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最近看到马三家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时,勾起了我对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恶行的记忆。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无论年龄大小,都被迫从事搓棉签,做定额农活等各种奴役。冬天在冰天雪地里扫雪;炎炎夏日里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拔草,很多人承受不了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以致累晕、累倒。

在那段时间中,装绿豆、装茶叶、装月饼、装儿童书、装白糖、邮票,大部份都重达百余斤,每一天都这样,其中装书是最累的,劳教所里无论年龄大小都要装书,把沉重的成箱的书籍装车,卸车。累得一些大龄已经很大的老年人一个个浑身疼痛,却不能吱声。一次一个70岁的老太太不会折纸盒,就被连续好几天罚坐板凳,直至老太太的双腿都紫黑。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仅要忍受劳教奴役,还要经受各种毒打,电棍,坐小板凳……其中几个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进了劳教所没几天,就被迫害得只能靠爬来移动自己的身体;稍微被迫害的轻一点的程度的也直不起腰来;有的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甚至不认识家人。

东北法轮功学员程建华,被几个男狱警殴打,男狱警穿着厚重的大皮鞋,使劲往她的脸上、头上踩,把她的头和脸都踩变形了。她夜里经常痛醒哭起来。程建华要求看医生,警察却不允许。大兴610、国保和政法委的三个人,还挟持程建华去“吃饭”,其后不久她全身发黑,出现了严重中毒现象,到医院诊断确为中毒。劳教所警察不让她家人来看望,她儿子来劳教所看望母亲,劳教所的警察威胁恐吓她儿子,迫使其没有再来看望自己的母亲。她父母来看望她,看到已经被折磨得不像人样的女儿,老泪纵横,但也无可奈何。她的父母为了躲避警察骚扰,也经常今天去各种亲戚家躲藏,终日不得安宁。

在劳教所里年近花甲的老太太,被拽起来在铁棍子上摔,摔得老人一下子不省人事了,这些迫害对于关押在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来说都已经变得很平常。那些毫无人性的警察把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关押到一个没有窗户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封闭小屋里野蛮灌食、电棍电,里面传出阵阵惨叫声经常萦绕在狱舍间。警察甚至公开歇斯底里的叫嚣:“我们是国家的机器,你们敢跟我们斗,就让你们看看我们的厉害!”这样惨无人道的折磨一直在劳教所里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