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甄立杰在马三家劳教所遭“抻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新宾镇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及刑警绑架,甄立杰就是其中的一位。之后,抚顺市的“六一零 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把甄立杰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邪恶的马三家子教养院里,恶警们对甄立杰用残酷的“抻刑”,逼迫他在“三书”上签字。

绑架甄立杰的是抚顺市“六一零”统一策划安排的,由市国保支队一人负责,东洲刑警队二队实施的,其中一人叫王光明。

一、暴力绑架 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早晨,六点半左右,甄立杰从家里出来,到车库取车。刚打开车库门,突然闯进来五、六个恶警把他围住,要强行绑架,甄立杰抵制他们的非法行为,与恶警们扭打,高声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恶警们把甄立杰按倒,四个人坐在他身上,给他戴上手铐,戴上黑头套。把甄立杰强行抬到车上,然后拉到了东洲分局刑警队在山上的驻地。

恶警们把他关在一个审讯室里,把右手右脚都铐在老虎凳上,然后,对甄立杰轮番地非法审讯,甄立杰不配合,零口供。恶警没得到结果,下午四点多,把甄立杰送到了抚顺南沟看守所非法关押。

同时,恶警们把甄立杰的妻子(未修炼大法)关押了六个小时进行非法审问。随后,他们对甄立杰的家和车库进行非法搜查,抄走了轿车和车上的所有物品。两台电脑、七部手机、一台打印机、三本大法书、和一个电子书等。

甄立杰在抚顺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五月二十二日被章党派出所接出,又被关到章党派出所的铁屋里,与甄立杰一起关押在铁屋里的还有抚顺的法轮功学员罗秀烈。

第二天,甄立杰和罗秀烈被章党派出所警察送到马三家劳教所,由于没体检,劳教所不收。又被拉回章党派出所,甄立杰和罗秀烈在冰冷的铁屋里又被关了一宿。

五月二十四日,章党派出所警察再一次把两位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到马三家劳教所,甄立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罗秀烈体检不合格拒收。

二、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抻刑”

到了劳教所,甄立杰被分到了三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接甄立杰的是狱警副大队长李镇,接到大队后,他们先把甄立杰的头剃光,李镇就找甄立杰谈话,让甄立杰写“三书”说是假“转化”(放弃修炼),只要在“三书”,签上名字,就行了。甄立杰不同意。

下午,李镇就找来四个警察,其中一个是大队长井洪波、另外几个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一个叫于秀川,一个叫郑立春。他们把甄立杰带到行李房。把甄立杰的双手用手铐铐在双层床上,用绳子勒腿、勒胳膊,这是他们迫害的一种酷刑——“抻刑”。

他们一边勒一边问甄立杰签不签,不签就使劲勒,把甄立杰的胳膊和腿抻的脱节了,把甄立杰折磨的筋疲力尽,痛苦的呻吟着。恶警们还不罢手,还用香烟呛他。那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直到甄立杰同意在“三书”上签字为止。甄立杰的腿和胳膊肿的不能走路,好长时间由普教搀扶着。

二零一二年,教养院的三大队和一大队合并,改为一大队。警察人员有了变动,到年底的时候,被非法关押的男法轮功学员剩十人。人少了,迫害并没有停止,劳教所年底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问卷考核”,让每个人必须按他们给出的答案完成答卷。主管的副大队长王瀚宇,一个一个的找法轮功学员谈话,当时有五个人不同意答卷,恶警王瀚宇便成立迫害小组,有几个年轻的警察和普教组成,普教实施“包夹”、看管、形影不离,达到恶警要求的给减期。

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开始,恶人分别对甄立杰、刘井宇、刘越、程秀昌进行酷刑折磨。一是打、二是电击、三是不让睡觉。对坚持不答卷的刘越、程秀昌被折磨得更为惨烈。更卑鄙无耻的是逼迫法轮功学员张国海在两个队警察和普教面前骂法轮功师父。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晚,法轮功学员刘井宇连拉带吐,被折腾了一宿,报告了值班队长,值班队长拿了几片药给他吃了,仍不见好转。早晨,在普教的搀扶下,刘井宇到了车间,等大夫九点左右上班一检查,马上送医院抢救,事后,警察说:得的是急性胃炎,由于医治不及时,已经穿孔,有生命危险,在地方医院做了手术,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找了许多普教学员,伪造假证。最后,给刘井宇办了保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