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和亲戚们一齐高呼:为大法干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这里说的是亲戚们一齐要“为大法干杯”,显然我就是要从家庭这个角度来谈谈修炼的体会。

简单的介绍一下我的家庭:从小受母亲的中华儿女传统道德的言传身教,八十年代初嫁到这个家就想做个贤妻良母。家里兄弟姐妹四个,我们在家以男孩排是老大,丈夫对双方父母的孝心让我由衷的敬佩,在他面前我倘若有一点不孝之心都会让自己内心感到无地自容。我们俩人的工作又是具有一定社会地位,因此,我们两个在家及亲戚中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尽管这样,修炼前我很有个性,对事业兢兢业业、精益求精。这么多年受邪党文化的灌输、熏染,为了名,甚至争强好胜,全身心扑在事业上。现在想想,就这样一幅邪党培养的女强人的画像,还能做贤妻良母吗?应该说,那是我出自善良本性的愿望。

我的公公是一位老实憨厚、踏踏实实、逆来顺受的人(在城里的药房学徒成长起来的小商人),连年被评为优秀的药店业务经理。

我曾对我婆婆说:妈,你如果有文化,再赶上我们这个时代,一定比我还强(女强人)。听婆婆讲,土改的时候,婆婆妈家是富农,“农民会”一帮打手打了她三百鞭子,逼着她嫁给农民会主任的儿子。布衫都打烂,就是不答应。

全家走入大法中

九四年我丈夫突然发现恶性脑瘤,最让人刻骨铭心的就是那段时间。知道丈夫得了恶性脑瘤,曾经执著的追求圣洁爱情的我,有如天塌了一般,我一度达到了几乎找不到自我的程度,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忧愁的我各种病都上来了。

人啊!真是掉到三界这个肮脏的世界里来了,为什么是人呢,人就是为这个情来的,浸泡在这个情中。这个情在家庭中表现的更具体、更淋漓尽致。尤其到我们这个年龄,五十年代出生,从懂事就开始经历了共产邪党的一次次的政治运动。围绕着这个社会背景、这个邪党文化的氛围而产生的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情、愁、恩、怨;生、离、死、别,一桩桩、一件件的喜、怒、哀、乐的情结,集成大半辈子的所谓的人生阅历。现在想来,这些都是修炼中层层要突破的各种物质。

九五年四月为了治丈夫的病,我和丈夫都走入了大法修炼,后来婆婆也开始修炼了。一大家十几口人都参加过师父的讲法录像学习班,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

《转法轮》这本书后的第一感受就是,师父把我从人世中的茫茫人海中提升起来了,往下一看,人啊,就象蚂蚁一样,在迷中忙忙碌碌。真是象师父说的那样:
“悠悠万事过眼烟云 迷住常人心 茫茫天地为何而生 难倒众生智”(《洪吟》〈大法破迷〉)从此,人世间的一切都放淡了,都不值得提了。

修炼后树立几个目标:其一,放下对丈夫的情(包括病),一开始修炼,师父就让我明白一个理:人各有命,谁也代替不了谁,自己有自己的世界;其二,在单位里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放下名、利、情,放下一切人际关系的观念,顿时就象放下了身体外的一层厚厚的铁壳,都感到落地有声;其三的就是:对婆婆要象自己妈一样,而对自己妈要把情放淡(原来我娘家没有我操不到的心)。

按照大法去修炼,一切都变了,感觉天亮了而且海阔天空。全身心的巨变,每天都在飞速的突破着,我自己所有的病不翼而飞。《 转法轮》里边师父提到的现象,我都体验到了。从内心往外的宁静、轻松、高兴,感觉在人生的茫茫苦海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九七年初,丈夫由于在修炼上不严肃,还出现男女关系问题,而以病业的方式离世了。这在同修中影响很大,在常人中影响更大。那么,如何挽回影响,救度众生就非常的至关重要了。

九七年至九九年,我们全家坚持修炼,从老人到孩子的身心都有很大变化,婆婆由原来自己的名字都不认得,到现在能够通读《转法轮》,二位老人身体和精神都好的令亲属们吃惊,经济上比原来还好。我们家有学法小组,一家人真是每天都沉浸在法里,大法圆容着这一切。

可是,可恶的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大法开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二零零零年末,我被上级领导机关非法勒令内退了。那么,如何在逆境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又是我修炼的问题了。

在家族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婆婆家的亲戚们都算上是一个百十多口人的大家族,我的娘家的亲戚也是个百十多口人的大家族。这两大家族二百多口人,亲戚们都是在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这个家如何发展。经济利益,在你有条件的前提下,你可以不动心,没有条件时就直指人心。在现实利益面前,在所谓的邪党改革开放的物欲横流的今天,曾经荣华富贵、呼风唤雨,如今的落差又这样的大,你怎么动这个心?你怎么面对这个家庭?你怎么面对周围的一切?你怎么修这个心?孩子又面临着工作、出国、结婚……

为众生能舍尽自己的一切、彻底脱掉人的壳吗?

脱掉人的壳,一个阶段一个阶段脱,去后天形成的观念层层都在去。它存在不同层次中,能去掉多少,就看自己信师信法突破的成度了。这其中的艰辛、蹂躏、不动、柳暗花明,不实修是感觉不到的。

小叔子经营破产,家业(包括房子,而房子大部份又是公公婆婆的)全部归还贷款,一无所有。

前几年,因为家庭经济拮据,想调调房子(大房换小房),缓解一下。公公说:“再换房,我们不能跟着你了,不能给你增加压力了,再这样让外人笑话了。”我掉泪了,我真是不忍心,虽然这样说,老人已经没有房子了。我劝他们说:师父在《转法轮》中不是讲过吗,“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我们就是这个缘了,房子虽然是我的,可是实际上您二老住就是你们的,我要把这个心放下。而实际上他们二老又最愿意在我这生活。这个问题我想,也是走正路的一部份,传统的中华儿女的美德,那就是大儿子不在,大儿媳妇也应堂堂正正的把这个家撑起来,而老人应在这个家享受天伦之乐,何况我是修炼人。

丈夫去世后,要承受对他的思念、对他的怨,还要承受亲人们不知道的,他的婚外恋给我带来的心理的创伤与承受。还要承受来自社会上的各个方面的舆论,在家中方方面面无论经济上、精神上、身体上,真是“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呀,但我时刻清醒的感觉到,师尊就在看着我、呵护着我呢,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比好人还要好。给我这个生存的环境,就是让我修炼的,是让我利用来救度众生的。

自从丈夫去世至今已经十一年,家里兄弟姐妹四个,可老人一直在我这生活。所以我们这就是全家的中心,逢年过节按传统的民俗过,有我们的传统的菜谱;我要给每个人准备礼物;爷爷领着孙子们贴福字、贴对联、贴挂钱;婆婆领着我们蒸馒头、枣糕;老叔领着孩子们放鞭炮,全家沉浸在传统过大年的喜庆氛围中。最重要的一顿饭肯定我做,尽管我做的一般,但我的确用心做了,我时刻知道我心里应该装着什么,那么多的同修还在狱中承受,那么多的众生还在迷茫中等待着……。大年三十晚饭举杯的时候,男女老少都一致说着好吃,大家一致谢我,我说:不用谢我!这顿饭我是用心在做,我们这个家呀是大法的缘啊,要谢就谢大法吧!大家又一次严肃的流着泪为大法举杯!当然对大法弟子的敬意也由衷而生……

经历了一次次的魔炼,我又明白一个理:大家都在帮我修呢。我由衷的感谢这个家庭及家庭中所有的成员,我都该说“谢谢了”,这个家帮我修去了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脱离人而走向神。

姑婆是一位七十八岁的孤寡老人,每年的过年我都要给她衣服和钱,尽管钱很少,但是,这是大法弟子的心。结果,姑婆只要提起我们家,就是对大法赞不绝口。当然,姨婆和舅公们、堂大姑姐们也都是这样异口同声的称赞大法。

这家族中的每个小家成员我都做到心中有数(救他们),因此,每家有婚丧嫁娶的大事,我基本不落,这是最好的劝三退的机会。如果不修炼,这些事即使花钱,也不一定去。现在不同了,基点不同了,心态也不同了,当然效果更不同了。

舅公过八十大寿,婆婆、大姑姐、小姑子全家、小叔子我们都去祝寿,舅公看见我也去了,连连高兴的说:今天最高兴的是,我大外甥媳妇能来。婆婆的娘家在当地是个丁财两旺的大户人家,一个村子几乎都是亲戚。我就把光盘、护身符分给每家,凡是入过党团队的全退了(在这之前有的陆续已经退了),然后,舅公家的孩子们自己就开始放九评光盘了,小孩们边玩边喊“法轮大法好!”

姨婆的一大家子只剩她的大姑娘家未退,其他人全退了;堂大姑姐们几家人包括在外地的孩子们全部退了。

我的公公今年八十六岁,四月份去世时亲属们都来了,在饭桌上,我小叔子(未修炼法轮功)举起酒杯动情的说:我们这个家多亏大法,没有大法早就没有我们这个家,我感谢大法,让我们共同为大法干杯!亲戚们一齐高呼:为大法干杯!

过后,听我们派出所的片警说:老爷子去世时,我到你们楼前转了三次,后来想:算啦,别進去了。

我的体会是:就在这颗心上下功夫,放下一切人心、观念,层层脱去人的壳,只为救度众生。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