、胆囊炎等多种疾病。病痛的折磨,精神的压力,使谭老师多次萌发出轻生的念头。

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谭老师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只看了一遍法轮功著作《转法轮》一书,还没学会炼功动作,一身的疾病就不翼而飞了。她亲身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那种美好。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使谭玉芬老师感动的热泪盈眶,无限感恩法轮大法师父的恩德。她对生活又燃起了新的希望。从此生活的幸福、愉悦。

李海山老师目睹了大法在他老伴身上发生的奇迹。也相继走入了法轮佛法的修炼。随着修炼的深入,谭老师夫妇俩懂得了大法不只是祛病健身这一层的理,更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同化真、善、忍,返本归真。夫妇俩坚定信念一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中南海和平大上访后,联合村党支书对他施压说:党员不许炼法轮功。李海山立刻写了退党申请书,退出了邪党组织。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诬陷、诽谤大法与师父,谭玉芬老师和老伴二十一日到长春省政府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将她们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反映给省领导。愿望没有达成,反而被劫持到长春体育场,后明城镇派出所田力等人将谭玉芬劫持到磐石市,强制洗脑。后又转到明城镇政府继续洗脑迫害,明城镇政府官员王平等人找谭玉芬谈话,强迫她放弃修炼;谭玉芬拒不配合,最后他们只好放人。

从此谭玉芬老师和老伴李海山成为被迫害的重点人物,不断的遭到恶人的骚扰、威胁、绑架、非法抄家、罚款等迫害。

遭绑架、抄家,被勒索现金四千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七时,明成镇派出所所长肖辉飞和磐石市国保大队等多名恶警非法闯入谭玉芬老师夫妇家,问谭玉芬是否还炼法轮功,谭玉芬说:“炼”。恶警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抢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和法轮功真相资料,并把谭老师夫妇俩绑架到明成派出所审讯。派出所的恶警逼迫谭玉芬在抢劫走的物品清单上签字。

第二天,又被劫持到磐石国保大队,给谭玉芬捏造所谓的证据强加罪名,接着又暗中找到谭玉芬的儿子和女儿、女婿对他们威胁、欺骗,向他们勒索了四千元现金,(每人罚款两千元)。并让谭老师的女儿做担保后,拿出一张取保候审的通知单让谭玉芬签字后,才把两位老人放回家。

被迫流离失所,工资被扣发二十三万元

二零零四年五月下旬,明城镇派出所恶警找到谭玉芬的女儿女婿,叫他们把父母送到拘留所,说拘留半个月后放人,面对这种无理的迫害与无休止的精神摧残,两位年逾古稀的退休老教师被迫流离失所。这期间恶警找不到人就对谭玉芬女儿施压,威胁说“找不到你父母就让你下岗!”女儿被迫带恶警去找父母,他们的很多亲属都受到骚扰。

谭玉芬夫妇俩离开家后,二零零四年八月,磐石市“六一零”、明成镇“六一零”(现改为综合管理办公室)、明成镇派出所伙同明城镇联合小学校长合谋非法扣发谭玉芬、李海山夫妇俩人退休工资。明城镇“六、一零”头子吴德存扣发谭玉芬夫妇的工资后,几个月后见谭玉芬没有回家,就以补发几个月的工资为圈套企图诱骗谭玉芬回家,他们给谭玉芬的亲属打电话,叫转告谭玉芬回家,见谭玉芬没有回家,明城镇“610”头子吴德存就又停发了谭玉芬的工资。

从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零年七月间,李海山被扣工资额超过十二万。他和老伴俩人被扣工资额总计超过二十三万元。

“610”恶人吴德存威胁、恐吓、诱骗

谭玉芬和老伴没有经济来源,又居无定所,和其他人失去联系,俩人都七十多岁了,由于没有经济来源,夫妇俩人靠拣废品卖钱维持生活。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李海山回明城镇要自己的工资,明城镇“六、一零”头子吴德存无耻的说:“你不写“五书”(放弃信仰的保证书等)工资就不会给你,你要再不回来,我们就登报纸声明,说你们两个人都死了,取消户口,工资上缴”。八年来明城镇“六一零”头子吴德存劫断谭玉芬李海山夫妇工资额达三十余万元。

吴德存经常以给工资为借口,威逼谭老师的子女带路找回流离失所的父母。“六一零”头目欺骗谭老师的女儿说:“只要找到你父母,那三十万元都给你”。结果她女儿听信了谎言,真找到了她父母,可却没有给她女儿一分钱,反而叫她劝说父母放弃修炼。

二零一二年明成镇“六一零”又通知谭老师女儿说:“你父母再不回来,就按死亡处理,注销户口,登报声明,工资全部上缴国库。”谭老师的女儿被逼领着恶人又找到了她父母。恶人强行让谭老师夫妇签“五书”放弃修炼,并威胁说:“就是签了“五书”也只给发生活费,其余的钱必须由明成镇“六一零”头子吴德存掌管”。

谎言诱骗,瞿丽玲遭拘留半月

二零一二年明成镇“六一零”第二次打电话给谭老师儿子,叫他父母回去领工资。谭玉芬老师由同修瞿丽玲陪着一起去明成镇“六一零办公室”。吴德存却说他做不了主,并把磐石市“六一零”、明成镇副镇长、明城镇派出所所长都找来了,诬陷说谭玉芬老两口反党,不给开工资。随后将谭玉芬和瞿丽玲绑架送磐石市公安局,谎说的是要把谭玉芬和李海山夫妇俩拘留十五天。结果谭老师夫妇俩没有去拘留所,只是警察自己填了一张拘留单子,把陪同谭玉芬的法轮功学员瞿丽玲(眼睛有残疾)拘留了十五天。

恐吓、威逼,往子女们心中种仇恨

明成镇“六一零”和派出所长期监视谭玉芬的儿子家,每次老人到儿子家警察都知道,并威胁、恐吓谭老师的子女们,要及时向派出所汇报他们父母的情况,如果知情不报,就抓他们。谭老师的子女们这些年在磐石市、明成镇“六一零”和派出所警察的恐吓、威逼、诱骗、挑拨下,不敢收留自己年迈的父母亲,不能尽儿女孝心,甚至仇视他们的父母。这一切都是中共恶党泯灭良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后果。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从古至今,人来到这个世上,首先必须接受的两种教育:一个是家庭教育;一个是学校教育。教师在社会上的地位与作用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现状和未来。可是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文化大革命时把教师打成“臭老九”,发动学生斗老师;文革的阴影在中国人的心中还没有逝去,又对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实施身心摧残。在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这些主流社会的精英们同中国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遭监视、威胁、骚扰、绑架、抄家、拘禁、劳教、判刑等各种迫害。这不仅仅是对这些善良人的迫害,更是对人类的道德、良知的践踏。丧失了道德的社会对所有社会中的人来说将是可怕的,那样的社会还会存在多久呢?

在此正告:吉林省磐石市明成镇“六一零”吴德存等人,你们执行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灭绝政策:对拒绝放弃信仰真、善、忍的谭玉芬、李海山两位教师实施经济截断,八年来劫断他们的退休工资额竟达三十余万元,逼迫他们放弃崇高的信仰,这种迫害手段,与强盗流氓抢劫他人财产一模一样,严重的违反了宪法赋予公民所应享有的权利,剥夺公民的生存权,是违法犯罪行为,罪责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