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大法实修 关关让我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前一段时间,我经历了自修炼以来,最大的心性考验,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剜心透骨向内找的实修中,找到了隐藏的根本执着,在法中修去了,使看似已经无法挽回就要破碎的家庭,不但恢复正常,而且真的把坏事变成了好事:迷失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好”。

我是二零零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十年多的修炼中,真是幸运的。得法大约一年,邪恶迫害最严重的二零零二年初,经历第一次生死考验,在当地的看守所用绝食方式(十八天,当时层次的认识)反迫害。后被送到医院,在医院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直经受着镇里六一零人员、派出所警察、加上村里派来的人,每天三四个人二十四小时给我施压,那种高压让家人都承受不了了。在高压下,看到家人的痛苦无奈着急的样子,人心使我做了违心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不该有的污点。

回家后,找到自己没做好的原因,就在学法实修上下功夫。风风雨雨十多年中,我与同修配合,平稳的走在正法救人的路上。但是来自家庭的魔难却是一关比一关大,一关比一关难。关关都让我脱胎换骨。

我丈夫自结婚以来,从不跟我生气,话不多,也不反对大法。我从医院出来,跟他讲清我为什么还要坚持修炼的道理后,他依然支持我修炼。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当今的大染缸中,做出了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先赌后嫖、离家不归,最后提出离婚。

一、大法给我胸怀 救丈夫还赌债

我们从乡下搬到城里,丈夫也到大城市里当了出租司机,日子过得还好,不知啥时开始,丈夫沾上赌,上了瘾,赌债高筑到后来不能自拔,以至于破罐破摔,上班人走,下班时人按时到家,伪装的非常好,天天给我钱。回家后,该干什么就去干。我安排好他的生活后,我就专注的学法炼功,证实大法的事随叫随到。

他欠赌债的事,我周围的人都知道,就是我亲人也不告诉我,直到债主要债时,我才知他负债二十万元。晴天霹雳,买房的欠款刚还完,孩子上学天天要花钱,这钱啥时能还完?事情败露后,他说出心里话,没脸活了,走到哪是哪。

面对失去理智的赌徒,面对巨额赌债、面对上学的孩子、面对年纪一大把的公婆,伤心、失望、仇恨、那种活不下去的苦,真的生不如死。我该如何过好这一关呀?多学法向师父求救,是师父的法让我清醒理智,从法理中找到自己该走的路。

人的理是反理,欠债要还,破迷的法理在不断的扩大我容量,让我放下利益、放下仇恨、放下自尊,正视耻辱,善待赌徒丈夫,当他跳楼时,我求师父救他,他从楼上掉下,两脚稳稳的站在地上。为了挽救丈夫、不让债主多造业,我跟亲朋筹集钱,尽快还上赌债。我娘家人在我劝说下,没有难为他,还出钱帮还赌债,公婆、丈夫看到我不但不离婚,还这样做,感动的不知咋着好,丈夫打消了死的念头,发誓一定要好好过日子,不再让人担心了。

丈夫真的改了,不赌了,老老实实挣钱去了。业债就这样在我的宽容中了结,我家的日子又恢复平静了。

这一关看似是对我放下名利情的考验,对我是否能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考验。其实是旧势力用这种形式要毁众生,同时变相从经济上干扰迫害大法弟子,是非常狠毒的。要不是师父的大法,我怎能替债主着想、怎能替公婆着想、怎能原谅丈夫、怎能甘心背负这么重的债。就是“我是大法弟子”这个称号,让我不再走人的路,旧势力的安排不算数,我就走师父要的救众生的正路。我走对了,师父鼓励我。丈夫两年时间,就还了九万元的赌债。

二、不放弃 圆容师父要的

原以为这回能过踏实日子了,却不想丈夫又给我一个大霹雷:外边有了女人。二零一二年,新年刚过,此事败露,我又是最后一个知道此事的人。我按着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善言劝说、让家人劝说、亲朋劝说,从情到理,十个月挽不回来这颗迷失的心。后来,他干脆和那女人非法同居不回家了,最后直接提出离婚,要跟那女人结婚。而且,丈夫表示东西啥都不要,剩下赌债他还,孩子的生活费他负责,也就是说,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离婚。看到怎么也唤不回他,又知道炼功人不能离婚的法理,又不愿他多造业,真的不知怎做了。真象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我不知前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不知旧势力抓住了我什么把柄,要这样给我制造魔难。那段时间,整天整天泡在此事中,亲朋来来往往的劝说,他有时有个电话或信息,有时几天没有声音,叫不回来,又放不下,搅的我没有安宁时候。

当我一人时,我强迫自己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让大脑装的都是法来排斥杂念,排斥烦恼。时时加强自己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发生的所有事都是让我修炼,让我提高的。有师在,有法在,再苦我也能过去。每当有压不住的念头时,我就这样来调节自己。我做了最坏的打算:爱离不离,由他去吧。

公公婆婆看到我瘦了许多,就安慰我说:让他走吧,他人回来心不回来,也白搭,就当没有这个人了,咱们四个一起过。公公整天不说话,不抬头,用干活打发时间,闲下来时就低着头闷坐着。娘家人更是恨得不知说啥好,觉的一个言而无信,占全吃喝嫖赌抽的人离开更好,反倒省心。知道此事的同修也说,他要走是他没那福份,是福是祸自己选的。这是旧势力安排他来干扰正法的,他走了也就干扰不了。

身在难中的我不知如何做了,我就知道法能帮我,所以魔难中,我强迫自己反复背诵师父的法。如《精進要旨》中的“何为忍”、“境界”、“真修”,每次背都有新的理解。还有因我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平时学法中,特别关注师尊有关这方面的讲法。我渐渐能平静下来了,心想他回来,我还和原来一样对待他;不回来呢,我还省着伺候你,有更多时间做大法的事呢。

在没有道德底线的现实中,人干坏事还能理直气壮。那女的看到我不离婚,就直接给我打电话,直接说:“他(我丈夫)跟你没感情,你们是同床异梦,他不要你了。这一年多我们一直在一起。”甚至不知耻辱的告诉我:“我们都在一起过了,你还缠着他干什么?再缠着他就要自杀了”。看到他们失去做人标准,我就觉的他们是恶世的牺牲品,挺可怜。就郑重的告诉她:“我们是合法夫妻,你在扮演什么角色?”我始终没有骂他和那个女人。

师父看到我魔难中没有倒下,没有失去理智,怨恨心渐渐少了,痛苦中,依然照顾公婆和他们的亲戚。慈悲的师尊要让我再提高一些,不停留在消极承受上,就安排一个同修来到我身边。当我把事情经过告诉她后,同修问我说,师父要什么?师父为什么讲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的法理?这件坏事出现什么结果,就是最好的好事了?

经过切磋我渐渐明白了:此事发生在丈夫身上,决定权在我这里。我是助师正法的法徒,我是主导,事情应该我说了算。师父要救所有的人。丈夫和我结夫妻缘,是为了得救得法的,我怎能在他下滑时放弃他,让他失去这万古机缘呢。没有他我正好多做大法事的想法不纯正。旧势力就是想利用此事毁了他,同时伤害大法弟子,也给师父正法加难度。

我请求师尊帮我力挽狂澜,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截窒世下流”[2],让丈夫回来,禁止丈夫和那女人往地狱走,同时让他们真正看到大法好,并走進大法,得救得度。保住这个家,不是要过常人的日子,是乱世中纠正败坏的东西,我要把坏的变好。这就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这就是师父所要的。

道理明白了,怎样才能做到呢?同修和我一起分析出现此事的根本原因。法轮大法修炼和过去宗教修炼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是“直指人心法上修”[3],主动修心性,不是靠吃苦强迫去人心的。所以师父反复告诫弟子“向内找”[4]。

同修的一席话提醒了我,是呀,坏事出在丈夫身上,原因可能在我这里。于是我认真向内找、向内找,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不易发觉的执着,表现是:女强人,当家做主,自修炼以来,很少跟丈夫交流,陪他,不顾及他的需求感受,说白了就是不拿他当回事,甚至骨子里瞧不起他。在世人面前,我很有面子。我把料理好家务当成好妻子的标准,自以为自己做的很到位,没啥可挑剔的。当看到自己存在的隐蔽很深的没有同化大法的问题时,自己吃了一惊,修了十多年,这个问题都没意识到,让旧势力抓到把柄,给我设了这么大的难,来干扰我助师正法。找到了,那就去掉它。

悟到做到,当时就给丈夫打电话,关机。那就发信息吧,“该吃饭了,回家吃饭,我和孩子等你吃饭。天冷了,回家穿衣服。”就这几个字,把我的心性展示给他们了。

第三天,我收到了他的信息:“明天回去,我把事情解决了。”第二天,他真的回来了。大家都高兴,但不知是什么力量能让他突然改变,当看到我时,他们似乎又明白了什么。是呀,师父说:“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5]

事情并没有结束,看到丈夫在家那六神无主、心不在焉、好象这不是他的家、他是在做客的样子,我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认识到的地方。他身上败物还起着作用。我一边加大力度正念清除这件事背后的邪恶,一边再次找自己,跟同修切磋。

同修说:你以后怎样对待他?能百分之百信任他吗?这得在法上认识,认识到人是管不了人的。常言道“藕断丝连”,他们共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而且是不正常的男女关系,那种低俗的事会时时让他们互相思念,旧势力就是利用人变异的“情”毁人的。他们难免再相见,或者电话联系。咱们怎么做,才能杜绝他们不再走邪路,只走人的路呢?大法弟子做事是神的事。那就用大法的洪大慈悲斩断他们变异情魔。我们只给他们添正念:他们不会再做出格的事,让丈夫只把大法的美好传递给她,从而了解大法早结善缘。“相由心生”我们纯正的善念会保护他们的,要相信大法的威力。牢记“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5]

思想清晰后,我必须强迫自己做到随时排除不好的疑念,不生疑念。无论他回来早晚,不问丈夫上哪去了,不看他手机,并鼓励他可以跟她说说话,要关心她,因她啥都没有得到,真的很苦的,让她赶快找到属于自己的人。平时,我也提醒自己是扮演妻子的角色,不是他的保姆,也不是“他妈”(他自己说的感受)。改掉以前我行我素“女强人”的行为,让他看到正常女人的美好。还真诚的告诉他:不用在意别人说什么,我会对你更好的。以前是我没疼你,让你感受不到夫妻情,你以为我心里没有你,你才做出此事的。丈夫不止一次的问我,你会放弃我吗?我都说:不会。丈夫深深的说:“你是真在乎我,我这么伤害你,你不吵不闹,你要是大吵大闹的,我可能真回不来了。我以后再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告诉他:不管你我结的是啥缘份,今天大法弟子按着师父的法去做,都会变成善缘的!你得谢谢师父。

又一个奇迹出现了。当丈夫偷偷去见那女人时,那女人却说,以后别来了,你媳妇不是一般的女人。这么大的事,她没骂我一个不字(接过她的电话、看过她的信息)。我也要看看《转法轮》。丈夫真的把大法书送给她了,祝愿她能早日修大法。我们要的结果出现了。

我非常感谢师父!非常感谢师父!师父让我把坏到头的坏事变成世上最好的事。这是师父给弟子安排的最好的路,谢谢恩师!

十个月的魔炼,让我体会到向内找是真修实修的基础,也让我一次次的看到大法的威力,深深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6]。

三、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一定要彻底

在这里,还要说明两点:

一个是不能有离婚成全他们的想法。当时,看到丈夫很痛苦,两头放不下,那女人又以死相逼,丈夫又跟她生活在一起了,就生出别让他们再造大业了,成全他们的想法。后来认识到这是消极的“舍”,不是慈悲,是不负责任的推波助流,是见死不救(他们如果要结合,破坏大法弟子婚姻的罪不得下地狱?)其中隐藏着早点摆脱魔难的私心。这不是师父要的。天上的神会看不起这样的炼功人的。今天师父在正法,要救人,要改变旧宇宙生命的本质,就是让得法的生命都能为他人着想。所以,我们只有站在救人的基点去做,才是师父让走的正路。这是我对炼功人不能离婚的认识。

还有一点是不能有钱的交易。在过程中,丈夫几次要和那女人分手,那女人都不干,先是以死相逼,后来又以二十万元的补偿款来要挟(她知丈夫没钱,还有赌债未还,拿不出,目地是要控制他),再后来看到留不住人,就说要五万。丈夫跟我说此事,开始动了人心,觉的丈夫对不起她,可以考虑。结果,事情出现波动,丈夫回家没几天,又去找那个女人同居了。问题出在哪里?否定不彻底。切磋中认识到,不能给她什么补偿款,她是犯罪的行为,参与了破坏别人家庭,而且是大法弟子的家庭,罪有多大呀?是要受到惩罚的,怎能还给她补偿呢?这又是变异的败坏的理。如果她花了大法弟子的钱,她该上哪去?还能得救吗?正法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当明白这层法理后,我并没做啥,也没跟丈夫说,可是表现上丈夫却不答应给她钱,而她也不要了。他们就这样平静的分手了。

这样的结果在常人中是看不到的。我又一次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只要自己能提高心性,一切魔难,师父都会给摆平的。是师父又一次制止了经济上的迫害,让我把这条路完完全全的走正。这对不正常的男女无条件分手了,长达十个月的不正常关系,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画上了句号。

现在我们家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丈夫冷静后,跪在师父法像前,虔诚的认错。我本想给他留面子,让他心中想到就可以了,但他说出口,向师父认错,请师父帮助管好自己,并表示要学大法。八天后,他又写了觉醒世人的郑重声明。

通过此事我看到旧宇宙的生命为私的特性的根是那么深,如果不是师父的宇宙大法,没有师父的熔化钢铁的慈悲,是不可能改变旧宇宙成住坏灭规律的。我也做不到宽容几次如此伤害我的丈夫,更别想让他们变好了。作为师父要的大法弟子只有无条件的走师父救人的正法路,才能在魔难中把坏事变成好事,走正自己的修炼路。

我深知修炼一天没结束,就有我要修的东西。我会更珍惜剩下的时间的,做自己该做的事。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普照〉《苦其心志》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修炼形式〉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