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走过了十五年的修炼之路,由于自己平时三件事做的很积极,在修炼过程中,也从未觉的苦。正法修炼的这些年,师父让我看到了自己身上存在着很多执著心,师父还逐渐的将这些不好的心往下拿,所以自己总是感觉修炼的路很平坦,每天忙于做三件事,很充实,自己还没意识到,实际上并没有实修自己。尤其是修口的问题很严重,今天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我与常人很少来往,所以常人中的事很少能触动我。从讲真相开始,我就与A同修(姐姐)结伴,每天出去劝三退,我发现A同修有好多问题。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很难悟到法理,替A同修的状态着急, 也时常指出她的不足,却很难触动她的心(说出的话很多都不在法上)。两年多的时间,我的满口牙只剩15个,其中有9个还活动了,根本吃不了东西,很痛苦。开始以为是因为自己爱吃肉造成的,其实深挖下去,我悟到是因为自己没修口造成的。

意识到问题后,自己以后也尽量注意了一些,但有时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我反复的犯这个错,自己也反复的后悔。虽然也有好转,但自己修的很缓慢,带修不修的,没什么压力。师父为我着急啊!时常点化我,但顽固的人心仍不醒悟。

从2012年开始,我整天口干舌燥,我也没多想。而A同修也总是对我有意见,大多是在小组学法时出现的矛盾,我从未找自己,心性提高不上来,问题越来越多,结果被旧势力黑手烂鬼找到借口,被邪恶之徒绑架一个月。

回来后,深挖自己总是向外看,不向内修的心,多找自己后,有些進步,但离大法要求的标准还差很远,有时嘴上说过去了,心里还是放不下。尤其与A同修(没把A当同修,而当成亲属)的情,时不时就会有怨气冒出。

今年1月6日,我出现了右手麻,脚、小腿不好使的状态(常人中脑血栓的症状),自己没放在心上。7日早晨,炼抱轮时,自己感到站不住了,此时正念又不足,喊儿子说,自己的腿不好使了。随后大汗淋漓的一下站不住了。我赶快上床发了两个小时正念,一整天几乎都在发正念,到了晚上好了很多。第二天到小组学法,同修们又正念加持我,脑血栓的假相消失了,但却严重咳嗽了半个多月。

这次病业的干扰,使我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从2012年的读法时,总丢字落字,到年底时,头脑没有原来那么清醒,虽然我已六十八岁了,但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老年同修(因以前各方面显得较年轻),但由于自己不精進实修,出现了老年人状态,和同修拉开的距离,可想而知,同修们都在逐渐的去掉最后的执著,而我却因为不实修,任由旧势力下黑手,修炼状态停滞不前,不進则退。

以前的我非常自信,能把每个同修的不足看的很清楚,旧势力让我过目不忘,从而加重我的执著。这一次,我深刻的向内找,发现自己虽然把大法摆在第一位,但是修炼的意志不够坚定,有些事情还存在着不信师、不信法的问题。

师父让我向内修,为何不向内修自己?不听师父的话,还是师父的弟子吗?不是师父的弟子,就不是大法弟子,能圆满吗?我下定决心听师父的话,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实实在在的向内找,找到执着后,每天发正念铲除它。师父说:“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1] 。修炼人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不正的念头一定要清除。

在师父的两次棒喝下,经历了两次剜心透骨的考验,我醒悟了,后悔了,知道了要向内修,要修口。虽然晚了很多,终究还是要归正自己。通过这两件事,使我认识到平时应该放低自己,多听听同修的交流,而不是总想表现自己如何如何,因为口是心性的流露。

做师父合格的弟子,首先要信师信法,放下自我,放下人心,在无私无我中,修去各种人心,修去一点,就会有所改观。放开保护人心的手,松开这些让我们不能升华的败坏物质,别让自己遗憾。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