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残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黑窝,十几年来在这里迫害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致残、致死,有的打了不明药物送到精神病医院去继续迫害。这里的邪恶之徒对不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到期后不让回家,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去继续迫害。真是邪恶至极,罄竹难书。我于二零零九年也在这黑窝里被迫害,现我将在黑窝里所受的迫害揭露出来,曝光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邪恶。

我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后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当时他们抄我家时,我叫他们拿搜查证出来,他们拿不出来,过了两、三个小时才派人送过来叫我签字,我想,决不配合他们,你们非法抄家已违法,我拿过来就撕了。一个肥肥的恶警打了我一巴掌,“说好不容易才开出来,你还敢撕了。”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曝光揭露你,他们很害怕,个个不敢讲真名,恶人抢走了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移动硬盘和四个手机,一个切纸机和一个大皮箱,总价值一万多元的东西。晚上我被新牌坊派出所转到两路公安局四楼,“六一零办公室”,他们叫我按手印,我拒不配合,于是他们两个人强行拉住我的手按,最后不了了之。当天晚上我就被绑架到渝北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坚持发正念,炼静功,同时,我也不放过机会的救人,向身边的有缘人讲真相。有一个普犯,我给她讲真相,叫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她无罪释放了。

还有一个直接参与了杀人案,我给她讲善恶有报是天理,但是她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相信“真善忍好”有些事情是可以善解的,她虔诚地抄了一些经文和《洪吟》中的诗词来背,后来听说她的案子轻判了,并托人带信叫我一定给她写信。中共邪党对信基督教的也迫害,我们仓里就关了两个,听说其它仓也有。仓里的牢头是个年轻的吸毒犯,她曾经被劳教过,也做过包夹,知道我们修大法的都是善良的好人,给我讲了女子劳教所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被送走时她给我准备了三床被子及好多的日用品。

五月十九日,我被强行送到重庆市江北女子劳教所迫害,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邪党的恶警都是经过训练后专门来迫害大法修炼者,他们专挑心狠手毒的吸毒犯作包夹,经过他们训练,调教并授意如何迫害大法学员一整套的邪恶方法来对付法轮功学员。进去后马上叫人剪头发。乱剪一气不超过耳朵的短发,叫你人不人鬼不鬼的,然后带去恶警那搜身,脱得一丝不挂做十个下蹲,中共邪党就是用宇宙中最恶最毒的方式羞辱大法修炼者,剥夺你的人格、尊严,每当有什么节日她们都是这样做。当天晚上我就被罚站到深夜两点钟

重庆市江北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惨无人道的,每个炼法轮功的刚进去都要进“严管组”、“严管组”的组长是吸毒犯,名叫胡灏,此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狠毒,从早上六点钟起床打扫卫生,六点半就下操场整训,晚上到巷道整训直到十二点有时凌晨二点,期间不能随便去喝水和大小便。

恶人指使、教唆、纵容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有(一)站军姿:两手紧贴裤缝,腰挺直,脚并拢,收腹提胸。我们都是五十多岁-六十多岁的老人,每天站得是头昏眼花,胡灏指使她手下的包夹轮番检查看我们站好没有,我多次被叫吴琴的包夹用扇子头打,她们胡作非为的忽然猛扯一下你的衣袖,如果随着那股力倒一下,马上一个扇子头就打过来了,有时当你站得直直的,忽然从后面给你脚腕子一脚踹过来,检查看你偷懒没有。(二)军蹲:一只脚前一只脚后,蹲着身子要直,臀部坐在后面的脚后跟上,后面的脚掌要承受整个上身的重量,这是非常难受非常难受的。有一个同修脚上长了鸡眼,承受不住几次差点昏过去,她们凭着心情叫你换脚你才能换,如果不高兴就叫你蹲着,当时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英群患有糖尿病,走路腰都直不起来,邪恶之徒也不放过对她毫无人性的迫害,每天顶着烈日在阳光下进行整训(张英群老人已迫害致死),没几天脚就开始肿了,一直肿到膝盖。一年后我的脚掌都还是麻木的。(三)坐军姿:同样身子要坐直,硬板凳上要一动不动,臀部很痛,不准打瞌睡,如果谁闭一下眼,马上罚你站、蹲。恶人就是这样从肉体上体罚,折磨你。消磨你的意志好让你屈服。有个六十多岁老年同修在看守所就被迫害得大腿骨头撕裂,是搀扶到劳教所的,恶人同样不放过对她的迫害,每天坐在操场让烈日暴晒直到昏过去。我们每天要承受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二点共二十个小时的体罚。前面荫凉处坐着一群二十出头的手舞足蹈的邪恶包夹,蹲在她们面前的是白发苍苍的当婆婆辈的老人,任随她们讥笑辱骂。中共把这些人都变成了毫无人性的恶魔。邪恶之徒叫每天写思想汇报(就是邪恶的洗脑)。不会写字的也要写,包夹一人夹控一个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严管期间做任何事都要打报告,就连想咳嗽,都得打报告。如忘了报告,就会招来一阵打骂。如果法轮功学员之间讲话被包夹听到了,就要罚军蹲,叫你边甩头边说:“×××爱讲话 ”甩二百遍。严管期间半个月不能洗澡,天气很热汗水湿透了衣裤,我们个个身上都臭了。仍然不给洗,让你在魔难煎熬。消磨你的意志。

二零零九年下半年,邪恶之徒更是肆无忌惮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四大队每间舍房都安装了监视器,有了监视器以后,恶警也怕留下证据,将来遭到清算,对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转移到四大队的四楼,因四楼没有监视器,找很恶很邪的包夹,其中有肖体惠、李小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时晚上就听到同修的惨叫声。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一年上半年,被恶警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有:胡灏、吴琴、冯雪双、谢丽、肖体惠、(出车祸遭报)李小敏(已遭报死亡),有的已记不起名中共恶党指使、纵容这些吸毒犯对法轮功学员干出了伤天害理的事,人在做,天在看,奉劝这些人,善待法轮功学员,远离邪恶,回头是岸,否则,等待她们将是和李小敏、肖体惠一样的下场。

邪恶肉体上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她们又想出恶毒的方式,大概一个多月以后,强行叫你学习,我从严管组转到学习组,还是由包夹控制你的人身自由,这时有恶警参与,放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师父的光盘,还有些歪理邪说的书籍,每天要写思想汇报(洗脑),由于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这时的人心出来了,怕吃苦,放不下生死等情人心带动下,违心的转化了,做了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应该做的事,这是修炼道路上的耻辱,我身边的很多同修都是这样的,写出来曝光解体邪恶,去掉怕心,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法轮功学员,跟着师父圆满回家还。

重庆市江北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苏畅、陈燕彦、胡小燕、赵媛媛、高红、贾真、韩露、幸丽莎、何秀丽、朱昱、杨德珍、杨倩、杨怡、叶枫等人。

以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为了你和你的家人,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给你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