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得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1992年5月28日我因误伤人命,被判死刑。苍天厚爱我,上诉改判死缓。历经15个春秋我于2006年12月19日刑满回家。15个春秋我看到了中共法律的黑暗,同样的犯罪,在狱中却是不同的待遇。绥化交警大队的大队长也被判了死缓,可人家能自由的出入监狱大门,不穿囚服,不剃光头,就连狱长都亲自给他点烟倒水的;还有一个公安的副局长也是一身名牌,手机腰间挎,连警察都怕他,進监狱如入无人之境,走走过场就回家。可见当今社会的腐败,古时有老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天中共的法律就是当权者欺压百姓与欺骗国际社会的外衣。

更让天地人神震怒的是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和谣言陷害,更有大批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抓進监狱,且在狱中遭到了残酷的迫害。我虽说服刑改造,但我和一些有良知的人都在心里为那些法轮功鸣冤。我在1997年就看了《法轮功》的修订本,还照图炼了第一套功法,周身火热火热的,没学完就被人要了回去。直到1999年7月一个人借了一本《转法轮》在有缘人中传看,我看了一遍。我发现自己好多不明白的事师父都讲出来了,我就觉得奇怪,师父讲的是古今中外没人能说的清的。

又有一天我听了师父大连讲法录音,那时迫害已经开始了。听完后,奇迹出现了,我头上象有一个大气帽似的,脚掌一下厚了半尺,走路如同踩在海绵上一样。一连几天都这样。最让我信服的是师父对我的慈悲,给我以大法威力的展现。一天中午我在没人的地方听着《普度》大法音乐,结印单盘着,这时结印的手中出现了法轮旋转,象坐在前行的100码速度的车内把手伸到车外的感觉,我的双臂在旋转,我又害怕又好奇。我站了起来,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又坐下结印,双手还没结印又转动起来,这次比上次还强,我又一次松开双手。过了半小时的时间,心想我站着结印,双臂还没抱圆,更强大的旋转出现了,当时我高兴的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知道大法是真的。”真的想冲出高墙外告诉每一个世人,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从此我开始了实修,但我对法的理解肤浅,内心非常着急。

在2000年新年的夜晚我在内心求师父,来一个能帮助我修炼的同修吧,让我更好的学法。此愿望一出,佳木斯的一个站长来了,而且警察让我监护他。我知道是师父的安排,就这样我俩在一起,他把会背的大法都教给了我,经文和《洪吟》诗词我们边劳动边背。学法中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性的提高,使我身体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没得法前我有胸腹水和很重的肛瘘,学法后不知不觉中都好了,还有师父在梦中多次给我净化身体,还让我看到净化后的心肝肺都是透明的,从我体内清理出去一个用钢丝绳(小拇指粗)五花大绑的长头发的黑黑的和我一样的“我”。多少次净化身心在这里不一一言表了,感谢伟大师父的慈悲救度。

在监狱内,我的环境还挺宽松,在后勤做饭烧火,还看过菜窖。同修带進来的经文和大法资料我就主动保管和传送,遇到过多少次有惊无险的事,我知道都是师父为我做主了,邪恶动不了我。一次去取经文路上被警察叫住,当时我一点不怕,正念非常足,想到师父的大法,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是大法徒,任何的邪魔烂鬼在我的一念中解体。我有师父保护,心中装着大法。好多次翻号接到带有大法资料的邮包啊,都化险为夷了,我深知是师父在安排这一切,就是在事上看我能不能正念对待,真正的过好每一关,有师在有法在我平稳的走过来了,直到我走出监狱大门,又开始了進一步的实修和兑现史前誓约的正法之路。但我深知自己距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才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才能更好的报答师父的慈悲救度,才能做到真正的对自己和众生负责。

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人生之路都被师父从新安排了,出狱后不久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妻子(一个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同修),修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去掉执著心后大法给我们带来了福报,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还有了一个小女儿,去年还买了住房。在做生意的过程中有缘人就被师父领来听真相,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亲切,我们会把大法的真相资料送给他们,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我们的有缘人,我们牢记师父的法,善待每一个人和众生。最后再一次感谢师父,预祝师父新年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