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帮助黑窝中受难的亲人

写给法轮功学员的亲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十几年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我们修炼“真善忍”的亲人,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男、女劳教所、监狱迫害?在那里,他们又承受了多么巨大的苦难?知道吗,那里表面上被营造的花团锦簇,里面却邪恶至极,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肆无忌惮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的手段,是没有底线的。

每日每时,我们的亲人被恶警教唆的犯人轮班监控着,折磨着,比如,双手扣膝、双脚跟并拢、腰挺直、眼睁大的逼坐塑料小凳,每天二十多个小时的保持一个姿势,几天下来臀部就糜烂了;还有不让睡觉、不让洗漱、限制大小便、限量干粮饿你、限制喝水渴你、三九冻你、三伏捂你、长期单独隔离你……所采用的手段邪恶至极,难以一一尽述。

这一切的迫害,黑窝的狱警是不准家人知道的,他们对家人会假惺惺地哄骗。亲友通电话时,警察要带上监听耳机,才准我们的亲人拿听筒,一句不合心意,马上停止通话。因为,他们怕外边知道他们迫害行径被曝光于天化日之下。

作为家人,我们该为难中的亲人做点什么?自古邪不压正,我们帮助受难亲人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揭露中共恶警的罪恶行径。

我们的亲人被关在这任何法律都不讲的黑窝里,他们太需要我们的温暖,让我们伸出手扶持我们的亲人,关注我们亲人的情况,用法律指证狱警们执法犯法的流氓行径,他们不敢承认自己的所为,会百般抵赖,因为他们心虚,最怕曝光。

每当有正直“厉害”的家属,恶警就不敢对该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如:有个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是退休医护,警察说她血压高,逼她“服药”,造成腰疼腿肿,老人要求停药,警察又说腿肿换利水药,吃了利水药腿麻痹了,每晚老人上半身横躺,双腿要倒立在墙上很久,非常痛苦,走路都困难了。接见时,老人的儿子看出异常,不干了,追问劳教所,差点掀了接见台子,扬言要告责任警察。从此老人才从“吃药”中解脱出来,并得以保外就医。

二零一零年二月,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在法轮功学员的控告声中麻烦不断而解体,大队长李守芬就地免职,没人再逼法轮功学员反复写什么邪恶的东西,有的狱警队长还私下对法轮功学员说:我没对你怎么样吧。言外之意你不要告我。

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家人的有力抵制、反迫害才是有效帮助难中亲人的可行方法。一味顺从,只会使恶警没有顾忌迫害我们的亲人,雪上加霜。我们不能再被动的承受、眼睁睁看着我们的亲人在黑窝遭受迫害。为了帮助我们的亲人,我们建议:

1、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直接或以书面、电话的方式监督、控告监狱、劳教所警察,对我们的亲人一切形式的摧残和违法伤害。作为家人,要随时关注难中亲人的情况,接见时详细追问,诸如:谁打过你?每天被逼坐小凳多长时间?睡眠多少?能自由上厕所吗?让洗澡、洗衣服吗?能正常喝到水吗?冬天开窗冻你了吗?夏天让洗漱吗?以及身体状况、三餐情况,因为这些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却都是监狱、劳教所恶警用来日以继夜的迫害我们亲人的邪恶手段。

2、根据亲人的伤害程度,可直接上告劳教所和大队长,因为一切部署、唆使、暗示下手的程度,都是在大队长的直接布置下。

3、可找检察院控申科投诉、找劳教局控告、找劳教所论理:为什么刑罚?为什么拿人当鹰熬?为什么逼骂人?在家时健康的人为什么到黑窝就老吃药?劳教条例规定的劳休时间是多少?这一切用现行的法律衡量都是违法的。谁干的?谁指使的?可以直接告他。

我们在外边亲属的过问、关注、甚至控告,会不同程度的制止警察的恶行,改善我们难中亲人的处境。

时至今日,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已达十三年,法轮功不但没有倒下,却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使不同国度、不同民族亿万人受益。至今,法轮大法获得世界各地的褒奖与支持议案信函已超过三千项。

自二零零二年十月以来,海外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及其帮凶。至二零零七年,法轮功学员在全球三十多个城市和地区,发起五十多个控告江泽民的刑事和民事诉讼,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

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亲友,让我们携手,用我们的担当,尽我们的所能,帮助我们的亲人,严肃的控告中共监狱、劳教所的罪行。

呼吁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请转告、帮助我们不知情的家属,不要被中共恶警的心虚的恐吓和伪善所惑,就做该做的,解除受难中亲人的后顾,这是我们的责任。上天清算中共的罪恶之日已为期不远,清算中共之日,你将无愧于你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