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所有的亲人都支持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单位早早倒闭,多年没有任何收入,全靠丈夫一人支撑家庭开销。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在中共的迫害中,我历经九死一生,魔难重重,家庭也随之遭受了平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担惊受怕不说,连不修炼的丈夫和女儿也屡屡被恶意骚扰。

我丈夫是公司经理,二零零八年在我被绑架期间,家里被非法抄家,十几万财产被抢劫,恶警怀疑丈夫和女儿帮大法弟子做事,把丈夫做业务的车扣留,女儿也被迫从原单位辞职,当时是哭着回家的。

我的娘家和丈夫家在当地都算是大家族,在这样的巨大压力下,一般人可能都难免会有些怨言,但是我的父母亲以及姊妹六人、公婆全家、丈夫和女儿,所有的亲人都全力支持我修炼和讲真相,丈夫在任何场合都堂堂正正的说,法轮功就是好,修炼人就是道德高尚,如果人人都象他们那样,这个社会就变好了。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派出所,被所长吊起来拳打脚踢,用下流的语言辱骂我,丈夫和小叔得知后“大闹”派出所,还跑到所长家理直气壮的要人,所长吓得不敢开门,好言好语说马上放人,当天我就回家了。

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我的父亲、母亲也先后走入修炼之门,六个姊妹包括几个妹夫也都开始看书,虽然不是很精進,但都深信师父和大法。我想,家庭环境能正到这个程度,就象师父所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大法弟子得法实修,随之而来的身心巨变,以及正的言行,都在感染着别人,都能够纠正、熔炼掉家庭中的一切不正确因素。

曾在“鬼门关”前徘徊,修炼获新生

我从小体弱多病,曾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还有胆囊炎,肾盂肾炎,贫血,偏头痛,术后肠粘连及风湿性关节炎多种疾病等,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个好“零件”。跑遍当地所有医院,也去过外地几家大医院医治,中药、西药、手术、偏方,甚至喝过生蛇血吃过生蛇胆,花钱无数但收效甚微。生下女儿后,身体更不如以前,经常腿脚肿的不能走路,眼睛肿成了一条缝,风一吹就感冒发烧。每年靠打胎盘球蛋白和白蛋白、服用药物维持生命,经常晕死过去,每当呜呜鸣响的救护车飞驰而来时,邻居们就知道我的心脏病又犯了。

祸不单行,前夫在女儿出生后不久遭遇车祸,我拖着病体照顾到他去世,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我这个自己都不知能活几天的病秧子身上。在痛苦中挣扎的我,万般无奈之下想到了求神佛保佑,一九九零年皈依了佛教。我每星期都去庙里送钱磕头,天天在家烧香拜菩萨,因为不知道如何修心性,身体没有太大变化。一九九一年和一九九四年的两次病危,我把自己的后事都做了安排。在很长的时间里我躺在床上,出气多進气少,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我曾经一遍遍的问邻家嫂子说:“如果我死了,孩子这么小怎么办?”在昏死过去的时候,我感到四周一片漆黑,知道自己就在鬼门关前徘徊,“我要回家照顾孩子!”就在这一念的作用下,我拼命的往回爬,一次又一次从死神那里逃了回来。

一九九六年,我偶然间看到有人在炼法轮功,为了治病也开始学功,刚炼就开始咳嗽吐血,鼻子也出血,全身的骨头肌肉酸痛,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把自己身上不好的东西和业力都推出来了,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身体渐渐恢复了健康,扔掉了伴随二十多年的药箱子。脸色红润了,变形的关节很快恢复了正常,也开始能做家务活了。半年后我到医院去,我常年的主治大夫非常震惊,我告诉他是法轮功救了自己!医生说:“这法轮功可太神奇了,说实话,你身上病太多了,现在的医疗手段真是无法给你治好,你就好好炼法轮功吧!”一年后,我身上所有的病消失了,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

提高心性,清官难断的家务事摆平了

前夫去世后我遇到现在的丈夫,他离婚时是净身出户,财产全部留给了前妻和儿子,每月只需支付一百二十元抚养费。但是现实中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丈夫的儿子智力比同龄人要差一些,所以前妻经常以放弃抚养儿子来要挟,每月的抚养费从一百二十元到三百元又到五百元,再后来学费、饭费、衣服等都向丈夫要,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见肘。丈夫不堪其扰,更担心我不高兴,我反过来安慰丈夫: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她一个人确实不容易。你不用担心我,我们是修炼人,用大法衡量事情,应该多考虑别人,钱算计着花就够了。

儿子上中学后沉溺于上网,为了给孩子戒掉网瘾,丈夫小心翼翼的跟我商量让儿子到家里来吃午饭,我毫无怨言的同意了。儿子虽然长大了但智力还是象小孩,拖着大鼻涕,邋邋遢遢,甚至连去卫生间都不知道应该冲厕所,丈夫有时也会不耐烦的呵斥他。我没有嫌弃,默默的把孩子弄脏的地方擦干净,轻声细语劝发脾气的丈夫,你要好好跟孩子说,我们师父讲过,“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你越发脾气,他越听不進去,你自己还生气伤身。劝了丈夫反过来再耐心教育孩子,虽然小孩有时还是做不到,却很听我的话。邻居们都啧啧称赞说,修炼法轮功的人真是好样的,摊上这样的孩子,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啊!

丈夫老家在南方,因为小叔分到了老家的全部财产,所以兄弟三人商量好,两位老人由小叔赡养。平时丈夫和三弟就多拿点钱孝敬老人。可是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天长日久难免都有不平之心。小叔动辄以赡养父母向他们伸手要钱,婆婆患老年痴呆症,小叔两口却经常把两位老人推出家门。丈夫和三弟都很气愤,我就劝他们说,小叔也有他们的难处,我们多体谅体谅吧,让老人到我家里住,我来照顾他们。

我给老人念大法书,放录音带听,婆婆在小叔家住时经常闹腾,到我这里却变得出奇的安静,听法听的很认真。可是丈夫一回家就向儿子告状说我不给她饭吃,弄得大家都哭笑不得。有一次,婆婆到三弟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就跑没影了,最后在派出所找到了。婆婆就当着警察的面说,你们快给我买点东西吃吧,大儿媳妇(丈夫是老大)不给我吃饭。我知道后并不在意,安慰生气的丈夫,人老了就象小孩儿,生啥气呢,人做事天在看,我做事,师父在看着我。我的心是透明的,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别人说啥我不在意。丈夫叹息说:你能承受得住就行了,也就是你们炼功人,一般人真的做不到啊。

公公去世时,按老家的习俗要操办红白大事。小叔让大家摊钱,大姑子却跟小叔闹起情绪,坚决不出这份钱。这一下事情僵住了。我赶紧出来调解说,一家人和和气气把丧事办妥当才好,不然别人要看笑话了。大姑姐有困难,大姑姐的钱我们拿,修炼人要解决矛盾,别激化矛盾,这事别让小叔知道。三弟和两个姑姐顿时深受感动,说学法轮功的人真的这么好吗?大嫂是二婚,都能这样做,大姐的钱我们一起分担。

善心与正念化解家庭危机

因为业务关系,丈夫经常跟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社会的风气不正,做人要洁身自好都很难。并且自己内心纯净坦荡,也不太注意丈夫的蛛丝马迹。直到有个女人打电话找上门来,我才如梦方醒,原来丈夫有了外遇。

我越想心里越不平衡,按捺不住,和丈夫大吵一通,觉的自己心脏病好象都要犯了。但是很快我就冷静下来,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师父说要向内找,可自己不还是向外找吗?一定是因为自己的什么心没去,没有改变丈夫,才发生这样的事情。丈夫虽然不修炼,造了业也是犯罪啊,我是修炼人,明白道理,也能放下这颗心。为了对丈夫负责任,也得跟他讲清楚。我稳稳自己的心态,心平气和的给丈夫讲道理:神规定了一夫一妻,你这样做是在对神犯罪啊!丈夫懊悔之余,也深深的体会到我真的为他好,讲的话句句在理,从此痛改前非,和那个人断绝往来。恼羞成怒的第三者找不到丈夫,一个电话打到家里,倒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一次我把握住了,我静静的听完后,严肃但不不失善意的对她说,你是个老师,为人师表,更应该知书达理。你有丈夫孩子,要对他们负责任。做人要自重,这种事是对神犯罪,在人中也是不道德的,别再做这种事了。

一场严重的家庭危机冰雪化解于无形,丈夫后来羞愧的对自己的朋友说:我伤害了妻子,没想到她会这样通情达理,除了法轮功,谁也做不到这样啊!我看修炼法轮功的人就是神,别人做不到的,他们能做到,不是神是什么。

从此之后,丈夫逢人就夸我和大法好,到处帮助我弘扬大法、讲真相,在我因为信仰被迫害的日日夜夜里,丈夫、女儿和所有的家人坚定的站在我和大法这一边,从未惧怕过邪恶。

二零零八年我在街上被恶警绑架,家人还不知道,丈夫在家里听见有人用钥匙开门,还以为是我回来了,毫无思想准备,结果一帮便衣警察破门而入,進来就要非法抄家。丈夫很镇定,当即阻止他们说:你们身穿便服,不是执行公务。明知家中有人,不先敲门,还盗用我们家的钥匙开门,算你们运气好,否则我把你们当强盗一刀砍死,都不用偿命。法轮功我不炼,但法律我都懂,想抄家,先把搜查证拿来。几个警察面面相觑,竟然未敢动手,他们恨恨的说,好,你等着,我们马上就让局里拿搜查证过来,等搜出东西来有你好看的。丈夫不惊不怕,一边和他们坐下说话,一边还悄悄把摆在沙发上的真相资料推到后面保护起来。

之后丈夫和家人一起积极营救,四处发控告信,天天到派出所、公安局、政法委要人,丈夫对公安局长说:法轮功我不炼,但是法轮功好不好,你知道我也知道!共产党说人家不好,当年的刘少奇,共产党不是也说他是叛徒工贼嘛。我也不跟你吵也不跟你闹,我就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如果你的老婆遇到这个情况,请问你会怎么做。说的局长哑口无言,下次再去,一看是我丈夫就赶紧躲开。一些警察开始还气势汹汹,最后连这些警察都佩服他:如果交朋友,我们就交你和你太太这样的人。

现在我的家人全在大法中受益,因为坚定的支持大法都得到福报。丈夫学会了念“法轮大法好”,不舒服了就让我帮他发正念,他和女儿一年到头几乎连个感冒发烧都很少见。去医院体检,医生惊奇的说,象你这个年龄,干这样的工作,身体这么棒的几乎没有。你有三十岁小伙子的心脏,你是怎样保养的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