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新学员,今年四十四岁,妻子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我们夫妻在某市菜市场摆摊卖菜为业。

今年八月初,我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关:在一周内多次大量吐血、便血,鼻孔、耳朵出血,四次休克,在亲属眼里人已经不行了。然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迅速恢复正常,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和慈悲。

高烧七天

今年七月十五前后,我连续高烧七天七夜。用温度计量体温,测不出准确数,因温度计的水银柱顶到头了,高多少不知道了。我心想这不是病,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当时一直口渴,我就不停的喝水。在高烧期间,照常出去卖菜。我用事先换好的真相币给顾客找零。卖菜回家,做饭,收拾家务,让妻子腾出时间参加学法小组学法,我忙完家务抽空看《明慧周刊》同修写的心得体会。

吐血便血

在我高烧半个月左右的八月初三晚上,我突然呕吐,吐出的东西颜色黑紫,就象凝固了的血。到厕所大便,拉出来也是黑红黑红的东西。我没惊慌,师父说过,修炼人遇到的事都是好事,这可能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因为,十年前(那是还没修炼)我得过很重的乙肝病,吃了很多药、花了很多钱也不见轻。后来闻见中药气都恶心。零六年,妻子劝我修大法,我就彻底停药开始学大法。因为忙,学的断断续续的,功炼的也非常少。就是这样,师父也一直慈悲的管着我。停药这几年,身体比吃药时好多了,眼珠不黄了,肚子不胀了,干活比以前有劲了。只是感觉有的症状还时有反复。我想,我吐的、拉的这些黑色的东西,是师父在把我体内的脏东西给我彻底排出来,这是好事。

四次休克

吐了、拉了以后,感到心里很舒服,只是浑身无力,头发懵,腿发飘。在菜市场几次差点晕倒,每次都是被人及时扶住了。在出血的前几天内我出现四次休克。其中有三次别人不在场,我自己苏醒过来的。出现多次休克之后,身体极度虚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在家躺床休息。

最严重的一次休克是在晚上,我在卫生间解手,突然昏倒。妻子听到卫生间有“噗噗嗒嗒”的响声,赶紧跑过去,看到我昏倒在便池上,两条腿象刚被抹了脖子的鸡一样乱蹬,眼珠往上翻着,很吓人。

因妻子修的比较扎实,表现的很稳很沉着。她把我的头抬起来枕在她的胳膊上,一遍一遍的喊着我的名字,同时求师父救我。我冥冥中听到了妻子的呼唤,开始微微有一点意识,意识到自己遇到大坎了,听到妻子叫我默念“法轮大法好”。于是,我就默念 “法轮大法好”,坚信我是炼功人,师父会救我。半个小时后,我嘴里“噗”的出了一口气,有知觉了,慢慢睁开眼了,醒过来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地上躺着,猛的一下就从地上站来了。妻子当时征求我的意见:看不看医生。我毫不迟疑的回答:“有师父保护,一点事没有。我不怕,你也别怕。”

之后的几天,妻子又多次问我:“有啥想法?”我说:“有师在,有法在,你放心,没问题。”

坚不动心

我家在农村,离我居住的城市有百十里,我多次昏倒的状况被我老家的亲属们知道了。于是我大哥、二哥、妹妹、妹夫、侄子一行五人,急急忙忙搭车来到我家。他们在路上就合计好了,進了我家先打电话,叫来120救护车,救护车一到,别管我同意不同意,几个人一起下手,把我抬到车上,赶快入院。

等他们到了我家里,看我躺那很平静,妻子在一旁也很坦然,并没有惊慌失措,所以,他们就没有按计划立即叫120来,只是再三劝我去医院,说有病看病不能硬撑熬。妹妹话最多,说的很难听:“你看看你那个样子,都成啥样了,还在死脑筋不转一点弯,这不是等死吗?该炼功炼功,该看病还得看病。”我说:“你们都来看我,想叫我看医生赶快好病,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谢谢你们的好意。可是你们仔细想想,我这身体还经得起来回折腾吗?躺床不动没有事,要是这抬那抬的,很快就要小命了。你们放心吧,我心里象明镜似的,我是炼功人,与不炼功的不一样,看着象病,其实不是病,过几天就一定会好,我没有事!你们也都知道,我们一家四口(两个儿子)修大法这些年,出现的奇迹太多了:十几年前,乱七八糟的附体把我媳妇害的没法活,闹得家里鸡犬不宁,乌烟瘴气,一炼功那些东西都吓跑了,她像换了个人,十几年没害过病;我二儿子小时候,自行车歪倒,前面的小把把他头上扎个筷子粗的深洞洞,往出窜血,他妈用面粉往洞里一捂,外面用布条一缠,没上医院,一个星期新肉就长出来了。还有一次,他上小学的时很调皮,上储藏室的棚顶上玩,踩烂了石棉瓦,从房顶上漏下来,摔断胳膊,也没用一点药,四天就好了;前些年,我的乙肝病那么厉害,吃药根本不管用,自从修了大法也好了,现在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让我的乙肝病彻底除根,别看表面严重,过几天保证恢复的好好的。今天话先说到这搁着,大哥,老家县城咱表姐二十九娶媳妇,听说你也准备去受头,到时候,我亲自开着我家的面包车过去,叫你亲眼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他们听了我的话,都没脾气了。

但他们又转而责备我妻子,意思是我去不去医院,她起关键作用,我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妻子得负责。我妻子不急不躁,对他们说:“我不怕承担责任!但我的态度尊重他本人的意愿,不去强逼他。从我们修炼人的道理上讲,好与坏全在他的一念。他要觉的是病,想上医院,我立即送他去医院,花钱多少我都愿意。他要觉得不是病,炼功人不会得病,那可能就一点事也没有。咱们非得强迫他去医院是不合适的,他不愿去,强逼他去,别看咱都是好意,真出了人命,那才真是把他害了。”亲属们听我们夫妻说的这么明确,谁也不好再说啥了。他们几个都回去了,留下我侄子(二哥的儿子)伺候我。

奇迹再现

侄子留下来几天照顾我。一天,他去街上办事,出去时忘了锁门,屋里進来一个小偷,偷走了客厅里的八百多元真相币(钱被偷是事后才发现的)。之后,那小偷又来到我的卧室,准备继续行窃,被我看到了,厉声质问他是谁,小偷急转身从门口窜走了。我顿时来了精神,从床上下来追小偷,一看他从门里窜逃了,就到阳台上(我家是个单元楼)看他跑哪儿去了。谁知刚到阳台上,腿一软,头一懵,就栽倒了,脸被撞伤,从耳朵里、鼻孔里往外流血,流的满脸是血,地上一片血。当时我真是连四两的力气都没了,一只胳膊压在身子下,都没有一点力抽出来。我用一只脚蹬住墙根,在地上一寸一寸的爬着到卧室,拿到床上的手机,给妻子拨电话。妻子接到我的电话,有点害怕,动了人念,到附近诊所找了个大夫,一起到我家。大夫一看,吓的一愣,说先给我量量血压,再确定叫不叫120。我说:“你不用量,我的血压很正常,保证是80到120。”医生不信,掏出听诊器一量,真是80到120,不多不少。我也感到神奇,身上的血都流光了,血压竟然完全正常。我立刻就明白了,是师父在鼓励我,叫我心里有数,我不会有事的。妻子心里却有些不稳,害怕万一,就叫医生给我输点液,补充补充。我不愿意,妻子和医生再三劝,我就勉强同意了,医生在我左胳膊上扎上针,输了两瓶水。

两瓶水输完后,糟糕了:我小便排不出来了,气也不通了,扎针那只胳膊抬不起来了。我喝了那么多水,加上输的两瓶水,憋在肚里排不出来,胀的真受不了;因气不通,五脏六腑都憋的受不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是走在神路上的生命,有师父看护,必能化险为夷,不应该当成是常人得病了,用人的手段来过关。我向师父道歉:师父,徒儿错了,徒儿错了,对不起慈悲的师父。请师父再帮帮我吧。就在我向师父认错,求师父帮助的话说了十分钟以后,奇迹再一次出现:我的气也通了,小便也通了,胳膊也能抬高好多了。

我从八月初三开始便血,到八月初十,便血停止,症状逐渐减轻,能自己慢慢在屋里走动以后,我叫我侄儿回去了。然后,我自己在家学法,炼功。慢慢的,能力所能及的做点家务,又过两天,到菜市场帮妻子记记帐,到二十天头上就恢复正常了。

驾车贺喜

八月二十九日那天,我开着面包车,和妻子一起去老家县城表姐家参加婚礼。我开着车,妻子一路发着正念。在亲戚家,我和大哥又见面了。我大哥因为受邪党谎言的毒害很深,一直不相信大法,每次跟他讲真相,不是摇头,就是摆手,不愿听,还说许多风凉话。这回他红着脸,低着头,没话说了。

喜宴结束,我和妻子又顺路到我姨家讲真相,因平时忙。姨母她们听了真相都很高兴,象久久就在等着这一天似的。姨父和姨没文化,没入过中共的邪教组织,但明白了邪党坏,大法好,明白了善恶,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以上是我这次过病业关的经历。这次大关过去以后,我感到自己乙肝的症状彻底消失了,胃口大开,什么饭都能吃,搬动几十斤重的菜捆轻松自如,身体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好。我感激师父,感恩大法!同时,我和妻子也一起总结了这次经历病业关的教训:自己学法抓的很不紧,五套功法很少炼,双盘还盘不上。平时总是借口生意太忙,凌晨四点多起床批发菜,白天再卖大半天,为了支持妻子参加学法小组,自己还要做饭、收拾家务……因为我不重视修炼,旧势力抓住我的漏想把我彻底毁掉。但由于我对师父和大法坚信不动摇,慈悲的师父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我要接受这次深刻的教训,精進实修,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