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21日】北京地区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不炼功的常人也会因为送给人家一张真相资料而被劳教的,花多少钱也无济于事。被判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先要送到劳教人员调遣处迫害,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安排一名包夹。

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也叫塑新学校,当有国际人士参观检查时就把劳教所的牌子摘下来。一进大铁门就看到立着一块大石头,形状很象“手”,上面刻着字。从调遣处押至劳教所路程很近,却强制戴着手铐、不许抬头,到劳教所后由各队大队长带至本队搜身,到队部内问话了解坚定程度,分派包夹和帮教。主要采取减少睡眠方式,大法弟子一合眼就被打被骂,而普教两班倒睡觉,这样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

劳教所控制食量、吃冷饭、不许采买食品直至转化,规范坐姿,手放在腿上,一个姿势不许动。除了肉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侮辱,滥用亲情、良知来刺伤学员,从早到晚不停的灌输诋毁大法的录像,让普教不停的念书。

每月升国旗都会戒备森严,曾有学员大喊“法轮大法好”,立即上来4、5个护卫队的恶警将学员按倒在地拖至攻坚队残酷折磨。攻坚队的总指挥是一位50多岁的男警叫徐凯璇,想尽各种的办法利用吸毒者残酷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编出一套系统的歪理邪说让“学习”。

七大队首恶王兆凤,笑里藏刀。心狠手辣,收买普教替她卖命,副大队长李首芬自99年以来参与多起全国强制洗脑转化恶行。一大队首恶姓陈,比上两位更加邪恶至极。所长朱小丽(因对法轮功迫害有功而提为所长的)幕后指挥操纵各队首恶对学员进行精神迫害。

在劳教所里,其他的劳教人员中吸毒者们成了这场迫害的主力军,攻坚队里几乎都是吸毒者,殴打、辱骂法轮功学员,她们没有人性、没有廉耻,一味的听从恶警们的指挥大打出手。盗窃、贩黄、卖淫等劳教人员也纷纷的成了共产邪灵的打手帮凶,一到劳教所都由比较善良的人变成了没有人性的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者。

入所的法轮功学员被安排一系列的常规课“学习”,灌输的全都是共产邪灵的谎言,而且要求背记,以达到时刻洗脑,尤其对要减期提前回家的法轮功学员更为严重。

当有国际人士参观检查时,恶警们就会把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藏起来,无论怎样的拍照也是温馨整洁的。

由于经历残酷迫害,怕心过重,迟迟不敢写,但是7年过去了同修们还在被残酷迫害,我有责任写出来,请正义人士共同正念铲除北京劳教所监狱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