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弟子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祖籍湖南省,现家住云南,小小年纪外出打工,犯罪入狱六年。初期我认罪,决心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当时在湖南省攸县网岭监狱受尽各种酷刑,时间不长,家人千里迢迢从云南来看我,亲人居然不认得我,看见失去人形的我大哭。我心里充满仇恨,常常想的就是要与警察同归于尽,只要死不了就以后怎样杀他们。对生命、对人生,我已是心灰意冷。监狱对我也没办法。

二零零七年五、六月,网岭监狱二大队一中队来了一位大法弟子李占鲜,我当时不了解法轮功,没与他说话,也只是冷冷地看他,心里充满敌意。他每天24小时都由2名犯人监控,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都有记录。监狱警察还规定任何人都不准与他接触、不准与他说话,否则严厉处分。

好奇吧,很多人向他提问。他说话机智、风趣、幽默、极富哲理。短短几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都议论:这人起码是大学生,法轮功里都是人才。后来我问他,你们法轮功人才真多。他说,他自己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原因只读了一年初中。本来我这人就天不怕、地不怕,我直接说了我的苦恼,他给我说了很多道理,简单、明了,使我从大梦中惊醒,我发自内心对他说:谢谢你,你救了我。原来我心里只有仇恨,只想杀人,你真的救了我。他平淡的说:你谢谢法轮大法吧。

网岭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惨不忍睹,副监狱长许璧炎,无论大小会,平常也是口头禅一句:监狱是暴力机关。2005年9月李占鲜一到,许璧炎亲自带领教育科人员,二大队陈志刚带领一帮犯人,将李占鲜的衣物,包括卫生纸全部收走,从其他犯人身上扒下几套囚服甩给他,一阵狂呼狼叫。李占鲜不配合,不喊报告,陈志刚就叫他面壁罚站,从早5时到晚3、4时,这样搞了将近二个月,有5个犯人对他拳打脚踢。

陈志刚亲自拿着电棒打人,这里的警察专打人的头部、耳根等敏感部位,叫来十几个犯人,将其手脚按住,嘴用抹布堵上,一边打,一边骂。有一次,在办公室将李占鲜双手反铐,后背几个犯人用拳、用掌打。陈志刚在前面用电棒打,一边挥舞电棒打人,一边恶狠狠叫:“我就是恶警,我打了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还有什么军训、蛙跳、还有叫人拼命地跑步,一个叫雷太茂的死缓犯人在后面用扫帚死劲地打,污言秽语地叫骂。还有太阳下暴晒、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澡。当然这些也只是小小部份。

网岭监狱生产的毛衣、各种世界名牌的成衣、彩灯、远销国际市场,所以犯人要拼命劳役十几个小时。李占鲜抵制劳役,中队长蔡礼云在犯人大会上叫嚷:要捡他的场(就是要打死他)。他好象根本没听见。警察叫犯人将他押在车间到晚上二、三点。一段时间后,大队、中队找他谈话,他说:我没犯罪,受共产党迫害。你们凭哪条法律强迫那些犯人每天干一、二十个小时。

我从内心敬佩大法弟子,他在自身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还为别人说话。

2007年7月,湖南省监狱管理局、“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到网岭监狱,教育科邬××、二大队贺××对李占鲜说:你要是乱说话,你要考虑后果。李占鲜告诉我,他对省里来的人,第一句话“法轮大法好”,坚决修炼法轮大法。接着就揭露网岭监狱的黑暗,各种暴力。湖南省来的干部只说了,我们可以调查,并说,你这种态度,你回去后,我们又把你抓回来。

我很为李占鲜的安危担心,但是以后没人再找他麻烦。

他给人讲真相,我就帮忙说:法轮大法好,揭露中共邪党。我还写文章交给监狱,写的都是揭露中共邪党与监狱的黑暗。监狱把我关禁闭一个月,整材料要加刑。李占鲜说:你喊了“法轮大法好!”,我们的师尊会保护你。

结果,到时候我真的回家了。我现在最想看的就是《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